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二章 省委书记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是得意了,可他父亲郭知言却经过了冰火两重天的强烈洗礼,此时心里正纠结着:“我怎么不听儿子的话呢。如果听了他的话,我现在不就暗暗高兴,兴高采烈地等待结果?哎。”

????事情还得从上午说起。上午按照地委的通知,郭知言和县长谭静秋、公安局副局长罗虎一起乘车前往地委参加会议,拜见省委书记阳铭同志。

????作为县里的领导,与省委书记见面的机会自然很少,很多人为求与之见一面而处心积虑,却往往无果而终。因为一个省的县领导实在太多,有二百多甚至三百个县级单位,一个县单位就算只有十个处级干部,也有近三千官员,而省委书记只有一个,哪里容易见到?

????所以郭知言和其他人一样,都是兴奋莫名。陪着地委的领导站在大门口迎接时,手心都有点出汗。

????当然,迎接的队伍中,心情最激动的是县公安局副局长罗虎,一个副科级干部,如果不是因为“217灭门案”得以侦破,他连站这里迎接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里,他朝身边的郭知言感激地看了一眼,如果不是他写的那封信,命令他将李建勇抓起来,他哪里有今天这个荣幸?最难能可贵的是郭知言不揽功,装着一切都不知道的样子,好像这些都是他罗虎和他手下人做的。

????只有他知道,这件案子如果没有郭拙诚呆板而固执地执行他爸爸的指令,不顾马兴宇、俞冰的阻拦而二愣子似的用电击棍击打李建勇,将这个纨绔子弟的嘴撬开,案子很难侦破。特别是他后来审讯得知这些凶手将马上到部队当兵,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幸亏郭拙诚领会了他爸爸的意思。”罗军心里总念叨着这句话。

????凶手都全部缉拿归案后,罗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滑头马兴宇撤了小队长的职,将他赶到派出所当民警。“等老子当上局长后,还要再收拾你。他妈的,差点误了老子的大事。”

????在此之前,罗虎心里对郭知言可不是那么服气,一个区里的区委书记对政法系统一窍不通,却来领导他们,实在让人郁闷。现在他打心眼里佩服,觉得他是一位传说中才有的不为名、不为利、处处为下级着想的好领导。

????他自然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郭拙诚那个小孩子做的,与他所佩服的人没一毛关系。

????“你就是郭知言同志?你好。就你请汇报一下‘217灭门案’的事情吧。”省委书记在一群官员的簇拥下走进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会议室,各自在对应的位置上坐下后,他笑着对郭知言吩咐道。

????这话很突兀,按照正常的流程,应该是地委领导先简单汇报一下地区的情况,然后又他们指定水甸县的领导来汇报这件事情。可现在阳铭同志直接点将,虽然他们脸上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都在想:难道这个“217灭门案”与阳铭书记有关系?可深山里的猎人跟堂堂省委书记怎么可能联系起来?阳铭同志的老家又不是川昌省的,以前又没有在水甸县工作过。可要说没关系,但他也太关心这事了吧。

????聪明的人想的很多,想到他那个“限期破案”并严格执行的批示,他们更加肯定了“217灭门案”的受害者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想到这里,多道嫉妒的目光投向郭知言:被阳铭同志看中,他的仕途不就一顺风船?

????这些人包括昨天的郭拙诚都猜测得没错,省委书记跟灭门案的受害者还真有关系:前年他被中央调到川昌省当省委书记的时候,这个全国有名的动乱省给他一个下马威,他带来的两个部下被“造反派”绑架、审问,他自己也是举步维艰,下乡调查连几个陪同的官员也没有。

????有一天,正在乡下调查的他和几个手下在山区走了不少的路,正疲倦饥饿的时候遇到了这个猎户,交谈几句后,猎户很慷慨地将他的猎物贡献出来。几个人就在山上烧烤,大家一边等待肉食烤熟,一边聊着一些轻松的话题。

????没有人透露阳铭同志的身份,但阳铭同志却默默地记住了他们。当时他给了猎户少许的钱和粮票,心里决定等局势稳定后给猎户一些帮助,谁知道等来却是被人灭门,不由不怒火万丈。当时他指示省公安厅派出精兵强将,却无功而返。

????不经意间,案子被县里的警察破了,让他心里感到一丝慰藉,所以亲自下来听取汇报。

????汇报材料早有准备,这份材料不但经过了水甸县县委的研究讨论,也经过了地委领导的审查。县委领导和地委领导倒不是一定要从“217灭门案”里分享功劳,而是不能让省委领导看出他们无所作为。俗话说“花花轿子人人抬”,不能让一部分高兴过头,而另外一部人痛苦不堪。

????汇报材料无非是地委领导如何地重视,县委领导如何地支持,公安局的同志如何地通宵达旦研究案情,最后终于取得突破,不顾各种阻力将犯罪分子捉拿归案。

????郭知言汇报完毕,罗虎做了一些补充,他的补充很短,主要汇报的是如果从一件流氓案里发现疑点,然后根据上级领导的批示穷追不舍,最后揭示真相。同时把地委领导、县委领导听到汇报后当即拍板抓人,不管对方的身份和背景,……,又一次把地委领导、县委领导的功劳摆了出来。

????阳铭同志久在官场,自然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避免的,谁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刚才他直接让郭知言汇报就已经避免了几个官员必不可少的官场套话。现在见他们这么汇报,也只能忍着,心里那种感激之情也在慢慢地消融、变淡。

????等罗虎汇报完,其他领导还要汇报的时候,阳铭同志又打破常规,笑着对郭知言说道:“知言同志,公安战线的同志们能侦破这个案子你的贡献很大。对此,我代表省委、代表全省人民对你表示感谢,也对你表示祝贺。”

????会议室的人面面相觑。这话可就说得有点“违规”了,现在无论干什么都是强调组织,强调集体,哪有上级领导单独对一个人表现感谢的?

????阳铭同志今天之所以一次又一次打破常规,显然是有意为之。一是向众人证明他不是初来咋到的吴下阿蒙,他是全省的最高领导,超然的地位自然有超然的作为。第二就是敲打宜贡地区的领导:从现在开始,我的话就是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