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三二九章 让他们争斗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在众专家不满的目光中继续说道:“我们现在设想一下,如果国家不给我们工资,如果我们研究出来的科研成果不能为祖国争光,不能为学校为我们这个集体争得荣誉,我们会长时间在这里研究吗?

????不会!我相信就是我们喜爱也会饿死,也会被人骂死。为什么骂?因为我们要研究就得消耗国家大量财力物力,这么大的浪费而得不到荣誉,不饿死我们饿谁?”

????听了郭拙诚的话,众专家面面相觑:“名和利”确实让他们反感,可“荣誉和利润”又让他们不能抛弃。

????郭拙诚的话让他们摇头不是,点头更也不是。

????邬盈好一会才说道:“可我们没有个人私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荣誉……”不过,她说话的底气很不足,说到最后,目光变得游离起来。

????郭拙诚语不惊人死不休,他没有反驳邬盈的话让她难堪,而是说道:“我们这次研制计算机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利润,就是为了赚取宝贵的外汇,以更好地为国家服务。既然是为了赚钱利润,既然是从国外赚钱外汇,我们现在思考的就是如何赚钱更多的利润,如何让我们赚取利润的时间更长久。所以我们在设计计算机的时候,脑海里必须时时注意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节省成本,如何在产品xing能和成本之间取得平衡,如何在选取元器件与保持产品稳定xing两者之间进行折衷。

????同时,我们将来还得考虑产品的技术水平与技术储备。一个优秀的企业,一个能长期赚取丰厚利润的企业,并不是有多少技术就将多少技术用到产品上,而是针对当前产品使用者的需求和技术水准来选取技术,将暂时没有必要用上的高技术储备起来,采取技术升级、更新换代的方式逐步用上去。

????这样的好处除了能长久赚取利润外,还能长久地对竞争对手保持压力,让他们永远跟在我们后面跑。如果我们傻乎乎地将所有技术全部用上,竞争对手只要弄明白了我们的技术,我们很可能就被对手一举打败。……”

????在说话,郭拙诚紧紧扣着为国家赚取利润这个主题不放,很好地消除了众人的逆反心理。说着说着,郭拙诚自己都感觉到跑题了,变成了一个教小学生的老师,一个正在对一群啥也不懂的人进行科普,连准备讨论的计算机标准都忘记了。

????可是,到他们渴求而津津有味的目光,郭拙诚没有中断他的讲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前世一些司空见惯的、企业用烂的竞争手段都说了出来:

????比如采取铺天盖地的广告来推销产品,比如申请专利保护自己的技术,比如为了尽快占领市场而授权其他厂家生产,比如招收各地代理商,比如为了筹集资金而进入股市,让其他人购买公司股票而取得生产、发展资金……他讲的内容已经完全与技术无关,完全是企业的商业运作。

????这些在前世几乎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在这些专家眼里却是一个奇妙的、丰富多彩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就如一个懵懂的孩子。他们感到一切都是新奇的,一切都不可思议的。这个世界的东西与他们以前的思维和理念完全不同。

????在以前,他们研制产品从来不考虑这些,他们只追求如何提高xing能,只追求高质量高xing能,只考虑能不能找到高标准的配件、元器件,而不去考虑成本,或者不会花太多的心思来平衡xing能与成本的关系……很幸运的是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对于新技术、新思维、新想法有天然的接纳能力,只要能说服他们,他们就能自动调整自己,很快认同新的知识并对此进行深化,能够举一反三。当然,郭拙诚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更加变好。

????科普完有关企业的商业行为,在张雨浓的建议下,郭拙诚的话题这才回到技术上来。他领着他们围绕着计算机的体系构架、cāo作系统、主要功能这三方面探讨。

????对于第一个方面也就是体系构架方面,首先遇到的就是微处理器的体系构架问题。郭拙诚说他通过跟踪世界计算机技术,认为目前微处理器的构架主要为两类:复杂型架构、jing简型架构。

????在最初的计算机中,计算机基本都是复杂型构架。一个数学函数,一个存取动作,都可以归为一条指令;而每一个程序都包含很多的指令叠加,为了满足不同领域的用户需求,各个微处理器公司都将一些动作进行简化,然后将其固化为一条条指令,写入处理器内部电路。用户编写程序时,可以直接调用处理器内的专用指令,进行组合运用,这样以实现程序的执行。

