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02章 三只老狐狸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02章三只老狐狸

????想到老婆床上的贪得无厌,马庆豪心里很不平衡:“要知道我搞别的女人时,即使没有一次满足她们,她们一样兴奋得叫,不管是真的兴奋得叫还是装出来的,但至少表现得很高兴、很满足,人家有的还是黄花闺女呢,那有你这个胖婆娘求无?”

????直到外面有人经过,马庆豪才将心思拉回来。他着袁兴思,心道:“今天这家伙如此客气,竟然走到门口迎接我,肯定是想要我帮他做什么事。今天到倒要他玩什么鬼花招,哼!”

????袁兴思到两只老狐狸脸上的变化,心里骂了一句什么,但脸上依然笑容满面,说道:“今天请两位来,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商量一下♀个事情是我刚刚接到上级同志才知道的。刚才地委组织部副部长打电话找我,他传达了地区专员沈小山同志的指示,要求我们安排一名军队转业军官∠级要求我们必须认真研究,坚决安排好。”

????赵洛夫是管人事的领导,脱口问道:“他什么级别?沈专员有什么要求?”了解这两个问题确实是他份内之事,如果这些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

????马庆豪却想的多:袁兴思这老狐狸搞什么名堂?谁不知道你和地委书记唐刚共穿一条裤子,对地区专员沈小山的指示都是阳奉阴违,你什么时候这么积极过?他的话刚传下来,你就急于召集我们研究落实。我宁愿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相信你这么听沈专员的话。

????赵洛夫问完他的话之后,也觉得今天袁兴思有点异常,太重视地区专员的话了:一个军队转业干部要分下来,应该等其档案来了再根据其经历、特长等资料进行研究,同时结合当前县里人事情况安排一个合适的岗位。像这样直接从上面捅下来,是标准的找后门,不说与沈小山不同一阵营的袁兴思,就是一般坚持原则的干部也敢拒绝。

????违反纪律先的沈小山就是位置再高也不可能面对面地指责他不对。有这么好的机会,袁兴思为什么不利用呢?还这么急于落实这种拿不到台面的指示,难道唐刚失势了,或者是沈小山将咸鱼翻身?

????到两人狐疑的目光,袁兴思轻松地笑了一下,回答赵洛夫的话道:“他部队是正科级◎专员没有其他要求,就是保持他原有的级别,让他多磨练磨练。”

????“正科级干部?”两个老狐狸一下紧张起来,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还是落袁兴思的眼里。

????这样怪不得他们紧张,毕竟一个县正科级干部不多,基本都占据着一些实权部门,只要自己一方的亲信被拉下一个,自己一方的实力就会少了一大块,谁舍得让出来?

????赵洛夫有点不满地说道:“部队干部不都降一级使用吗?现我们县的人事都安排好了,哪里能再容得下一个正科级干部?领导这也太为难我们下面的人了。”

????赵洛夫是本地实权派,他们是几个有实权的领导结合一起的,无论对地委书记还是地区专员都不是很亲近,故而对沈小山私下指示的行为有点不满。

????马庆豪也说道:“我们是不是向领导反应一下我们的实际情况。我们县的组织会议前天晚上才开完,虽然还没有正式宣布会议结果,相关人员也没有进行组织谈话,但会议的内容肯定都被下面知道了。无论拉下谁,人家都会有意见。我们的工作也难做啊。”

????马庆豪之所以说这些没有“觉悟”的话,说这些附和赵洛夫的话,是因为他觉得现必须和赵洛夫他们联合起来,以两方的力量来抵抗袁兴思压力,避免袁兴思拿他的位置做人情。

????如果只是县内个别干部的调整,马庆豪自信凭他的县长位置和他的势力能顶住袁兴思的责难,但袁兴思现是奉地区专员的指示,可以说拿了一柄尚方宝剑,如果硬顶的话,很可能招来上级的不满,这种不满远远比损失一个二个位置还要严重,这个时候只有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量把自己的损失减少到小。

????他和赵洛夫一样,既不是地委书记唐刚的亲信,又不是地区专员沈小山的亲信。如果一定要找他身后的靠山,那就是地委副书记,马庆豪的老爸和对方的老爸是战友。

????袁兴思哪里不明白眼前两个家伙心里打的小?他真想直接对他们其任何一个人下令,让他们拿出一个好的位置给这个只知道名字叫郭拙诚的转业军官。只要自己坚持,他们也只能乖乖听令,而且另一个不但不会阻拦,后还会帮助自己做那个倒霉蛋的工作。

