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08章 骇人听闻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

????第40章骇人听闻

????她笑着解释道:“以前路好的时候当然不用途下车,从这里到他们长河县城只要一个多小时就行。可现路太糟糕了,三个小时都不一定能到§悉情况的人一般会前面一点下车,然后走路穿过一个村子,乘渡船过河之后就是长河县的马驿镇了。马驿镇坐到县城的班车,速又快又没有这么摇晃,虽然距离远一点点,但没什么。”

????郭拙诚想不到自己无意还走了好的路,他笑了,问道:“如果我去马驿镇搭车,跟你顺路不?如果顺路,你就当向导,我帮你推车推到家。”

????“那就麻烦你了。”女人羞涩地笑了一下,说道:“其实,马驿镇到县城一周只有两趟车n期一一趟,星期五一趟。今天刚好星期五,下午四点有。”

????两人边走边慢慢地攀谈起来。

????很快他知道她姓姜名雨嘉,是山溪县黑山公社的农村代课老师,一个偏远小学教书,语数学一起教,而她的家就前面不远的五里铺村。

????郭拙诚也告诉了她他的名字和转业到长河县工作的事情,说这次过去就是为了报到,具体干什么工作还得由县里决定。

????姜雨嘉羡慕地感叹道:“还是你们上了战场立了战功的好,当兵回家有工作分配。我二哥也当了几年兵,什么事也没有让他做的,反而把他养成了好高骛远,家里的农活都……”说到这里,她没有再说,只是叹了一口气。她不想把自己家尴尬的事情袒露给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听,虽然她他很顺眼。

????离开这条马路,两人拐向一条小路,虽然路比之前的马路窄了很多,但这里的路却平坦了不少,至少没有什么大坑,用不着一直盯着路面。但是,路面虽平,整条路却起伏很大,整条路都随着地势变化而变化,不断上坡下坡。下坡的时候不但不用力推,反而要扯着不让板车往下冲。而上坡的时候却要身子前倾,掂着脚尖往前推。

????当然,这些对郭拙诚而言不话下,但对姜雨嘉而言可就不轻松了。

????听郭拙诚问起,她不以为然地说道:“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难。如果遇到上坡,我先下面歇一会,等等有没有路人经过,如果等不到,我就先把东西一件一件搬到坡顶,然后再推空车。……,你的劲真大,我哥哥他们都没有你这么大的力气。”

????虽然她说的轻描淡写,但郭拙诚还是觉得她不容易,心里不由高她一层。

????不知不觉地两人走到了村口,到一个穿旧军装的男子走过来,姜雨嘉低声说道:“那就是我二哥姜元超。”

????到妹妹出现村口,对面来的姜元超吃了一惊,大声问道:“雨嘉,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还要一个小时呢,正准备去接你。……,咦,这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朋友还是你同事?……,哇,怎么全湿了,到底怎么回事?”

????姜雨嘉白了哥哥一眼,说道:“说好了去接我了。我等了你好久,可是……。刚才25公里牌前面那里,我推车不小心,结果连车带东西都冲到下面那口水塘里去了∫亏这位同志路过,我就请他帮忙,他帮我捞上来的。二哥,你来推车,他还要过河到马驿镇搭车去长河县城呢。”

????听说是路过的人,姜雨嘉的哥哥没有再好奇,伸手从郭拙诚手里接过板车手把,一边推板车一边说道:“小同志,今天你恐怕进不了长河县城。如果我是你,干脆掉头走刚才那条大马路,用不了个小时,晚上**点就能到。”

????郭拙诚还没有问为什么,姜雨嘉急了,连忙问道:“为什么?”

????姜元超得意地说道:“其他人不清楚,我清楚。现马驿镇的所有进出口都被封锁了,不许人出来,也不许人进去。现过河的小船都被锁锁了。”说到这里,他转头对郭拙诚问道,“没有船,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过河?”

????他如果知道郭拙诚刚才就是下水从塘里捞出的板车等物,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

????姜雨嘉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他们不让人进也不让人出来?马驿镇又生什么事了?”

