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二九一章 横扫当面之敌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全文字无广告

????第二九一章横扫当面之敌

????当郭拙诚他们二十多辆坦克出现并呈包围之态走向他们时,村子外面值守的几个越南民兵傻眼了,良久才有其中的一个飞快朝村子里面跑,结果被特战队的一个士兵一枪击毙。

????全文字无广告

????坦克群快速移动,最后一辆一辆的以村子为圆心排开,并将枪口、炮口对准了村子里的房屋、民兵。

????郭拙诚举起望远镜朝那间村子望了望,阳光下一幢幢的竹楼木房,除了人来人往,里面还有几只鸡和几条狗在走到,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

????枪声让整个村子都为之一愣:街上的人抬起头,做事的村民瞪着眼睛,狗吓得往旁边躲……。但在下一秒,整个村子沸腾了,一时间人奔狗叫,鸡飞牛哞。

????几个胆小的民兵举着枪也不瞄准就开了火,也许他们知道就算瞄准,他们的子弹对坦克没有任何影响。但更多的民兵就地卧底,忙着架设机枪、准备火箭筒。

????郭拙诚对着通话器大声喊道:“全体坦克注意!全体坦克注意!全速前进!全速前进!步兵掩护!步兵掩护!开火!”

????霎时坦克炮、并列机枪、还有架在坦克炮塔上的高射机枪全都喷吐出了耀人的火焰。坦克发动机发出了吼叫,巨大的身躯猛地一窜,很快朝前冲近了村子。

????水陆两用坦克的防护装甲并不厚,但对付拿轻武器的民兵而言,它们足够了。而坦克上的那些火力,对付民兵更是绰绰有余。

????无论是坦克上的机枪手,还是跟着坦克后面的步兵,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搜寻火箭弹射手。对于越南人而言,除了重炮就是火箭弹对坦克造成致命威胁。

????这里显然不会有重炮,但火箭筒就难说了。

????果然,坦克刚冲入村口,几发火箭弹就拖着黑烟扑了过来。

????幸运的是,这几发火箭弹都没有命中目标,仓促迎敌、仓促接火的越军匆忙间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射击位置,由的自己被坦克上的机枪打碎,都急急忙忙地射出了火箭弹。

????一时间,中**队的步枪、机枪一齐射向火箭弹射出的方向。

????那几个越军射手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子弹打成了肉泥☆倒霉的是一个趴在一家农舍台基上的射手,三发坦克炮一齐向他发射,三发5毫米口径的炮弹几乎同时到达他所在的位置,同时爆炸,房屋一下被掀上了半空,至于他和房子里的其他什么人,都不知道炸成了什么。

????虽然水陆坦克的火炮只有5毫米口径,比69式坦克的一百毫米口径火炮威力小,但也不是农村的茅草房能承受的,更何况是三发同至,几秒钟之后房屋处除了一个不规则的深坑,什么也没有留下。

????中**队的火力是压边倒的,虽然越军的子弹也有不少打在坦克上,但基本都只能让坦克发出一些“咣!”“当!”的声音,或者偶尔有子弹射中坦克后面掩护坦克的步兵部队,慢慢地造成了一些伤亡。

????中**队打出去的枪炮如飓风般席卷了整个村子,一幢幢茅草房、一排排竹楼被机枪子弹打得轰然倒塌、被炮弹炸得飞上了天,然后在空中变成碎片,像碎纸屑一般的在空中漂荡,接着再慢慢落到地面。

????那些拿着武器的民兵、农民则被子弹一个个扫倒,被坦克碾压、再被后面的步兵用刺刀检查是否有幸存者……

????特战队队员在国内时随着坦克进行过训练,但真正掩护坦克上战场却是第一次。

????就是郭拙诚也有点受不了坦克所造成的血腥,忍受不了坦克后面那些残肢碎肉。很多士兵踩在碎肉、血液、器官铺成的路面,脸色煞白、双腿颤抖,或者呕吐不已……

????将大部分反抗力量打下去之后,坦克的速度放缓了很多,步兵和坦克配合着寻找残敌。

????步兵们一点也不敢大意,举着步枪时刻注意着前方有可能会出现的目标,无数例子告诉战士们,战场上不能粗心大意、不能小任何对手,任何疏忽大意都将以付出活生生的生命为代价。

????没有多久,这支特种大队就占领了整个村子,熊熊的火光烧红了天空,滚滚的烟雾笼罩了整个战场。到处都是越军民兵的尸体,到处都是散落的枪支碎件,还有很多老人、小孩和女人惊惧而仇恨地着这群凶恶的军人。

