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三二四章 省委领导上门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二四章省委领导上门

????半个小时之后,欢迎仪式才结束。郭拙诚被母亲田扯到房间里,问了又问,了又,直到确认郭拙诚身上没有什么疤痕,她才放心地哭了起来……

????旁边的父亲郭知言眼睛也是红红的,到妻子哭得如劫后余生似的,他只是问道:“拙诚,下一步你将怎么办?”

????郭拙诚却反问道:“您的意见呢?您想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父亲还没有回答,母亲立即抬起泪眼说道:“读书!当然是在学校读大学!拙诚,你不能再上战场了!”

????父亲毕竟是地区行署副专员,思想觉悟自然比母亲的高得多,他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是听从组织的安排吧。……,如果……如果上级组织征求你的意见,我消……消你继续到大学学习,等大学毕业了再考虑其他。”

????面对父母关切的目光,郭拙诚说道:“上级组织安排我回滇南大学继续学习,继续搞科研‰你们相信我,这次参加战争只是一个意外,今后我会平平安安工作,安安静静地生活的。”

????田知道自己的儿子再怎么安静也不可能真的安静,凭儿子的聪明才智一定会成为风云人物,他的生活一定会波澜壮阔。不过,听了儿子的话,她的心情一下平静了许多,也慢慢收住了泪水。

????送走领导,送走了亲戚、熟人和左邻右舍,家里只剩下几个人,几个找郭拙诚有事的人。郭拙诚带着牟小牛、熊端阳从房间里走出来,走到院子里的一棵大樟树下坐着。他们小声地交谈着。没有多久,熊端阳也告别离开,只剩下了牟小牛。

????送走已经升为水甸县县城派出所所长的熊端阳,郭拙诚对牟小牛问道:“我们的生意情况怎么样?”

????牟小拧心地掏出一本笔记本,激动地说道:“按照你说的方法,效果很好。我们已经在几个省的省城建立了联系点,虽然现在还没有成立公司,但我们也利用收集的信息和建立的人脉做一些小生意。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赚了三十七万五千元,这是纯利润,已经扣除了人工工资。因为你不愿意做的太引人注目,我们只是做些小生意,现在一个月基本上能有三万元左右的利润进账。”

????在这个时代三万元是一个怎么概念,郭拙诚很清楚。而且听牟小牛的意思,这三万元还不是他们全力施为,是小心又小心做的,如果让他们全力施为,收入肯定大大超过这个数字。

????他们现在主要是代销高考复习资料,在几大省会城市之间转卖土特产或者一些畅销产品。除了高考复习资料,其他的商品都是小规模地买卖,没有请工人,基本都是亲历亲为。

????主要原因是现在国家对个体经营依然控制很严,虽然政策容许有个体工商户的存在,但雇工人数严格控制在7人以下,雇佣多了你就是资本家,你就是剥削。

????郭拙诚不想也不敢创造历史,更不愿意与庞大的国家相对抗。经过深思熟虑的他毅然压制住牟小牛等人想赚钱的冲动,让他们老老实实做这个时期的顺民,悄悄地等待时势的变化,赚取不带任何违法标记的钱财。

????虽然现在的违法经营放在几年之后就是合法,但他依然不想提前这几年。

????况且,郭拙诚坚持认为现在建立人脉、建立商业,特别是建立营销渠道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它们的价值远远比现在赚上几万、几十万元大得多。

????以前一穷二白的牟小牛现在可是腰缠万贯,可以说除了郭拙诚,在他所认识的人,甚至他所到的人中,算是最富有的。除了不能公开,暂时无法收获众人羡慕的目光外,其他都是惬意的,就是在一般官员面前,他也自然而然地挺直腰杆,以平等甚至俯视的目光待他人。

????与过去靠卖扑捉的几条鱼换取零用钱补助家用的日子相比,他现在的日子完全是天堂。而他深深知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源于眼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人,他对郭拙诚充满了感激,对郭拙诚言听计从。如果说之前牟小牛只是感激和佩服郭拙诚,现在面对杀气凌厉郭拙诚,见多识广的牟小牛莫名一阵畏惧,一阵超过长者的尊敬。

????他听了郭拙诚的话,连忙答应继续按照郭拙诚的计划实施,心思不再过多地用在赚钱上,只要所赚的钱能维持日常运作就行。

????牟小牛没有在郭家呆多久,汇报完生意上的事后就匆匆前往汽车站,他将前往卫津市,在那里开辟新的联络点、销售点。

????让郭拙诚一家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有人通知郭知言说,省军区司令员韩豹、省科工委主任戴国辉前来望他的儿子郭拙诚。