????姜元超说道:“不清楚,好像有人不久前到了河里浮着一具尸体。接着很多人冲到了河边,又是喊又是哭的。我们还没搞清生了什么,那边就来人说不许渡船过去接人,也不许送人过去。我就是因为守河边等消息,所以耽误了去接你。”

????“用得着你这边等,关你什么事啊?真是。”姜雨嘉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以为你是干部,还是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怎么又死了一个。他们马驿镇真是……”

????姜元超鄙夷地了远处一眼,说道:“我呸,还不是那个叫马修德的王蛋整的♀次肯定又是他逼死了人。说不定是一个女……”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地了妹妹一眼,又说道,“马修德这王蛋将来肯定不得好死,都害了多少女人了。我就不知道他们长河县的领导是吃饭长大的还是吃长大的,怎么会容许这种玩意当官。听说过年之后他还会升官,马上就升为马驿镇的书记,书记镇长一起当,牛气呢。

????他儿子马烂疤那杂种现尾巴都翘天上了,到处吹今后马驿镇就是他老王说了算,是他说了算。***乖乖,你们不知道他家的房子有多大、多好。我告诉你们,那院子比过去大地主马蒙田的还大,里面装的是好东西。都他玛拿的公家的,找知敲诈勒的♀种坏东西根本就该枪毙!怎么能留他们世上害人?”

????姜雨嘉又白了哥哥一眼,说道:“说话雅一点,有客人呢。”说话的时候,她偷偷地打量了一下郭拙诚,见郭拙诚脸色没有什么不喜,她才放心了。不过,她又暗暗地骂自己:你这女子瞎操心什么?他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有必要的成这样吗?

????姜元超对郭拙诚笑道:“老弟,咱们都是爷们,随便说没事?”

????郭拙诚装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本想说一句你这嫉恶如仇的性子很好,但话到嘴巴收住了,眼睛向前面——马驿镇的方向。

????姜雨嘉以为他的乘车的事,加上他是自己鼓动过来的,感觉如果他没坐上车是她的责任,就问道:“二哥,渡船不是我们村里的吗?他们马驿镇怎么敢锁?等下船会开吗?”

????姜元超对能回答妹妹的问题感到很自豪,他有点兴奋地说道:“渡船是我们村的怎么啦?不说锁一条小小的渡船,就是过河抓几个人,他们也敢。他们可比过去的恶主还厉害着呢。你不知道他马修德有一个好姨妹夫?他老婆的妹妹的老公就是我们吼地区军分区司令!军分区司令是师级干部,知道不?平时出门都是带手枪、带警卫走的。如果不是他姨妹夫长河县里当公安局局长,就凭马修德做的那些坏事,早就枪毙三四回了。那个狗屁公安局局长不是好东西,听说他不但从马修德这里捞钱捞东西,还从这里抢女人,马修德搞到了黄花闺女就让他去睡,两人还轮流用,真是一群王蛋!”

????姜雨嘉实忍受不了哥哥的口无遮拦,又羞又怒地骂道:“你给我闭嘴。说得难听死了。你这么乱说,等话传到马修德耳朵里,有你好,哼!”

????姜元超心虚地了一下身后,说道:“我们又不归他管,怕他一个逑……怕他什么?我这不是跟你们说吗?如果有外人这里,我还不说呢。老弟,你说是不是?”

????姜雨嘉又哼了一声,目光瞥了郭拙诚一眼,心道:他不是外人吗?

????姜元超似乎也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就对郭拙诚说道:“老弟,今天你干脆我们家吃晚饭住我们家,明天早上再回到大马路上等车。就算今天的渡船能过河,你也没法乘班车去他们县城,班车铁定被扣了。”

????郭拙诚似乎很随意地问道:“班车以前扣过多次吗?”

????姜元超点头道:“今年都好几次了,这两年扣的次数多。只要他们镇里下放的青闹事,班车就常常一周、几周都不跑县城◎里的干部要办这些知的学习班,等大家老实了才放行。好几次我们想乘车去他们长河县玩,都被阻了。

????马烂疤还吹牛说通往县城的路是他爸爸找上级领导拨款修的,他要断就断,要放就放♀小子嚣张着呢,比他自己家老爸还牛气,如果我们这边也通了车,王蛋才会坐他们长河县的车。还是有当官的亲戚好啊,我们这里连进县城的好路都没有,别说有班车了。”

????郭拙诚心里不由冒出一团怒火:这姓马的也太嚣张了,这不是土皇帝吗?

????~~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更新小说,请牢记-<>-址:

????******

????请按t

????l+d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