笔趣阁

第一第419章 官场忠告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章官场忠告

????在旁边打毛线衣的女子听了他们的话忍俊不止,大笑起来,良久才揉着腹部说道:“呵呵,笑死我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怎么第一次听说?真是笑死人……”

????汪道璐也忍不住想笑,但见马修德被毛线衣女的笑声弄得脸色铁青,他只好强行忍住。

????想起今晚的目的,张恒德连忙打破僵局,说道:“热情的话等下再说,我们先去吃饭吧。郭科长,今天我们有缘相见,就让我们为你接风洗尘,你可不要客气。”

????马修德也明白自己的失态,马上笑着说道:“是啊,郭科长,相见就是缘↓好到了吃饭时间,你就别推辞了。”

????郭拙诚从谏如流,说道:“既然我们有缘,那就谢谢你们了。”

????一行人来到餐厅,县委招待所的主任也闻讯过来,跟他们打了招呼后亲自动手带着服务员为他们用屏风隔开出一个用餐的空间。现在这个时候县城的餐馆酒店还没有雅座、包间的概念,平时客人都在大厅里吃饭,只是在有领导或客人来时用屏风隔开一下♀个时代干部和群众的等级还没有前世那样泾渭分明,领导的特权还不多。很多县领导下乡都是骑自行车,根本见不到后世那种前呼后拥、警车开道的宏观场面。

????而且这个时候的干部一般在家里吃饭,因为到食堂吃饭划不来,要交菜金和粮票。虽然这些菜金和粮票比在外面吃同样的东西便宜,但不自由,坐在同事中间吃饭,你非得吃两个甚至三个菜、三两四两米不可,否则别人会认为你太小气。而在家里你却可以随意,也许一点大豆酱或者一点咸菜就可以应付了,剩下的钱和粮食可以留到过年过节或家人过生日的时候改善生活。越是孩子多的家庭,越要算这种经济账。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在食堂买一个油水多的菜拿回家,跟着家人一起改善一下生活。

????这个时代吃食堂被很多节约的人视为奢侈行为,而前世吃大食堂几乎等同于过苦日子,只有无权无势的苦哈哈才吃食堂,只要有一点权力就去高级宾馆、高级酒店潇洒去了,一只鲍鱼、一瓶酒的费用就足够在食堂吃几个月。

????吃饭的人只有郭拙诚、张恒德、马修德,汪道璐因为级别太低,连作陪的资格都没有,当然,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三个有秘密要谈,所以他被张恒德打发到外面望风,防止其他人贸然闯过来。

????菜还没上来,三个人的关系已经大大改善,郭拙诚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张恒德、马修德也不再倚老卖老摆老资格。

????马修德说道:“郭科长,想必你也听说了∠级组织很可能安排你到我们马驿镇担任镇党委书记。对于组织的这个决定,我老马可是举双手赞成,认为这是上级领导关心我们马驿镇的干部群众,让一个战斗英雄来带领我们前进。我老马也消能在你的带领下贡献自己最后的余热,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说完,他举起茶杯约了一下。

????郭拙诚笑了笑,静听他接下来的“但是”转折词。

????“但是”这个词没听到,听到的是下面的话:“郭科长,说一句良心话,我为你不值啊。你一就知道是城里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怎么能把你发配到我们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马驿镇你也到了,除了镇党委那栋办公楼是水泥房子,其他的不是茅草棚就是快要垮的土砖房,镇上那些房子盖了瓦的还不到十套,你怎么可能习惯?冬天四面透风,能冻死狗,而夏天呢,能热死猫。到处都是臭烘烘的百足虫,到处都是咬人的蚊子。你细皮嫩肉地跑过去用不了几天就得跑回来,影响多不好?

????你跟我们不同,我们是老家伙了,说前途前途已经到顶,说习惯我们已经习惯那里的环境。而你呢,你可是有大把好前途的,你才十八岁就是科级干部了,不说我们县,就是我们省,你这个年龄当上科级干部的,估计也是你,最多不超过一巴掌,五个“途远大自不待言,何必因为这事粘上污点?

