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1534章 步骑联合逃命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东北军、西北军、晋军愿意送上门来,红-军当然就没有必要挪地方,没有必要多走路。只要将缪徵流打痛就是,打得他多叫几声,敌人就会乖乖地往红-军口袋里钻,多好!

????就在红-军等待南-京方面派出部队救援、信阳城里的缪徵流催促手下官兵加强防守的时候,有一支谁也没有想到的部队却逆大势而行。

????这支部队就是奉缪徵流的命令前往东双河镇支援那里守军的那个师,但还没有到达东双河镇就接到缪徵流的命令而停止前进,开始就地驻防,因为东双河镇已经被红-军占领了。

????就在他们停下脚步后不久,红-军就开始了对信阳城的炮击,不知道是因为他们这里人数少不是红-军进攻的重点,还是因为他们的运气太好,反正在信阳城里的守军饱受炮火蹂躏的时候,他们却没有遭到任何打击,成了一名看客。

????可是,当看客也是需要心理素质的。看到信阳城在如雨的炮弹中颤抖,看到那些坚固的工事被重磅炮弹炸飞上天,看到藏在工事里的同伴被爆炸的气浪掀上高空时,当看客的他们实在当不下去了,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一个个面面相觑。

????一个字眼在他们的心里慢慢升起、强化:跑!

????开始的时候,他们只能把这个“跑”字埋在心底里,不敢付诸于行动,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出来,最多就是在同僚或好友之间相互试探,相互套话,用各种方式摸同伴的底。

????当大家从开始的“想跑”到慢慢地坚定为“要跑”再进一步转化为“必须跑”的时候,当全体官兵相互之间达成了逃跑的默契的时候。当红-军的炮火稍微减弱的时候,从城里却呼啸着冲出来一支庞大的骑兵部队,朝他们一路呼啸而来。

????骑兵部队的到来让这支上下刚刚达成了统一正准备逃跑的部队大吃一惊,他们以为自己这方要逃跑的动作被上级提前知道了,恐惧的他们不由自主地将枪口对准了飞奔而来的骑兵。步兵师的军官们更是忐忑不安。他们既怕这支骑兵朝他们进攻,又怕自己的逃跑计划被发现了,担心这支部队就是来抓他们的。

????很庆幸的是,来的骑兵部队指挥官与这个师师长的朋友,是师长昔日的部下,冲过来的骑兵也没有做好要战斗的准备。

????特别是骑兵指挥官一看到对面的步兵师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聪明的他立即就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他立即命令骑兵停止前进,同时马上与步兵师的师长取得联系,联系上之后才知道大家的心意是一样的。

????骑兵指挥官甚至公开向步兵师师长表明了态度:“长官,我们要冲出去,不在这里等死了。如果你们愿意跟我们走。我们骑兵就为你们打头阵,带你们一切冲出去,如果你们阻拦,那我们就开始冲锋将你们视为阻挡我们的敌人。”

????步兵师长一听,高兴坏了,这不是瞌睡的时候送来了枕头吗?他立即回应道:“我们随你们冲出去!”

????很快,两支目的相同的部队就集合在一起。志同道合的他们兴奋极了,根本不用动员就众志成城,很快,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开始了冲锋。

????只不过他们没有从东双河镇直接过,而是绕过东双河镇朝东边前进。

????他们可不傻,东双河镇现在被红-军占领了,想夺回来可不是他们这支部队能实现的。

????马蹄声、呐喊声惊天动地,近万人的部队如一股巨大的洪流冲向东边。

????他们的指挥官告诉他们,只要冲出去就能活命,大家可以自由地活动。现在红-军的主要精力集中在信阳城。根本没有力量拦截他们,也没有精力放在他们身上,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逃跑。

????得意的他们根本注意到前面突然冒出一股股青烟,谁也没有发现前面已经摆设了几十门迫击炮、野炮,也没有发现几十挺重机枪在瞄准他们。

????随着一阵轰鸣声。几十发炮弹就落在冲锋的队伍中,队伍一下子人仰马翻、东倒西歪,伤兵的惨叫、战马的哀鸣此起彼伏,炮弹掀起的石块向四面八方飞溅,就如弹片一般朝更大范围的骑兵射出,收割一个又一个士兵的生命。