????本来计划前往水甸县拜访熟人朋友的郭拙诚,听到这个消息后只好坐在家里安静地等待,心里对韩豹前来望自己有点奇怪,也有一丝感激。

????韩豹一下车只和郭知言握了一下手,之后就死死抓住郭拙诚,笑道:“哈哈,小子,真想不到你也成了我们的战斗英雄。我真是佩服啊!真是羡慕你啊♀么年轻就上战场杀鬼子〔么时候我们好好说说,说说你打仗的事。

????那次你在攀甸水库夺枪逼人,我就怀疑你是不是有用枪的天赋。后来听说你在靶场那么厉害,我就想什么时候你能到我们部队来,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大显神通,一下取得了这么大的战功,说惊天动地也不为过。让我都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小子,你是不是天生就是当军人的料?可是……”

????说到这里,韩豹没有说下去,但脸色闪过一丝失望。

????显然,郭拙诚的事迹被韩豹知道了不少№为省委常委的他有资格到郭拙诚更多的档案、了解更多的信息。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包含的意思郭拙诚知道。

????在这里的人也只有郭拙诚知道韩豹话里的意思,就是他的父亲郭知言、一同前来的戴国辉、陪同来的地委书记、地区行署专员也不明白韩豹的话。

????地委书记、地区行署专员,这两名高官都觉得韩豹的话有点言过其实,但他们没有朝郭拙诚的战功上怀疑,而是以为韩豹说客气话,只是这些话客气得有点过分。

????如果不是韩豹的身份摆这里,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郭知言地区行署副专员的身份根本无法与韩豹省委常委的身份相比,他的这些话真有点献媚的味道。

????就是郭知言也有点惊讶,很惊讶韩豹有点不顾自己的身份,说出这种话来。

????他们哪里想到郭拙诚的战功极大?又哪里想到郭拙诚现在手能通天?又哪里知道郭拙诚现在的行政级别是地师级,比他父亲郭知言的级别还高?最重要的是郭拙诚年轻,还没有正式拼搏就已经拥有了常人一辈子努力也达不到的高度。韩豹虽然现在比郭拙诚高两个级别,但其在京城里的人脉关系未必比得上郭拙诚的。

????当然,韩豹这么说,主要是真正地欣赏这个孩子。在保护攀甸水库的时候,他就已经牢牢记住了他,记住了这个帮他摆脱尴尬境地的聪慧小子。

????跟在韩豹之后的是省科工委主任戴国辉——就是以前六一七厂的党委书记,他只是象征性地向郭拙诚表示了祝贺,然后和郭知言谈话去了。

????除了这两名高官,他们一行中人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中年妇女着郭拙诚只是客气地笑笑,而那个小孩却有点胆怯地着郭拙诚。

????郭拙诚开始没有认出她们来,目光有点狐疑,但他很快就想起了什么,连忙朝那个女人伸出双手,热情地说道:“阿姨你好!你也来了?快请进。”

????女人客气地说道:“你好。孩子他爸爸让我们来你,祝贺你。”

????“谢谢!”郭拙诚笑了笑,然后双手抱起那个小孩,笑问道:“冯勇,还认识哥哥吗?”

????冯勇连忙点头,说道:“认识!你是好人!你好勇敢好厉害!”

????听说这个孩子叫冯勇,旁边的郭知言也很快想起了对方的来头,连忙和妻子一起迎上来,将这母子以及韩豹等人一起迎了进去。

????旁边的地委书记心里一愣,脑海里不断搜索相关信息,可一时又想不起这对母子的来头:“他们是谁?为什么郭家对他们这么好,又这么熟?好像这姓郭的孩子对她们还有恩,……”

????直到今天,地委书记和宜贡地区的官员们才知道郭知言的人脉关系这么广。

????在之前,他们只知道郭知言颇受省委书记阳铭同志的亲睐。郭知言一连串的高升,从一个排名靠后的县委副书记一跃而为地区行署副专员,就有省委书记的影子在里面。

????可现在来,与省委书记交好只是郭家人脉的冰山一角◎天那些刚上位的右对郭知言真是感恩戴德,如果这些人站稳脚跟,还不是郭家强大的助力?省委常委韩豹明显认同郭知言,也许他不会为郭知言谋官,但谁若故意打压郭家,这个韩豹绝对会出来打抱不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