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三九四章 奇怪的家伙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九四章奇怪的家伙

????袁莉说道:“那又怎么样?咱们中国可是有核武器的,真要打不赢了就把核武器扔过去,大家一起完蛋。”

????郭拙诚想不到这个女子有这种暴力倾向,笑道:“哪有这么打仗的?再说,中国早已经宣布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再说,怎么能把核武器往自己国家的人民头上扔?”

????袁莉笑道:“这不过是玩文字游戏而已,你以为中国人傻啊,都快灭国了还会遵守什么承诺。再说,我们可以说举行一次核武器试验啊,就在侵入我国的苏军头上爆炸,怎么着,还不让我们在自己国土上试验核武器了?嘿嘿,一旦我们爆炸了,苏联死了人还不炸核武器?他们一炸,我们自然就反击啰,就不是第一个使用核武器的了。地球炸一个稀巴烂,大家都不过了,到底谁怕谁。”

????郭拙诚被这个女孩说得一头冷汗,心道: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不会真的抱着这个想法,玩这种文字游戏吧?不过,这样也不错哦,呵呵。

????他转换话题道:“袁莉,那我们到底去哪里?”

????袁莉似乎是有点不适应郭拙诚突然转换话题,半天没有回答,当郭拙诚准备再次询问的时候,她小声说道:“去老莫。”声音里有一丝羞涩。

????老莫是京城人对莫斯科西餐厅的称呼,叫顺了嘴就是这两个字,当时的餐厅很少,就算有都是质量一般、服务态度差的那种国营饭店。京城人特别是年轻人都以能进老莫为荣,家里稍微殷实一点,或者说只要不是家里很穷,谈恋爱的时候总要到里面吃一次,然后出来跟同伴炫耀一番:“老莫?去过,也就是那个味道,只是一个名气而已,还真没尝出里面的菜有什么好来,就是那个鹅肝味道还可以。嗯,环境?还行吧。”

????按前世的说法,去老莫吃了一餐饭那就有了装的资本。

????久而久之那里也被人说成了恋爱角,不少年轻人初次约会就上那儿。

????袁莉家自从办起了书店,家里的经济大为改观,早已经不是过去的窘态,周围的市民还真没有几家比她家更有钱的,只是实力不彰,主要是人脉沉淀少,发家的时间不长,有点钱也不敢过于声张,只悄悄地改善生活:吃点好的、买点好衣服、更好陈旧的家具等等。

????今天袁莉要请郭拙诚进老莫,一是因为少女怀春,虽然知道自己没戏还是愿意跟郭拙诚单独多呆一会,过一过恋爱的瘾。二是圆她一个想进老莫的好奇梦,以前只听别人说,一直不敢来。当然,最主要原因的则是利用这个机会感谢感谢对她家里的关照,让他吃一餐好的,让他见识见识京城的高档场所。

????殊不知郭拙诚是重生来的,前世身为大权在握的市长,什么高档的地方没去过?什么好吃的东西没吃过?

????郭拙诚听了袁莉的话倒也没有多想,他虽然听说过老莫,但并不知道老莫现在是恋爱角的代名词,以为袁莉嘴馋了,就大声说道:“好啊,我在京城还真不知道哪里有好东西吃。想请你也无法开口∵——”

????袁莉羞涩地笑了,说道:“你尽骗人。如果你真心想请我吃饭,我会告诉你哪里有好吃的。”

????郭拙诚笑道:“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外婆,每次她都是做这么多好吃的,我一吃了她做的饭菜就不想动了,坐在桌子边上总是还想吃。“

????袁莉说道:“吹牛。你外婆做的也不是那么好吃。一般而已,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那你现在肚子是不是很胀?”

????郭拙诚笑道:“各人的口味不一样吧?我喜欢我外婆做的。现在总算习惯了,不再那么狼吞虎咽,再吃两个这么多都没问题,我的胃大忒能装。”

????袁莉笑道:“就是一吃货。我们来老莫又不是专门为了填胃的。”

????两人说说笑笑,不久就来到了莫斯科西餐厅门口。让他们无语的是,这里竟然排起了长队,长度竟然超过了六十米!排前面的人情绪还算稳定,知道不久就轮到自己了,所以安安静静地等待,一边与恋人说着甜蜜的话v后面的则情绪有点激动,有骂的有吵架的也有想插队加塞的……

????这种场景郭拙诚前世也见过,一般是某公司发放免费产品的时候,或者是某些餐馆才开张不久,市民一窝蜂地凑热闹。

????郭拙诚用脚撑着自行车,感叹道:“人真多啊→意这么红火,若是政策容许,我就在这里再开一家,肯定能赚很多钱。”

????不想郭拙诚的声音被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听到,那个中年男子严肃地说道:“年轻人,你思想怎么这么落后,想抢国家的生意当资本家吗?”