????一颗颗迫击炮弹带着尖啸划出优美的抛物线,落在逃命的士兵群中,骑兵不断被掀落在地,无数的步兵也乘着气浪飞上高空,变成了碎肢后再坠落地面。

????但是,这突然而至的打击并没有让已经冲击起来的大部队停下来,以为能逃出生天的官兵依然主动或被迫地奔跑着,无数的官兵都以为这只是红-军的小部队,只要能冲破中层阻挡,只要再加一把劲,就能冲过去,就能活命,或者还能消灭前面的敌人,会成为英雄。

????于是,马匹在骑兵的驱使下再次提速、步兵在指挥官的逼迫下再次猛冲。他们的迫击炮、轻重机枪也死命地还击着,压制前面红-军的火力。

????冲在最前面的骑兵团第三营营长李尚俊,他瞪着血红的眼睛,高举着明晃晃的马刀,嘴里一边喊着冲啊一边大声咒骂着红-军,他实在想不明白红匪为什么在这里还有这么多火炮、迫击炮,难道用于轰炸信阳城的炮还不多吗?难道红-匪还有更多的火炮布置在周围,他们怎样有这么快的速度在这里布置了防线?这防线怎么不是对准外面而是对准里面的?

????就在他冲锋的时候,感觉自己战马的马蹄瘸了一下,似乎踩中了浅坑,但战马却依然没有停歇地前奔,就在他狐疑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接着一股巨大的冲力拍在他的背上,战马也痛苦地惨叫了一声,马身往下一栽,虽然没有摔倒,但速度却降了下来。

????他不由自主地回头一看,只见跟随在自己后面的几匹战马连同马背上的骑兵,包括他的副营长和通信员全都飞了起来,都在空中张牙舞爪地飞着,一匹马的前腿成了碎片,弹片将马脖子、马肚子划开,喷出了一股热血。

????温热的马血和马肚子里的赃物溅了李尚俊一脸一身,他知道这是敌人埋设的地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地雷的威力这么大。就在这时,他的左后方再次响起一声巨响,两匹战马连带两个骑兵再次被撕裂后抛向四周……

????虽然李尚俊是勇敢的,当兵以来就没有被吓倒过,即使信阳城里那些剧烈的炮弹也只是让他心里发虚而已,可是刚才发生的两幕却让他吓得肝胆俱裂,他的手不知不觉间拉紧了缰绳,手里高举的马刀慢慢地放下……

????看着旁边的骑兵一个个超越他,他不但没有过去被超越后产生羞愧,反而心里在暗暗庆幸:你们冲吧,你们冲在前面,我跟在你们后面跑。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响起一阵沉闷而低吼的枪声,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在前面的泥土里出现了一挺挺轻重机器,此时它们正喷射着一条条火舌,无数的子弹尖啸着,横扫着冲锋的马队,一匹匹骏马栽倒,一个个骑士被拦腰扫断,无头的躯体或冒血的断体在空中滚动、在马背上跳跃,空中飞洒的是碎肢,是鲜血,人的血、马的血飞溅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红芒,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地诡异。

????李尚俊知道重机枪是骑兵的克星,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将身子死死贴在马背上,同时驾驭着战马紧随其他战马之后,试图躲开迎面而来的弹雨。

????密集的子弹呼啸着从他的头顶、他的身边划过,他的身前和左右都传来马的哀鸣和士兵的惨叫声,也传来一声声沉闷的士兵坠地声和马匹撞击地面的噗哧声。

????李尚俊的脑海里现在一片空白,他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机械地紧贴着马背,任由战马自行奔跑,他甚至闭上了眼睛。

????跑了一会,他感觉枪声小了,周围也没有了刚才的惨叫声、哀鸣声。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战马已经冲进了一个凹地,起伏的地形正好提供了掩护,让对方的子弹射不过来。

????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感到一阵庆幸。

????他没有挥鞭驱马奔驰,甚至还勒了一下马缰让战马更加放缓了步伐。

????很快,有无数的战马朝这里跑来,大家一窝蜂地拥挤在这个小小的安全地带,但李尚俊随即发现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因为这对方实在太小,十匹八匹战马也许能躲起来躲过尖啸的子弹,但更多的战马涌进来之后,他就会被后来的骑兵给挤出去,或者被那些急于想挤进来的战马给踩死。

????他看了看四周,心一横,将战刀高高举起,大喊道:“兄弟们,我们离共-匪不远了,只要冲过这个凹坑就能砍死可恶的共-匪,呆在这里就是一样是死,只要一发炮弹打过来,我们将尸骨无存。冲啊——”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