????这种松散的联盟他见多了,就如过去的土匪一样,打顺风仗抢老姓的东西很威风很勇敢,一旦遇到力量比他们强大得多的正规军,立即如丧家之犬一般四处奔逃。

????庆幸的一方肯定会苦口婆心、一副同病相怜的样子,劝说倒霉的一方:“没办法,还是接受♀是上级要求的,谁叫我们是下级呢。”

????当然,袁兴思只是心里想想而已,他现的目的可不是对付眼前这两个家伙,而是对付地区专员沈小山!

????沈小山设置一个陷阱给自己跳,给自己的后台老板出难题,他重要的工作当然是反击沈小山,让沈小山难受。他要安排郭拙诚到一个艰苦的地方去受难,而且还他要让所有人知道郭拙诚之所以到艰苦的地方都是沈小山要求的,他袁兴思只是奉命而为。

????等将来郭拙诚下来后,无论是郭拙诚飙还是他的后台飙,其怒火都会对准沈小山,而不会说他袁兴思故意刁难。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设法削弱张恒德的力量,只要悄悄地把张恒德力量削弱了,将来长河县就只剩下了县长马庆豪的力量跟自己抗衡,那就舒服多了。

????这叫一箭双雕!也可以说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先干掉力量弱小或再讨厌的势力。

????袁兴思忍住心的冲动,量用平和的语气说道:“沈专员指示我们找一个能历练人的地方让这名年轻的同志去历练,领导的话我们当然得认真而严格地执行。今天找两位过来,就是想问你们一下,全县所以正科级单位,你们觉得哪个位置、哪个地方能历练一个人呢?”

????两人都是官场上的老鸟,哪能听不出袁兴思话里的意思?什么地方能历练人,不就是艰苦的地方吗?谁不知道。

????两人恍然大悟,都一下猜到了袁兴思的想法,也都心里感叹:怪不得袁兴思这次这么积极对待沈小山的指示,原来是抓住了对方话里的“语病”,利用对方话里的客气而大做章。

????两人心里都没有幸灾乐祸,没有替沈小山打抱不平的意思,都觉得沈小山理亏前,袁兴思这么做绝对情有可原。当然,主要的是他们两人松了一口气,用不着拿出自己手下有油水的位置送给袁兴思做人情,抢占艰苦地方的位置,则自己的势力毫无损失。即使有连带性的损失也是毛毛雨,无所谓。

????他俩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啊,领导的指示我们必须严格照办,而且还要办好。”

????三个老狐狸一起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不这里的张恒德也就这笑声被出卖了。

????赵洛夫沉思了一会,说道:“如果说难历练人的地方,我觉得还是马驿镇好。”

????袁兴思见自己的目的达到,身子很舒服地往后一靠,说道:“庆豪县长,你认为呢?”

????马庆豪假意说道:“袁书记,马驿镇是不是太艰苦了点?那里经济贫穷,关系又复杂……,”他说这些肯定不是替郭拙诚说话,只不过是显示自己的存,将来有人责难的时候有话可说。说到这里后,他马上话锋一转,说道,“不过,那里还是能历练人的。能够那里扎下根来,干出一番成绩,绝对是能手,将来应该得到提拔和重用。”

????袁兴思玩味地着马庆豪,说道:“是啊。我也认为那里条件太艰苦了,对我们年轻的同志压了太大的涤§豪县长,要不从你政府那边均一个好一点的位置出来?也许沈专员说的是客气话,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设身处地地为上级领导考虑。”

????所谓“从你政府那边均一个好一点位置出来”,其含义就是你马庆豪既然不过去,那你自己拿一个好位置出来,还这里瞬么花样?大家都是聪明人,你想两边讨好,没门。

????马庆豪想不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哪里会舍得拿出一个好位置?见袁兴思和赵洛夫都着自己,连忙说道:“沈专员的性子我知道,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他说要历练一位同志,肯定是历练一位同志,我们就不要违背他的本意了。我同意将这位年轻的同志安排到马驿镇。”

????!#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更新小说,请牢记-<>-址:

????******

????请按t

????l+d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