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二二五章 兴奋得想叫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二五章兴奋得想叫

????这个可怜的民兵小分队长立即明白了,张口欲喊。

????但张剑没有给他喊出声的机会,宽大的手掌早已经卡住他的脖子,低声道:“亲爱的越南民兵同志,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特战队♀次真是谢谢你,为了感谢你带路,我不但介绍了我们的真实,而且你将死得毫无痛苦。”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民兵小分队队长立即瘫了下去。

????只是旁边的柳援朝怎么也怎么觉得这个“好心”的队长死的时候不是那么轻松,因为他倒在地上后,四肢还在颤抖,显然一时没有死绝。

????郭拙诚则瞪了他一眼,眼神在说:有这么麻烦嘛,耽误时间。

????张剑嘿嘿笑了笑,用手语回了一句:下不为例。

????除了外面的两个哨兵,哨楼上还有两个士兵,旁边的掩体里也有五个士兵。郭拙诚用手语做了简单分工,很快柳援朝、张剑直接上哨楼,而郭拙诚则前往旁边的掩体。

????着郭拙诚走向他们,五个越军士兵不解地盯着他。一个士兵问道:“你怎么来了,我们班长呢?”

????郭拙诚笑道:“他正在跟你们领导验证我们的番号、命令。我想你们的掩体修得怎么样。”

????这个士兵笑了,说道:“小崽子,你懂什么掩体不掩体,……,咦——,怎么有这么一股血腥味?”说着,他低头寻找血腥味的来源。

????这时,哨楼传来“咔!”的一声轻响,接着一声痛哼。

????其他三个越军士兵一愣,不约而同地抬头向哨楼。

????已经悄悄移到五个敌人中间的郭拙诚突然动手了!只见他一脚踹向左边的士兵腹部,右手一掌斩在右边士兵的后颈,左手的匕首飞向远处士兵的胸口,身子则扑向还在寻找血腥味的士兵——

????动作很繁杂,但郭拙诚却一气呵成≮体里的惨叫和哨楼上的惨叫以及外面两个哨兵的惨叫几乎同时发生,也几乎同时消失。

????郭拙诚微微喘了一口气,将尚未完全断气的越军脖子上补了一刀后,不急不慢地登上哨楼,心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他心里很自豪,恨不得长嚎一声以抒发内心的感受:老子真的改变历史了——!

????能够到达阮家台,就已经说明这次行动取得了巨大的战果:只要这里战斗打响,正在边境的4高地、水暖、驹水关鏖战的越军就会因害怕后路被切断而惊慌失措,士气将大大受影响。相反,我军不但士气大振,而且其正面压力将大大减轻。此长彼消之下,中**队因开战不利的心理阴影将快速消失。

????如果特战队今天能顺利占领阮家台,那就更妙了,战果自然更大。不但能真正切断前线越军的退路,我将他们逐步聚歼,而且还为我军穿插部队打通一条便捷的通道。不必如历史那样在这里与敌人进行惨烈的鏖战。

????深知这次行动军事含义的陈垚、柳援朝两人都一样抑制不住兴奋,他们激动地盯着郭拙诚:“我们成功了?我们真的成功了!”

????半会,陈垚才问道:“郭队长,我们是否马上建立防御阵地?先留下一部分人在此阻击越军的增援部队,其余的试探进攻阮家台?”

????柳援朝也说道:“我们能守住这里就很好了,就能吓坏无数的越军。班长,你说呢?”

????孤军深入到这里就已经到达了目光,只要不被敌人消灭就是大功一件,陈垚和柳援朝这么想自然有道理。

????但郭拙诚哪里会就此止步?他冷笑道:“我们兴冲冲地跑过来,有了一点成绩就开始当缩头乌龟?”说着,他转身对陈鹏道,“你带一个班,留下一台步话机守在这里。你必须保证不让一个越军越过这里打我们的屁股,有没有信心?”

????陈鹏大声道:“坚决完成任务!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

????郭拙诚马上举手道:“别说这些丧气话,压力太大就马上向我报告,得到我的批准后撤退,与我们汇合。先把尸体收拾一下,别搞得太血腥。”

????陈鹏胸膛一挺:“是!”

????郭拙诚意气风发地说道:“出发!攻占阮家台!”

????陈垚、柳援朝、张截脯一挺,立正道:“是!”

