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二六八章 火眼金睛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见副司令yu言又止,许大将军摇手道:“我可不敢再做费力不讨好的事了啰。之前,我对5军管的太多,连几个师的行动都由我们下达命令,人家肚子里有一肚子意见呢,我若再指手划脚,说不定郑志龙他们会拿着擀面杖找上mén跟我老头子拼命,呵呵。”

????着老脸笑成一朵菊huā的老首长,几个军中大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总前指指挥部的气氛为之一变。

????在军火库里,郭拙诚对陈垚、陈鹏说道:“这里的防守就jiāo给你们几个人了。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自己,必要的时候军火库可以放弃。”

????陈垚说道:“你放心吧♀里工事齐全,弹yào充足。就是把里面的汽油倒出去也可以把dong口用火封死,不用我们动手就能守上一天,还怕越军来横的?”

????陈鹏也说道:“头。我们会牢牢记住你说的话,绝对不会鲁莽行事c要出现了什么危险,我们就把炸弹、地雷什么的一路铺设在dong里,让越军寸步难移,把这里变成死地,我们只要守着最上面的迫击炮阵地就行。那里几乎只有一条小路可上,宋军一把狙击枪就可以封锁。更何况这里面还有那么多重机枪、迫击炮。呵呵,越军想吞下我们几个人,他们得有几副钢牙才行。”

????郭拙诚点了点头,然后接通与柳援朝的步话机:“dong三二,dong三二,我是dong幺dong,我是dong幺dong,我命令你们立即放弃a号方案。执行

????号方案!放弃a号方案,执行

????号方案!”

????柳援朝一愣,说道:“dong幺dong!dong幺dong!我是dong三二!请重复命令!请重复命令!”

????郭拙诚大声喊道:“放弃a号方案,执行

????号方案!”

????柳援朝立即说道:“我们有信心有决心执行a号方案!”

????郭拙诚严肃地说道:“dong三二!你有泄密嫌疑!放弃a号方案,执行

????号方案!”

????柳援朝背上出了一身冷汗,立即回答:“dong三二明白!放弃a号方案,执行

????号方案!”

????“我们有信心有决心执行a号方案”表面听没有什么,但如果他们的话被越军无线电台扑捉到并仔细加以分析的话。即使不知道他们说的a方案

????方案是什么,但敌人还是立即就能知道执行a方案的难度大。执行

????方案的难度小。

????特战队现在正被越军追击,四周有越军各种部队围过来,可谓危险重重〔么情况下难度小?显然立即突围就是一种风险稍小的方案之一。

????虽然郭拙诚准备一个人离开,但在陈垚、陈鹏、孙兴国等人的坚决要求下,他带上了孙兴国一起出发。在他们来。死守军火库固然风险巨大,但孤身穿过越军、越南特工、越南民兵密布的丛林更危险,有了孙兴国超强的听力,郭拙诚的安全就有了一层毕。

????郭拙诚、孙兴国离开没有多久,旁边一台无线电信号灯闪烁不停。

????陈垚、陈鹏相互对视了一眼,陈垚大步走过去拿起送话器和耳机。并很快接通了无线步话机。里面一个严厉地声音说道:“我是军火库守备营营长。你们那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有枪声和爆炸声传来?”

????陈垚笑道:“营长是什么狗屁?我是你爷爷

????子,你中了我们中**队调虎离山之计了。我告诉你,军火库已经被我军拿下↓等着你们过来夺回去呢,哈哈哈哈……”

????对方一愣,狂骂了一声之后摔掉了送话器。

????陈垚也将送话器一扔,大声道:“走!这次我们要好好地过一把瘾!给这些越军一份大大的惊喜。”

????郭拙诚和孙兴国行走在丛林里。

????按照

????方案,分散的部队快速突围,然后在鹰嘴山靠近我军控制区域的附近集合。郭拙诚他们两个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

????因为只有两个人,穿的又是越军的军服,所以他们两个胆子天大的家伙没有太刻意辛苦自己。没有去攀爬山脊,当然也没有自负到在山脚下穿行。而是走的山腰和丛林。

????有了孙兴国的听力,有了郭拙诚自己敏锐的观察力人有惊无险地避开了越南人设置的陷阱、埋设的地雷。本来这些东西也很少出现在山腰,往往走上一、二里地也不到。在路上,他们还与几队越军武装民兵擦身而过,如果不是时间紧急,凭他们两人的枪法和隐藏的手段,完全可以干掉那些没有发现他们的民兵。

????刚刚又躲开了一队七个人的越南民兵小分队,郭拙诚、孙兴国朝一座土山爬去。他们准备在这土山上一边休息一边吃点东西。

????爬到半山腰,走在前面的孙兴国突然放缓了脚步,然后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有人!”

