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18章 马修德上阵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章

????马修德上阵

????------------

????第4章马修德上阵

????郭拙诚右手离开她的高耸之处,左手从背后松开,两只手一左一右握在她柔软的腋窝处,稍微用力一提,她的身体立即飞离地面,裙子也彻底滑落,飘然落地地板上——

????在男子面前赤身的羞涩和空中腾飞的惊惧深深刺激了这个女孩,让她兴奋得不能自已,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叫从她嘴里源源不断地发出,悠悠地传到房间外面,传到不同人的耳朵里,传达不少人的心里。那些已经懂得男女之事的服务员听了这种原始而本能的欢叫声,一个个全身瘫软,脸红耳赤,她们双腿紧夹着,努力控制着小腹那股热流不冲泻而下……

????“她太荡了吧,有这么**的吗?真是伤风败俗!”一个服务员义愤填膺。

????“真有这么享受?如果是我多好,就是死了也值得。”一个服务员面红耳赤,心里只想自己代替她,嘴里则说道,“是过分了哦……”

????“我就知道她是一只骚蹄子,打扮那么漂亮主动勾引他。”一个服务员嘴里很不屑,但心里却患得患失,“……,如果我穿漂亮些,他会这么喜欢我吗?那衣服得花多少钱啊,至少六七十元吧,好几个月工资呢。如果他不理我,那真划不来。”

????“这小子这么这么厉害?才多大年纪啊?”一个服务员悄悄地问同伴。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他们今后怎么办?哼!最好让公安抓起来,流氓!”一个年纪大的服务员很正义。

????此时的郭拙诚将全身不着一缕的她举到半空旋转了好几圈,见她即将晕过去,冷笑了一下,脑袋在她的腹部轻轻地顶着旋转了半圈。

????立即,早已情迷意醉的她如受电击一般痉挛起来,随着她一声轻呼:“妈妈啊——,我死了——,真的死了——”她一下晕死过去,整个身体变成了一片潮红,两条紧紧夹紧的大腿内侧流动着大量晶莹的体液……

????郭拙诚将她扔到床上,抓起地板上的毛巾转身进了洗手间。如他所预计的,此时水龙头里流出了压力十足的水流。

????他关掉热水,让大量的冷水冲刷着自己滚烫的身体,心里一阵侥幸:草!差点把持不住了c要上了她,这辈子恐怕就完了。

????当他洗完澡穿好衣服收拾停当后出来,柴灿灿依然没有醒转。她条条地躺在床上,胸前那团紫红色依然没有完全消失,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微微的香味,沁人心脾。

????郭拙诚皱了一下眉头,伸手在她太阳穴下按了一下。

????只听柴灿灿嘤咛一声,眼睛账眨,虽然没有睁开,但粗重的呼吸声还是显示她已经醒转。

????郭拙诚命令道:“快点起来穿衣服!既然你闲得发慌,我洗衣间有几件衣服你帮我洗了。……,还有,等下那些人要你交差,你可得自己想办法,我帮不你。一个人的命运是自己的,如果你相信我,你就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如果你愿意继续这些过下去,那请便。我出去了,忙完了你自己走。”

????柴灿灿一愣,快速睁开她那双明朗的眼睛,手伸出阻拦道:“别……”

????但随即住了嘴,因为郭拙诚已经打开房门,她吓得连忙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等门重新关上,郭拙诚的脚步离开越来越远后,她才掀开被子,慢慢坐起来,一边思考着什么,眼里有犹豫更有慌乱。

????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捡起地板上的裙子套在脑袋上……

????郭拙诚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没走多远就见走廊拐角处站着两个男子,一边抽烟一边窃窃私语。到郭拙诚的目光扫过去,那两人急急忙忙地走了。

????从他们的背影出,其中一人就是那个热心的汪道璐,只是他现在没有穿公安制服而是一套便衣。

????郭拙诚轻轻地笑了一下,心道:“这些家伙真是舍得下本钱啊‖这么精心培养出来的女人都奉献出来了,下面应该是送钱了吧?”

????从刚才那个女子的表现以及他的观察,他发现这个叫柴灿灿的女孩完全是一个黄花闺女,是标准的完璧之身。虽然她说自己被什么老家伙用手抠破了身子,其实那只是她宽慰他的话而已,目的就是让他消除顾忌,不要的睡了她而承挡么责任。

????当然,她当时说出的那些话还有另外一个主要作用,那就是勾引:一般男人遇到美女在密闭的房间请他她的私密之处,能不产生兴奋吗?能不欲身、淫动?

