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1503章 张开口袋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旁边的郭拙诚赞赏地笑道:“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必须找有实力的敌人磨一磨我们,锻炼一下我们的战斗力,以便将来更好地打击日本鬼子。但你们还是要告诉同志们,无论什么时候,如果能够用手里的火力消灭敌人就得用火力去消灭,战士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在情况实在紧急的情况下,我们才能用战士的生命去开辟前进的通道,不能因为怕牺牲就畏缩不前,那样的话损失很可能更大。”

????因为红-军的武器明显比中央-军的强几个档次,而且他们现在又是以逸待劳,士气高涨,尽占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郭拙诚与毛润覃等人商量后,决定采取两个团主攻,一个团做预备队的打法,而且还决定只击溃敌人并不全歼,以便让那些溃兵将恐惧传送到其他部队、其他势力、其他地方,这样的话其效果反而更好,更能威慑明面上或者暗地里的敌人。

????当他们制订作战计划的时候,夜幕开始降临,天色越来越暗。

????就在红-军等待着明天早点到来好大显身手的时候,让郭拙诚等人挠头的事情出现了:薛岳兵团的溃兵开始也出现在文家店镇附近,那些逃得快的部队甚至都开始进镇。

????郭拙诚考虑再三,决定还是抓捕。

????虽然这样做很可能会引起胡宗南等人的警觉,可是如果不抓的话,这些没有人管理的溃兵无恶不作,抢劫、杀人、强奸……无恶不作。而且红-军在这里设伏,不可能严格保密。特别是郭拙诚他们已经将指挥部放在镇子里,这些溃兵一来就会发现端倪,反而存在泄密的可能。

????于是,红-军以小部队分散对待溃兵,采取剥洋葱的方式。埋伏在路边,当溃兵三三两两地涌来时,路边的草丛里时不时出现一双双有力的手,将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溃兵拖走。有时候还会出现同样的溃兵,相互打着招呼,溶入到一起后。那些明显杀气重得多的“溃兵”突然翻脸,一下就把真正的溃兵给制伏了。

????不知不觉地,红-军一夜之间抓获的两百多名溃兵,相当于加强连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东面的天空越来越亮。

????上午九点半,前出化装侦查人员发现。敌搜索队已经沿着乌江和与乌江相对的山峰向文家店镇方向搜索前进。十一点,侦察人员又报告,敌搜索队离文家店镇红-军埋伏的地方不到三公里。

????在文家店镇坐镇的郭拙诚心里有点担心自己的手下会不会藏好,会不会因为自己手里有了强大的武器装备而变得骄傲,变得大意,如果藏的不好被敌人发现,那么很可能就把胡宗南给惊跑了。

????毛润覃脸色也很凝重。在他看来老红-军肯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那些从中央-军、桂军俘虏转化过来的红-军就未必了,他们未必就忍耐得住。

????不得不说郭拙诚、毛润覃等人还是低估了手下的官兵,低估了他们的士气和取得胜利的决心。直属纵队——前身为特别行动队——自成立以来就连战连捷,官兵的士气早就高涨,但之前的每次战斗很多时候他们都成了炮兵的配合者,都成了打酱油的,心里早就下了决心要好好表现一番,从上到下都希望通过打败中央-军的第一师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即使不要炮兵帮忙一样可以打得中央-军满地找牙。

????部队最能提振士气的就是胜仗。无论这些士兵原来来自哪里,只要连续打胜仗,连续有缴获,官兵们归心就非常快,整支部队早就拧成了一股绳。更何况这支部队除了不断打胜仗。除了武器装备好,更有其他部队所不能比拟的是吃的好,待遇好,每次参战郭拙诚就不顾其他人的反对给官兵都发奖励,都是明晃晃的银元发下去,让每一个士兵几乎都成了小富翁,有战功的士兵有的有了近五十枚银元,一个个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都希望能在这支部队多呆一段时间。

????当然,这些银元并不是都揣在各自的口袋里,它们都存放在直属纵队的“银行”里,每人都只需要一本郭拙诚动1992年那个时空运来的临时存折就行,随时可以从后勤大队支取,也可以邮寄回家。只是因为现在是战乱时期,自己所在的部队又是政府眼里的叛军,没有人敢真的把银元邮寄走,只能暂时放着。

????郭拙诚还告诉他们,他们存放的银元还有利息,这让他们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如果说他们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最相信谁,除了他们的父母,那就只剩下郭拙诚了。