????郭拙诚悄悄地趴下,一边打量着周围的地形地势,寻找可以藏身、战斗的地点,一边注意地收集周围的声音。果然,他听到了山的对面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让他奇怪的是,那些人说的好像是中文。

????孙兴国的听力比郭拙诚的听力好得多,他连连地对着郭拙诚发出手语:“对面好像是中国人,人数至少超过五个,说的都是中文,他们正在谈论滇南省农村结婚的风俗。”

????郭拙诚心里一喜:有其他的部队过来!说明这里已经不再是越南人的天下,只要再朝前面走一点,在自己人控制的地盘上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大路,以加快前进速度。

????不过,他心里很是奇怪:“他们来的怎么这么快?”

????这时,孙兴国“问”道:“我们现在过去吗?要不要把越军的军服换回去?”

????郭拙诚回了一个“等一下”的手势,然后悄悄地爬到了孙兴国的身边,利用山顶一丛茅草做掩护,透过草丛的间隙观察着对方。

????孙兴国对郭拙诚的过分小心有点惊讶,觉得平时胆子大的师傅此时有点小题大做。刚才他已经听对方谈论了好一会,对于滇南省农村的那些婚俗习惯,他自己自诩都没有这么那些人熟悉,而且对方说话的腔调不是一样的,有的说普通话,有的说川昌话,有的说广桂话,有的说滇南话。

????如果对方是越南人装扮的,想凑齐这么多土话可不容易,况且,他们又怎么知道他和郭拙诚恰好在这里出现呢?如果真有这种未卜先知的本事,还用得着这么辛苦,直接埋伏在路上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就是。

????对面山下的山坳里,呈圆心坐着十三个士兵,他们现在和郭拙诚他们一样,正在休息吃干粮,只不过他们是大大方方地吃,毫不畏惧地说。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一个战士背着56式半自动步枪在放哨。

????到对方自由自在的样子,郭拙诚也认为自己有点小心过分了,也许他们是师的先头部队吧,走路快一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郭拙诚心里不知为什么总是心存疑虑,总觉这事有点巧合,脑海里不时回忆起自己带着特战队冒充越军的情景,也回忆起前世在络上到的一个小故事:

????某一天清晨,一群越南特工穿着中**队的服装,排着队伍唱着歌曲大摇大摆地穿过中**人的阵地。开始的时候,阵地的战士们都以为这是一支昨晚潜伏到越军阵地抓舌头、搜情报的侦察兵。不但没有怀疑他们阻拦他们,还用敬佩的眼光目送他们。

????最后还是因为有一个机灵的战士发现了端倪:对方齐声唱的那首《大海航行靠舵手》早就没有军人唱了。

????发现这个疑点后,这个战士才发现了更多的疑点,最后和其他战士一起全歼了这支准备偷袭我军指挥部的越军特工队,否则还不知道出现什么严重后果。

????现在的郭拙诚无法确定下面的士兵就是越军特工,但也不能断定他们就是中**人∧有疑虑的他决定还是谨慎一些为好,不与对方见面。

????即使这些人真的是中**队的侦察员,他们也不可能派出战士护送自己这边的两个人,除了说几句久仰久仰之类没营养的话,他们对自己一方并没有实质xing的好处◎一对方真的越军特工,自己冒冒失失地走过去,还不羊入虎口?

????没好处反而有风险的事,郭拙诚不会做。

????想到这里,郭拙诚朝孙兴国打了一个手势:“他们休息他们的,我们休息我们的。等他们离开了,我们就走。”

????本想到这种“菜鸟部队”面前显摆一下的孙兴国不由失望地趴下,小心翼翼地吃着压缩饼干。就连吃东西,郭拙诚在以前训练的时候都有要求,不能大声、大口地吃,不能随意扔丢包装纸,白天不能发出烟雾,晚上不能出现明火。

????两人吃干粮的时候,目光并没有离开对面山坳里的军人,特别是郭拙诚的目光来回地在他们身上扫描,总觉得对方有哪里不对。

????郭拙诚他们还没吃多少,对方就已经吃完了。一个军服上有四个口袋的军人用普通话大声命令道:“同志们,整队,准备出发!”

????这些士兵雷厉风行地站了起来,开始列队,那个在不远处值班的哨兵也动作敏捷地跑下来,加入队伍。军官走队伍的最前面,顺着山路朝东边走去。

????郭拙诚眼睛一亮,凑近孙兴国耳朵道:“是越南特工!我们灭了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