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三九七章 他是首长?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九七章他是首长?

????混混们很能审时度势,知道单打独斗肯定搞不过这个变的小子。随着他们异口同声地大吼一声,六个没有受伤的人一切从地上快速爬起来,不管不顾地朝郭拙诚冲去。

????五哥不愧是为首的,虽然全身剧痛,但他还是咬牙冲在最前面,双手紧握一根从地上捡来的木棒,对准郭拙诚的下身狠狠捅去——

????郭拙诚本来还留了后手,觉得这些混混虽然跋扈但也不是那么穷凶极恶,只在惩罚那个又奸又凶的李国威时狠了一点。

????现在见这些王八蛋竟然有值自己于死地的想法,他再也什么怜惜,只见他身体往旁边一转,忍着被其他混混揍几拳的风险避开五哥的木棒,然后一掌刀砍下,手掌狠狠地五哥的右胳膊上。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五哥的右胳膊一下耷落下去,一节白森森的骨头从袖子中间伸出。五哥来不及哼一声就晕了过去,如狗吃屎般倒在地上。

????郭拙诚顺手抓住坠落的木棒,将它舞得呼呼作响,木棒一会打在一个混混的手上,虎口立即裂开、指骨断裂;一会打在一个混混的怀里,肋骨折断,满口喷血;一会点在一个混混的大腿上,倒地的时候大腿肌肉撕裂……

????到郭拙诚的心狠手辣,躺在地上的大瘤子胆颤心惊,这才明白自己今天多么侥幸:这小子要打死我,打残我,比碾死一只蚂蚁也不会困难多少,真他玛的厉害,他年纪到底多大了?怎么有这么高的武功?

????当他在感叹和钦佩的时候,周围的客们都胆颤心惊,一个个惊恐地着那些昔日欺压他们的顽主们打滚,听着他们发出瘆人的惨叫。

????“警察!我们是警察!住手!”突然,几个警察从远处冲了过来。

????郭拙诚将最后一个痴呆的混混铲倒,然后丢下木棒拍拍手走到人行道上,如客般打量着地上哀嚎的混混和如临大敌的警察们。

????到警察过来,以前最恨警察的混混们此时泪流满面,就如受了一辈子苦的农见到了亲人解放军一般激动,一个个眼巴巴地望着,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到郭拙诚好整以暇,警察们倒也不敢一下过来抓捕郭拙诚,只有三个警察呈三角形围在他周围,一个魁梧的警察走到离郭拙诚约二米远的地方,严肃但不失客气地说道:“请说出你的姓名、单位。为什么要行凶打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跟李国威一起的军哥突然“苏醒”过来,大喊道:“苏所长,他是杀人犯,快把他抓起来!”

????郭拙诚突然提起脚,对着人行道就是一脚,一块砖头猛地跃起呼啸着砸向发话者,砖块从军哥的嘴上划过,带走了军哥三颗门牙、将他的嘴唇撕开了一个三寸长的血口。人也随着五哥一起晕了。

????这个动作不但吓呆了蠢蠢欲动的混混们,也让警察们吓得连退了三步,就是派出所的苏所长也不由自主退了一步,愤怒地问道:“你……你……你怎么敢再行凶?”

????郭拙诚对着不远处一个汉子招手道:“你够了没有?够了就把这里的事了结。我有事去!”

????那个汉子脸上一阵尴尬,先转头了另一个方向一眼,然后快步跑过来,对郭拙诚说道:“首长,我……我们见你一个人能应付就没有出来打扰你。对不起,你……你先忙吧,这里交给我们了。”

????郭拙诚拍了一下裤子,站直身子,说道:“出门刚换的干净裤子,一下弄的这么脏,等下外婆肯定要骂我。好,我走了,再见。”

????警察们都没有理会郭拙诚装逼的话,而是被汉子嘴里的“首长”惊呆了。

????苏所长先给郭拙诚让开道路,等郭拙诚离开几米后才对那个汉子道:“他……是首长?什么首长?”

????汉子没有回答他,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蓝本本交给苏所长。苏所长先狐疑地了汉子一眼,这才小心翼翼地打开蓝本本,仔细了又,又打量了汉子的相貌一下,这才客气地交还,等对方接过蓝本本,他很认真地敬了一个军礼:“首长好!请指示!”

????汉子将蓝本本揣进口袋,说道:“把这些流氓混混关起来审清楚,十天后我们再来听取汇报。”

????这时,郭拙诚已经走到袁莉的跟前,袁莉眼冒小星星,异常柔声地问道:“你好棒哦。你怎么这么厉害?”