????过了越军的第一道岗哨,里面的人一下多了起来。不但有在稻田里忙活的农民,也有巡逻的士兵々民对郭拙诚他们这支队伍视而不见,或者说只是饶有兴趣地打量几眼就继续干活。

????巡逻的士兵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拦截,也没有听到第一道岗哨发来的信号,他们也就没有过来骚乱,继续进行他们的巡逻,就是与特战队相遇,也是匆匆而过。

????阮家台越来越近,眼睛就能到远处那座如平台似的山峰,一条斜道直通上面。虽然植被茂盛,但隐约能到斜道的两边都修筑了工事,在山脚下还挖掘了一条环绕平台的战壕。只是因为眼前的局势很平静,战壕里并没有士兵,只在靠近斜道的入口处有两个士兵相对站立,但他们的神态,显然不怎么在意,其中一人嘴里还叼着烟卷,一边抽烟一边聊天。

????柳援朝、陈垚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里既紧张又跃跃欲试。

????郭拙诚轻轻地咳嗽了一下,镇定地朝前走去。

????就在这时,从通向上面的斜道上走下来六个军人,前面两个都戴着眼睛,一个挎着一个大的黑色人造革包,一个脖子上挂着一台相机

????心翼翼跟在他们后面的四个军人则都背着冲锋枪。

????陈垚给郭拙诚快速地打着手语:“前面的两个肯定是记者。他们带有四个警卫人员,来头一定不小。”

????就在郭拙诚打量那两个记者的时候,刚下来的两个记者也发现了他们。随即,他们加快了步伐,那个有相机的记者更是迫不及待地举起了相机,朝郭拙诚他们拍摄着。

????柳援朝苦笑了一下,说道:“来我们的队伍太整齐了♀些家伙要采访我们。”

????郭拙诚笑道:“应该是说太有精神了,太有杀气了。如果他们把我们的形象登上报纸,不知道等他们明白我们的身份后是什么样子。”

????柳援朝也笑道:“你就做梦吧。他们马上就会知道我们的身份,还用等到刊登的那一天?”

????郭拙诚又了记者一眼,然后对身后的孙兴国说道:“语言大师,这次你的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连的连长。”

????孙兴国笑道:“那我就威风一下,呵呵。”

????那个挎人造革包的记者拿着一本采访本,走过来大声地问道:“你们好,我是《人民日报》记者‰问你们谁是最高领导,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走出队伍的孙兴国一愣,问道:“《人民日报》?”尼玛的,越南鬼子怎么这么没创意,中国有《人民日报》,你们怎么也有《人民日报》?

????另一个记者则对着孙兴国来了一张特写,郭拙诚暗暗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有什么表示。

????背挎包的记者很自豪地点了点头,显然很得意自己是越南最着名的报社记者。他推了一下鼻子上的眼镜,对孙兴国问道:“请问你的姓名、职务。”

????这个记者很有保密意识,并没有追问部队番号和他们从哪里来。

????孙兴国心里决定作弄对方一下,就说道:“我姓操,叫操尼玛‰问你要采访我什么?”

????记者确实没听出孙兴国话外之音,很职业性地问道:“操尼玛同志,现在中国侵略我们越南,我相信你们作为军人肯定义愤填膺。你作为一名指挥官,请问你有没有信心将入侵的中**人全部消灭在边境线上?你认为我们能在这里阻挡住敌人罪恶的步伐吗?”。

????孙兴国一听,心里感觉很腻味,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刚才是自己作弄自己。

????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几个战士忍不住想笑。

????孙兴国装着思考的样子,说道:“我……操尼玛……,很好,我很有信心。我……操尼玛……相信我们的战士会把邪恶的中国人消灭在这里。现在军情很紧急,我……操尼玛……必须马上赶过去,再见!”

????记者笑道:“谢谢,你谢谢能接受我们的采访,祝你们胜利,再见!”

????孙兴国大声道:“我……操尼玛谢谢你们,我们一定会取得胜利的,等我们的好消息吧,再见!”

????摄影记者也举手对孙兴国道:“操尼玛同志,再见!”

????孙兴国很郁闷,旁边的战士很欢乐。

????郭拙诚则迅速地给盛国忠打着手语:“立即用步话机通知陈鹏好好接待他们。至少保证相机里的相片曝光¢况紧急时可以将他们干掉!”

????盛国忠连忙走出队列,站在路边一棵大树下打开步话机低声地说着什么。

????这时,又有一小队士兵从那条斜道上走了下来。他们正是越军连长派到第一道岗哨加强那里力量的。

????这一小队士兵在班长的带领下与特战队交错而过。就在快要过完的时候,小队中的一个越军突然说道:“班长,他们……他们……”

????第二二五章兴奋得想叫

????第二二五章兴奋得想叫,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