????随着科技的发展,用户的需求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处理器内叠加的指令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庞大。各个公司、各种领域、各个用户都试图将自己设计的指令加入处理器,方便他们使用。

????而计算机运用范围的扩大,又加速了这种行为的快速增殖。每一条新指令都要设计一个专用的电路,处理器在快速新增的新指令堆积下,渐渐开始变得不堪承受。

????一方面微处理器承受不了太多的指令堆积,运行速度就此大幅度劣化,另一方面里面不少的指令用户根本用不上,每个用户只能用到其中很少的一部分。很多时候微处理器0%的运算实际是由20%的电路所完成的。这也意味着,一块处理器中有0%的电路大多数时候是处于闲置状态,只在很少的情况下被调用。

????大量闲置的电路,时刻处于充电状态,能量的消耗、电路散发出的热量、对相邻电路的干扰,反而降低了处理器的运算效率。

????于是,有人开始将已经臃肿不堪的指令大幅削减,只保留其中最核心的十几条指令就足以完成基本运算,其余的指令通过软件来实现,让计算机发挥最高使用效率。因为头痛无效命令的浪费资源,很多人开始认同这种微处理器构架,但也有人迷恋那种复杂构架的微处理器。

????尝到争论甜头的郭拙诚继续引领大家争论:“下面请各位发表一下法,在我们研制的计算机中该采取微处理器的哪一种体系构架呢?”

????果然如他所料,在涉及到确定将研制计算机的微处理器时,两种构架的微处理器都有自己的拥趸,他们一改刚才认真听郭拙诚分析的样子,开始争吵起来。

????王牧浪旗帜鲜明地说道:“我主张用之前的微处理器。所谓的jing简型与复杂型,是你们人为定义的,给原来的微处理器强加上一个带贬义的词——复杂。我倒认为应该用全面、稳定、成熟等等褒义词来定义原来的微处理器。

????现在国际上通用的就是你们嘴里说的复杂架构型,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很多指令拿来就可以调用,为什么非得用软件来实现呢?如果说指令太多,我们能用上的很少,势必造成硬件浪费,这是一个不容掩盖的缺点,但相对软件解决这些问题而言,它调用更容易,运算更可靠,xing能更稳定。加上我们开发的是家用计算机,微处理器的部分硬件浪费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各位想想,一个家庭能用多少xing能?怎么可能会将微处理器全部利用起来?

????相反,如果我们标新立异,一定要用刚刚开始出现的jing简型构架,能否为市场所认可还未可知。复杂架构已经成熟,而jing减指令,到底要jing简到什么程度还没有成熟的标准,需要长期的研究才能得出结论。一旦初战失败,不但我们自己的信心会造成重大打击,还会在世人的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张雨浓说道:“我同意王教授的意见。我们是研制一个全新的计算机,一切应该以稳妥为好,先把产品做出来,运行一段时间,发现里面的优点、缺点后进行调整,积累了经验之后再一步步深入。我想现在国际上大都采用复杂架构,这必然有其存在的理由,肯定不是凭空出现,更不是天外来客。”

????这次邬盈却提出了反对意见,说道:“我建议采取jing简型构架,这符合技术发展的cháo流。我们不能因为增加一个函数就在里面固化一条指令,特别是随着计算机的大规模普及,相关的固化指令肯定是成几何倍级地增加,微处理器的硬件根本无法跟上这个增势。

????另外,各行各业千差万别,一个行业的指令在另一个行业未必有用,这样一来就势必造成更多的指令浪费,硬件会永远落后于固化指令的需求。一方面微处理器里面的电路浪费越来越大,一方面对微处理器里面的电路需求越来越多,势必造成微处理器的xing价比越来越低。

????而采取jing简型构架却没有这个矛盾,微处理器几乎不必要强行改变就能满足需求。至于说家庭计算机在家庭中使用,微处理器的xing能不可能充分利用,这固然是微处理器采取复杂型构架的理由,同样也是采取jing简型构架的理由,正因为家庭计算机需要的指令不多,调用的函数很少,也就意味着软件解决这些问题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