????郭拙诚之所以这么做,之所以打破红-军不发“大额”津贴、奖励的老规矩,是因为他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改善官兵的生活,提高官兵的归属感,也提高军人的自豪感。

????他这样做的办法一旦在全军普及,将来官兵复原回到地方,就能活跃国内民间的商贸交易,能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军队的同时,更能提前培养人们的现代金融理念。

????现在直属纵队的官兵们都藏得好好的,一动也不动,为了防止被敌搜索队发现,他们宁愿多跑路,藏到了树林的深处,只在一些关键的地方藏了少数善于伪装的士兵,这些士兵普遍受过特战队的培训,虽然是从特战队刷下来的,但相对普通战士而言,他们的潜伏技能却比其他士兵强得多。

????敌人终于出现了,二十多个人,一个排级单位的样子,有一个军官带队。敌人走的很小心,走一段都要停下来,举起望远镜观察山头周围和山下公路上、镇子里的动静。在出发前,他们的指挥官就千叮嘱万叮嘱,要他们一定要小心又小心,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发现没问题,再发信号。所以一路行来,他们都非常认真,宁可走慢一点,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

????小心谨慎不仅仅是中央-军第一师的优良传统,没有这种谨慎他们也成不了第一师,更主要的是这些官兵发现情况有点怪异,让他们不得不谨慎:

????按照胡宗南等军官的估计,从昨天傍晚开始就应该有溃兵过来,最迟也应该今天早晨有溃兵出现,可是他们愣是没有看到一个溃兵。什么时候溃兵这么有纪律了,怎么他们不朝这个方向逃跑?难道前面有人在代替他们收容?可根据军情通报,前面没有什么部队啊,最多也就是一些零散的民团而已。这些溃兵不敢打红-军,可也不至于弱小到向拿着梭标、大刀的民团缴械的吧?

????敌搜索队自然什么也没有发现,站在离文家店镇大约三公里的一座山头上,敌侦察队的队长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远处的镇子。镇子里很正常,望远镜里看到的店铺都开着门做着生意,老百姓和小贩们在街上很自然地走着,几家饭馆的烟囱冒着一缕缕青烟。乌江码头上停着几艘木船,有人在装货有人卸货,几条小渔船划向远处。有几个小孩围着一个堆木头跑着跳着,几个年轻的媳妇正在河水里漂洗着衣服……

????一切正常!

????搜索队的军官很快就朝山下走,同时向后面发出没有异常的信号。

????走下没多远,旁边一个士兵突然惨叫一声。几个士兵围上去一看,只见那个倒霉的士兵没注意脚下,结果踩在一个凹坑里,里面一个用铸铁做的铁夹子死死夹住了士兵的右脚踝,鲜血从绑腿里渗了出来。

????几个人七手八脚将那个铁夹子取下,一边诅骂着猎人生孩子没屁-眼,把猎熊猎虎的东西安在路上,一边抬着惨叫的同伴朝下走。

????可是,没有走多远,又一个士兵中了招,原来他注意了脚下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凹坑,于是选择了去踩旁边的石头,不料石头一翻,带动了一个机关,一根鸭蛋大的木棒猛地横扫过来,直接将他的左腿给打断了!

????惨叫着翻滚在地,一群人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个看起来并不复杂的机关:草丛里也就布置了一个木桩、一根油浸过的楠竹条,几段麻绳,可怎么就造出具有这么大弹性的机关?

????四-川的猎人真他妈-的太牛了吧?

????在接下来的下山路上,他们更加小心谨慎。

????果然,因为谨慎他们避过了好几个机关。

????带队的指挥官一边慢慢地移着脚步,一边骂骂咧咧地黑着脸说道:“这些混蛋,猎物抓不着,尽给我们国军添麻烦。若让知道是谁在这里弄,一定要毙了你!……,弟兄们,眼睛瞪大点,仔细看路,别他妈的再出事了。”

????一个小军官也忿忿不平地说道:“长官,这里狗屁情况也没有,我们就不要这么谨慎了吧,红匪早就逃远了,我们这么自己吓自己,行军速度慢了不说,还无缘无故地折损了不少兄弟。我们早点进镇,把镇子仔细搜查才是应该的。”

????(感谢stevenkel、星玄星空的打赏,感谢可玉、天堂CEO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