????郭拙诚开玩笑道:“你怎么就不关心我受伤了没有?”

????袁莉不好意思地笑了,问道:“你没事吧?”

????郭拙诚着饭店入口,问道:“我们进去吃饭吧?你,这里的人都跑了,我们用不着等这么久。”

????袁莉点了点头,说道:“进去吧。今天让我好好犒劳犒劳你。”

????到他们进来,那些还没有被冲散、没有离开的人们纷纷让开,一个个用又敬又畏的目光打量着郭拙诚,心里都在嘀咕这个起来还是一个孩子的人怎么这么有本事,他又是何方神圣,竟然让派出所所长敬若神仙的人对他毕恭毕敬。

????郭拙诚没有矫情,桥袁莉的手从人们让开的大道大步走了进去。

????着这么多人对自己心仪的人敬畏无比,连自己都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袁莉差点乐晕了,人如在云雾里一般,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满足,全身软弱无力的她将身体大部分都挂靠在郭拙诚身上,心里消这段路长些再长些,最好今天晚上走不完。

????郭拙诚力气很大,对袁莉挂靠在身上的几十斤没有什么感觉,他很快就走进了餐厅,眼睛稍微一扫就朝大厅二楼走去。

????餐厅的服务员虽然没有见外面的情景,但见那些进来不久和刚进来的人对这个年轻人充满了敬畏,她们也对郭拙诚异常客气起来,一个服务员微笑着领他们入座。

????在等待上菜的时间,郭拙诚和袁莉小声地说着话,主要是袁莉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心里的感受,然后说着家里和学校的事。不是袁莉嘴巴多,是因为无论袁莉怎么问,郭拙诚都不回答,或者环顾左右而言他,兴奋的她只好自己找话题说了。

????正说着,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哎哟哟——,痛死我了,那些王八蛋好狠,如果我知道是哪个小兔崽子踩的我,我捏死他。哎哟哟……”

????正在说话的袁莉小声笑道:“活该!踩得好,叫你说拙诚是小资级思想,哼!”

????郭拙诚早就认出了这个男人,一个好为人师而胆子忒小的家伙。

????这时,扶着他上来的另一个男子说道:“李局长,幸亏您机灵,如果不是迅速朝旁边滚动了一下,您这条腿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当时我吓得脸都白了,想不到您这么机敏。”

????李局长先是白了对方一眼,又觉得对方在夸赞自己,说道:“不行,不比当年,老啰。想当年我在工厂当车工的时候,什么难活到了我这里都是一次性加工成功,干了那么多年总算有了一点小名气。刚才我也是碰巧避开了一下,算不得什么。哎哟哟……”

????那个男子巴结地笑道:“李局长真是谦虚。您在那个工厂可是大名鼎鼎,谁提起您的名字不是竖起大拇指夸赞一番,您可是工厂的一面旗帜。我得好好向您学习,今天您可要多喝一杯。你——”

????见郭拙诚,那个正在拍马屁的男子愕然止步,讪笑着着他和袁莉。

????郭拙诚本不想理他们,但见他们走到自己身边,两人又着自己,只好开口说道:“你们也进来吃饭?李局长,你没事吧?”

????李局长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您也在这吃啊。”

????袁莉心里一直对这个家伙有火,就促狭地问道:“哎哟,李局长,请问您在哪个单位高就啊?刚才我可没有见您如果的反应敏捷,倒是见您鬼哭狼嚎的。您现在还准备喝酒,不怕伤口发炎吗?”

????如果是开始遇到他们的时候袁莉说这种话,李局长肯定会勃然大怒破口大骂,可是现在知道郭拙诚深不可测,而且郭拙诚还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骂,甚至能发怒都不敢,至少不敢在脸上表露出来。他转头悄悄地瞪了旁边的男子一眼,心道:“今天跟着你这个王八蛋来这里,算老子倒霉,昨天不来老莫,明天不来老莫,非得今天请老子吃饭。老子今后怎么收拾你,你想让老子帮你办事?哼,做梦吧!”

????那个男子显然也是精明人,心里暗叫一声糟糕,但随即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主动说道:“这位同学你好♀是我们物资局的李观鱼李副局长,刚才在外面说的都是无心之语,请不要记在心上。”说到这里,他又扶着李观鱼道,“李局长,我们去那边?那边人少。”

????李观鱼异样地了身边的男子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去那边。……,两位,你们好好吃,再见。”

????着那两个男子离开的背影,郭拙诚冷笑一声,道:“真是一丘之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