????郭拙诚稍微算计了一下时间,当他慢慢踱步走到服务台的时候,汪道璐果然带着两个男人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两人都身材魁梧,其中一个四十左右,另一个五十多岁了。

????郭拙诚心道:“主角终于出场了。”

????“郭科长,你好。”汪道璐一副刚才从外面进来的样子,举起手招呼道,“这是我们县局张局长,他特意从外地赶过来见你。”

????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伸出手,笑道:“什么特意从外地赶来,我每天都回家的。听说郭科长来了,我马上就来了。对于你,我可是仰慕已久啊,真正的越战英雄,我最佩服战场上的英雄了,幸会幸会。”

????郭拙诚握着对方的手,随着对方的摇动而摇动,嘴里说道:“张局长太客气,我真有点受不起啊。”

????“客气”两字,郭拙诚特意加重了语气。

????张恒德脸色闪过一丝慌乱,倒是那个老者一脸的平静,只是将夹在左胳膊下的人造革皮包夹得更紧了一点。

????郭拙诚嘴里的“我真有点受不起”的意思如果反过来听就是现在还受得起,你们这点礼物我就全部接收了。

????老者也伸出手,自我介绍道:“小郭科长,你好,我是马驿镇镇长马修德。我今天在县城办事,听下面的人打电话说有人偷走了我们镇里的长途班车,我感到很奇怪,世界上哪有大白天偷客车的,而且还偷走了一车乘客?经过一打听,原来是小郭科长本事非凡,不但能驾驶大客车,还有一套非凡的修车本事。呵呵,老朽真是佩服啊。哎,你真是厉害,厉害啊,人老了不佩服不行。”

????张恒德似乎觉得马修德称呼郭拙诚为“小郭科长”太着痕妓,就大着哈哈说道:“哈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相信你竟然是堂堂的科级干部?我都想喊你一声小郭科长才好。你知道,我可是努力了几十年才成了科级干部的。”

????郭拙诚伸开马修德的手,笑着说道:“马镇长,你别叹气,这是自然规律,没办法。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人都有从年轻到老朽的时候。其实,虽然老朽了,只要不坐井观天、不固步自封,那还是有所作为的,不是有句成语吗?叫老当益壮,就是说还是有机会年轻一把的。”

????虽然郭拙诚恨不得一下子掐死眼前这个老家伙,但理智告诉他不行,不说不能当着其他人的面掐死他,就是暗地里杀了他也不好。现在自己身处官场,不是在中越战场,官场的事就得用官场的办法解决,特别是他消自己能在政坛走得更远,绝不能因为这种败类而污了自己的履历,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如果私自杀人被中央大佬知道,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他们最忌讳的就是这种血腥事。

????郭拙诚相信自己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个老家伙,会让这个老家伙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所以,现在他很“平和”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马修德听了郭拙诚说的这些话差点噫死,可他又发作不得,毕竟“老朽”这个词是自己说出来的,人家只是顺着你的话说,就是太顺着他的意思了。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长江后浪推前浪”为什么还有后面一句“前浪死在沙滩上”,这话听起来太别扭了。

????张恒德心里则在揣摩:这小子不简单啊,吃了我们的好处,嘴巴一抹就不认帐。可是,我们的好处是那么容易抹嘴的吗?你以为柴灿灿的那层膜被你捅破了,还能长起来?

????想起柴灿灿那个尤物,张恒德心里直痒痒,觉得把这个培养了好多年的女子送给眼前这个小年轻享受,真是亏大了。至少也得送给地委书记、地区专员一级的干部吧?送给一个小小的科长,能捞到毛好处?马驿镇那个"biao zi"真是扫把星,迟不好早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跳河死掉,逼得老子提前把这张好牌打出来。她可是老子费了好大的力气、动用了好多关系、花费了大量的钱培养出来的。

????想到这里,张恒德很不满的瞥了马修德一眼。

????是否动用柴灿灿这张牌,两人在电话里可是大大地吵了一番,最后张恒德只好同意了这件事。在争吵的时候,马修德不但责备张恒德之所以不想动用柴灿灿是因为他垂涎她的美色,想自己先用,而且他还告诉张恒德,这个年轻人有可能知道了马驿镇的不少内幕。无论是处于安抚他还是出于他将来的发展,都值得下大赌注。现在才十八岁就是科级干部了,谁保他将来不是处级干部、厅级干部、部级干部?要懂得放长线钓大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