????袁莉不干了,跳下车来对着那个男子说道:“你才思想落后呢。人家只而已,你干嘛上纲上线?你是不是还要向上级邀功请赏啊?”

????中年男子怒了,对着袁莉说道:“我什么时候说向上级邀功请赏了?我只是教育一下你男朋友,不让他走弯路,我是为了他好,不行吗?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等他滑向小资级那边,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这话如果是被别人听到,别人肯定会勃然大怒,无缘无故被你骂成不识好歹的狗,可袁莉竟然反而笑了,因为她听到对方把郭拙诚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加上她也是知识分子,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只是一句俗话,并非诚心骂人是狗。

????她笑道:“谢谢您啦,您就放心吧,我们不会滑向小资级一边的。您刚才没听见他说话有一个前提吗?如果党的政策容许就做,如果党的政策不容许,当然就不做了啰♀才是一个严格听党的话的好青年呢,就是牺牲个人利益也要维护党的政策。您说呢?”

????中年男人见袁莉的态度突然改变,有点愕然地着她,然后他笑了,说道:“你小朋友真会说话,是,你男朋友是一个优秀好青年。……,今天人真多,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不懂规矩插队的人太多了。你,那四个人比小年轻还不如。”

????这个中年人显然不是谈恋爱的,他身边跟着的也是一个中年男子,正陪着小心。估计是那个男子有求于他而请客。

????顺着中年人的手过去,果然有四个中年人在朝前挤,想插队。

????郭拙诚已经注意到这里的人老实排队的反而多是年轻人,只不过是成双成对的年轻人,小两口头碰头正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不太在乎时间,也许他们还愿意时间长一点,好好享受这两人时光,回去被父母追问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排队花了太多的时间。

????现在可不是前世,前世的孩子可以随便谈朋友,可以随便搂搂抱抱,甚至还可以随时上床,现在他们都规矩得很,回去晚了还要受到父母的责难,至于婚前上床更是被所有人视为邪恶出洪水猛兽,想都不要想。

????郭拙诚袁莉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本想说不吃了的他还是决定陪她留下。跟她说了一声让她先在这里排队后,他推着自行车朝远处的单车棚走去。

????“小子,你谁啊♀是老子的车位,滚开!”郭拙诚找了好一会,最后总算在一堆自行车中找到了一个位置。刚把自行车前轮推进两根锈迹斑斑的钢筋之间,一个声音在后面恶狠狠地响起。

????郭拙诚回头出,只见一个军大衣的青年推着自行车吊儿郎当地盯着自己。

????郭拙诚一边锁自己,一边问道:“这是你的车位?你老几啊?”

????对方一愣,说道:“我?鹞子!没听说过爷的匪号?是不是想练练?……,原来是你?”

????郭拙诚也是一愣,问道:“你认识我?”

????“认识……不,不认识……”说着,这个叫鹞子的家伙立即调转车头,跑了几步后飞快跨上自行车,快速离开。

????郭拙诚感到莫名其妙,心道:“难道这小子真的认识我?这家伙不会是京城某高校的大学生,之前听过我的英模汇报会吧?可怎么怎么都觉得这家伙獐头鼠目,不像是着名高校的大学生呢?离开的时候为什么这么激动?”

????上次郭拙诚在京城的庆华大学礼堂做英模报告会时,听众不是庆华大学、燕京大学的学生就是其他高校的优秀学生。

????着那个家伙匆匆离开的背影,郭拙诚没有过多的思考,锁好车就朝袁莉的方向走去:如果对方真的认识自己并找过来,自己否认就是,大不了如前世的名人一样拿笔签几个名字而已。

????突然,前面传来袁莉的一声怒喝:“滚开!别碰我,恶心死了。”

????接着,一个小青年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意思?这老莫是你家开的?你能来,哥哥我就不能来?我对你怎么啦,什么恶心死了?是人家后面的人推我,碰了一下而已,有必要这么高声吗?是我摸你了还是揉了你?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