????当然,你也许会想越是艰苦的地方越容易出成绩,越能引起上级的重视。呵呵,我是一个老家伙,现在倚老卖老地说句觉悟不高的话,这话是偏无知的人的。官场自古都有,从奴隶社会就有当官的了,先不说有几个当官的是凭成绩上去的,就说一句话,你想想,世界上有哪一个地方从贫穷一跃为富裕的。一个地方之所以千百年来都贫穷,是因为这个地方该穷,要人没人,要矿没矿,要路没路,上天不穷它穷哪里?难道上天会去穷那些交通发达的、能人多的地方?你说是不是?

????其实领导重视不重视,领导喜欢不喜欢你,根本不是成绩,而是凭他们心里的印象。你长年累月呆在穷山沟里,领导终年见不到你的面,提拔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考虑到你?只有经常在领导面前露面,经常关心领导的生活,领导心里才会有你的好印象,提拔干部的时候他才第一时间考虑你§导小孩过生日的时候,你从省城买一个几元钱的稀罕玩具,它在领导心中造成的印象很可能超过你在下面乡村埋头苦干一年。

????郭科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再说,现在农村的成绩真的难出,你千辛万苦让亩产提高二十斤,不及别人嘴巴一张说提高了五十斤♀玩意都是嘴巴一张冒出来的,虽然现在不像以前那样吹嘘亩产上万斤,但数字绝对不可能真实↓因为数字不真实,你把产量提高几十斤没有人会真的注意,没有人真的为你请功。有些小人还会说你虚报数字捞政绩。你也到了,我们马驿镇那里的土地贫瘠,大部分是黄泥土,没有足够的化肥根本增产不了。”

????两世为人的郭拙诚不得不承认这个缺德冒烟的家伙还真懂得一些为官之道,如果他年轻十几岁,如果他不是如现在这么贪婪这么歹毒,也许他的仕途会走的更远。当然,更可能是因为他贪婪、歹毒,得到了不少甜头,从而悟出了这些道理,等他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时间已经晚了。

????郭拙诚可没有替马修德惋惜的意思,他甚至都不想这个家伙得意,虽然心里认同,但他装着很不屑的样子,问道:“那按马镇长的意思,我该怎么办?难道我要拒绝组织的安排,按我内心的意愿挑选新的单位?……,军人嘛确实消还是能在与军人有关的职业上。”

????说话的时候,郭拙诚的目光在面前两人脸上扫了一眼,见张恒德眼里露出紧张之色,他内心乐了:敢情你们两个也有矛盾啊,马修德要赶我走,张恒德却害怕我去他那里。

????显然,马修德和张恒德之前以前通过气,此时的他笑着说道:“组织安排当然要服从,你初来咋到怎么立即就跟组织讨价还价呢?怎么能只往自己消的好单位跑呢?如果你这样提要求,给领导的第一个印象就不好,影响今后你的进步。再说,你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再干与军人有关的工作,也不利于你全面发展。我的意思是,我以老哥哥的身份劝你,可以找一个表面起来不好的单位,住在县城,一边默默地工作一边结好领导。”

????郭拙诚笑问道:“那按马镇长的意思,我该选择哪些表面起来不好的单位呢?”

????马修德回答道:“如果郭科长重的是今后,重的是等你二十岁、三十岁之后能快速地、稳步地升官,你完全可以选择宗教局、民政局、文体局、旅游局和机关工委。表面现在坐的是冷板凳,但你能吃得苦中苦,能让人知道你有忍耐心,大家都会说你好,如果你稍微结交一下县领导,将来还不是一路凯歌?你说呢?”

????“马镇长真是会说,稻草都能说成金条。”郭拙诚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我提出来,上级领导也不会同意啊。据我所知,这次地区领导可是要好好历练我,要我到艰苦的地方去♀些冷板凳固然轻松,但显然违背上级的指示精神。如果上级要求我去马驿镇,而我本人又愿意呢?”

????马修德笑道:“刚才我也说了,我们举双手欢迎。今天我就是来为郭科长接风洗尘的。”

????郭拙诚冷笑道:“马镇长,你我都是聪明人,我们就不要绕弯子了吧?……,你,现在菜也上来了,如果你还不说出你的来意,我们这饭、这些菜可吃不下去。虽然我很年轻,但我知道如果我到了马驿镇,你的日子未必有现在这么自在,至少你上面多了一个人管着。”

????马修德一阵尴尬,眼睛了张恒德一眼v恒德见状,连忙起身,说道:“刚才我没洗手,你们先谈,我去洗一下手就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