????郭拙诚知道他们中间还有不少人藏有手枪、手榴弹,甚至拥挤的人群中或许还有ak47自动步枪。但郭拙诚他们并没有上前搜身,也没有下令全部突突,只是用坦克将他们驱逐到一块,不让他们乱动,而特战大队的步兵都远离他们,不让他们有偷袭的机会。

????很多越军伤兵在各处哀嚎着,有

????一名受伤的越南男子从臭烘烘的排水沟里爬上来,两条腿被齐膝盖打断,他一边哭叫一边爬行,鲜血在身后拖着两条平行的血路。

????显然这一幕太过凄惨,很多战士都没有开枪,只是恐惧地避开他,避开他爬行的方向±行者似乎用尽了力气,他叹了一口长长的气,惨叫了一声,手伸向怀里,似乎在按着痛疼的腹部。当他的手抽出来时,赫然举着一颗冒烟的手雷,哧哧响的导火索让周围几个士兵目瞪口呆,而爬行者却露出满脸得意的狞笑。

????“啪!”一声枪响,爬行者的手腕断了,手榴弹和断下的手掌一起跌落到他的怀里。他的左手又伸出,但未等他的手指与手雷接触,又一颗子弹飞来,将左胳膊打中,移动的左手停在半空,抽搐着……

????“轰!”怀里的手雷猛地爆炸,碎肉和污血溅起,形成了一朵恐怖的红色浪花。

????迅速趴在地上的战士回头向枪声响起的地方,只见郭拙诚怒气冲冲第站在他们身后。他吼道:“你们***想死啊?这么笨拙的伎俩都不出来?”

????旁边的孙兴国也阴阳怪气地对又惊恐又惭愧的士兵说道:“真他玛的一群菜鸟!队长,你还以为他们能跟我们特战队的队员比?哼!没有死,算他们命长。”

????几个二营的战士惭愧地站起来,弯着腰小心翼翼地前进着,发现哀嚎的伤者前一梭子扫过去,先解除了那些倒霉蛋的痛苦后再查。

????这一战,应该说是单方面的屠杀,一共打死越军民兵八十多人,打伤四十多人,缴获火箭筒九具,轻重机枪十一挺,ak47冲锋枪七十二支,各种弹药六十多箱。还有中国产的大米、压缩干粮若干,至于什么匕首、钢盔、手雷、手榴弹这类没有人去统计。

????就在特战大队准备离开时,村子西头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接着有人惨叫:“啊哟——,救我——”

????然后就是一阵“啪啪啪……”的枪声和大叫:“打死她!”、“打死这个女特工!”

????当郭拙诚赶过去时,见一辆负责警戒的坦克被炸翻在地,坦克前面的街道上炸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土坑,一个已经不出人形的女人躺在血泊中。

????侧翻的坦克冒着浓烟,几个坦克兵惊恐地从坦克里爬出来。刚才大喊救命的战士正躺在战友的怀里,他左胳膊已经与他的身体分离,全身因为痛苦而抽搐。

????郭拙诚认识他,他叫李少春,是这辆坦克的装填手。刚才因为站在并列机枪位,半身露出车体外,坦克被炸翻时,他被甩了出来,笨重的车体将他的胳膊给切断了,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果稍微偏差一点点,他就没命了。

????旁边一个惊魂未定的战士气愤地述说了他们遇险的经过:正准备离开的他们到路边一个女孩提着一篮子水果笑着走过来,嘴里热情地喊着什么。虽然坦克兵听不懂女孩的话,但从她神态可以出她招呼他们下车吃水果,或者请他们把坦克停下,让她把水果送给他们。

????虽然这个女孩还算漂亮,脸上的表情也很单纯,但战士们已经多少有了一点经验,拒绝了她的好意【在并列机枪位的李少春挥手叫她走开,不要接近坦克‘孩却举着篮子大叫着要扔上来。

????就在李少春威胁着要开枪时,只见那个女孩将藏在篮子底下的弦猛地一拉,然后连篮子带水果带一捆手榴弹全部扔到坦克前盖上,再滚落在地,女孩则转身就逃。

????集束手榴弹发出的巨大威力不但将坦克抛起再掀翻,爆炸的气浪还将那名逃跑的女孩给推倒在地,弹片将她后背腰部削出了一大半……

????坦克营一连连长侯国华心痛地着自己的坦克,气愤不过的他又冲到那个死得不能再死、已经被闻讯赶来的士兵射成烂泥的女孩面前,提脚欲踢时,但腿举起却再也踢不下去,盯着一堆零散的肌肉了一眼后,立即转身就逃,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他蹲在旁边大呕特吐着。

????原来他到的那一堆肌肉竟然是这个女孩的胸脯。刺眼的阳光下,女孩白皙的胸肌、褐色的污血、嫣红的乳、稀烂的肌肉……,构成一副异唱腥的画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