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1494章 大决战?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薛岳这么说,倒不是害怕郭拙诚的部队会打败他的军队。要知道他手下可是有三万多中央-军精锐,又有舞阳河这个天险,即使不能消灭郭拙诚部也不至于失败。

????他担心的只是自己的部队会损失多大,也担心那股突然消失的红-军主力会从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杀出,接应郭拙诚的部队,从而导致他的部署被打乱,导致他很可能手忙脚乱。那样的话,就是打赢了也不会让蒋芥石高兴。

????如果有胡宗南的部队帮忙,前后夹击这支自己并不了解的部队,国军肯定就能稳操胜券了,自己的部队损失就会大大减少。

????说实在的,他这几年真是剿匪剿烦了,这些红-军就是打不死的小强,明明歼灭了,但用不了多久就从其他地方冒出来,越剿麻烦越多,实在让人焦头烂额。

????特别是这次,满以为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开始的情况也确实如此,就是湘江战役前期也是很理想的,可到了湘江战役后期以后,一切都变了,一切都失去了掌控。

????现在他是不敢托大了,不敢大包大揽,只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蒋芥石对人心的把握是很有一套的,知道薛岳担心什么,但他被胡宗南提醒后也觉得重-庆不能出事,而且是绝对不能出事。

????赣-州城出事、衡-阳城出事早就让他蒋芥石和他的中央-军脸面大失,如果再让重-庆给共-匪给占了。或者只是在里面乱窜一下,也会让他蒋某人没有面子的。到时候其他人一定会问你蒋芥石到底是剿匪还是被匪剿?派了这么多军队费了这么多钱财。怎么把一个又一个大城市让给共-匪收拾?以前红-军还没有这个能力呢,剿杀这么久了,红-军的力量怎么反而增加了?不会是你专门给共-匪送武器装备来壮大他们吧?

????当然,让胡宗南按兵不动镇守重-庆也是不可能的,现在的他也知道薛岳这三万人早已经很疲倦了,根本没有实力将郭拙诚的部队全部歼灭,必须要胡宗南的部队加入才行、才保险。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重-庆是绝对不能丢滴。如果丢了我蒋某人不但要辞职而且还要自刎以谢天下。但郭匪也必须剿灭,寿山的部队还是得从重-庆调出来加入剿灭郭匪的行动中。为此,我决定将税警总团调到重-庆来镇守,一切以剿灭郭匪为目的。”

????听说把税警总团这支部队调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有了这支部队镇守后方,还真是高枕无忧了。

????看到部下都一副轻松的样子。蒋芥石又打气说道:“诸位要对我军有充分的信心。郭匪所部远道而来,伯陵你们虽然剿匪辛苦,但总比他们休息的时间长一些,可谓以逸待劳,又有舞阳河天险可恃,完全可以消灭他们。只要你们从现在开始马上抢修工事。马上精密部署,一定能达到目的。”

????薛岳连忙站起来,说道:“学生明白。学生一定督促官兵加紧备战,绝不辜负校长的厚望。”

????蒋芥石笑了笑,说道:“伯陵。这不是我个人的期望,这是全中国千千万万革-命同胞的期望。这是国-父-中山-先生的期望,你可不要辜负了。……,还有你们都一样,要精诚团结,要以国事为重。”

????薛岳大声道:“是!学生不成功便成仁!”

????其他人也站起来,大声说道:“不成功便成仁!”

????只有王家烈有点尴尬,他在贵-州当土皇帝当久了,只有别人向他效忠的时候,他可不习惯向别人表决心。看到其他人都站起来一本正经地大声嚎叫,王家烈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蒋芥石似乎没看到王家烈的表情,他伸手朝陈诚、薛岳、胡宗南等人压了压,示意他们坐下,说道:“我不要你们死,我要的是你们成功。他郭拙诚一个无名小子还不配我手下大将为他殉命。”

????说到这里,蒋芥石转头对王家烈问道:“绍武,你的意见呢?”

????王家烈趁势站起来,立正说道:“委座,我也觉得你的计划很好。可是,我有一点点奇怪。不知道我该不该讲。”

????蒋芥石听他说有点奇怪,以为是怀疑他的作战计划,心里有点不悦。

????其他将领更是把不满写在脸上,虽然有的是装出来的。

????蒋芥石却依然笑容满面地说道:“绍武太客气了,你跟我久了就知道,我蒋某人是最喜欢听意见的。你请说。”

????王家烈能够在贵-州一地称王称霸,也是从血海中杀出来的,不可能真的如有的书所说的那么愚蠢,他自然知道那些将领为什么一脸的不满,就首先说道:“依我看,郭匪的动作太奇怪了。”

????听王家烈是说郭拙诚的动作奇怪,而不是怀疑蒋芥石的作战计划,几个将领脸上的不满很快消失。

????蒋芥石心情也柔和了不少,问道:“哦,请说,我们现在对这个匪徒了解太少了。他简直就是从地上冒出来的。你说说,他有哪些奇怪之处?”

????王家烈心里骂了一句这些家伙都是马屁精,嘴里却认真说道:“第一个奇怪就是他为什么裹挟那些学生娃娃长途行军?这些娃娃有的还是孩子,还是女子,根本不能用于作战。再说,他也不缺兵员,否则的话他不会将很多部队留在江-西匪区。

????有人说那些女孩子是用来做他们老婆的,供他们睡觉的。可是,他的部队一直都很强调军纪,不容许有凌辱女人的事情发生。如果他们真的要找女人的话哪里没有?可以随时强抢民女随时抛弃,既可以享受又可以不拖累大部队。

????我认为不是他大胆愚蠢就是所谋很远,看到的和计划的不是眼前的事情,而是今后的事情……”

????说到这里汤恩伯忍不住插言道:“王将军,请问您这是在说书吗?我们是军人,讲的是打仗,管他裹挟学生娃娃干什么,管他是不是抓女人睡觉。而且,他的这些行为与谋划的长远有什么关系?太能扯了吧?”

????蒋芥石故意不满地哼了一声,呵斥道:“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黄-埔精神哪里去了?”

????汤恩伯立正道:“对不起,校长。”

????蒋芥石笑着对王家烈道:“绍武,他是粗人,你别在意。请继续说。”

????王家烈也不管他们是不是演双簧,又说道:“既然他是谋划于将来,那么他就不会在乎眼前的一些小胜利、小失败。可他现在的动作是不是有点奇怪?其兵锋直指薛岳兵团重兵所在地,难道他要与我们的重兵集团死磕?

????如果是我统兵的话,一定尽可能快地渡过舞阳河,迅速抢占舞阳河西岸的制高点,即使薛岳将军的重兵压过来,也可以利用这些制高点为支撑点,用火力掩护后续部队渡河,而不会像现在他这样慢吞吞地走路,到了黄平县不但不快速渡河,不在西岸抢占要地,反而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停了下来,实在奇怪!”

????汤恩伯一直不怎么喜欢地方军阀,看到王家烈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比蒋芥石还厉害,不由讥讽地说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不说这个叫郭拙诚的匪徒要与我中央-军在舞阳河一线进行决战?”

????王家烈居然点了点头,说道:“还真有一点决战的架势,似乎正在等待我军结集。”

????汤恩伯大笑起来,说道:“哈哈……,决战?共匪敢跟我中央-军决战?如果他郭某真有这个本事,还会跑到贵-州、四川来?他在赣-州的时候就可以死死坚守,在衡-阳城就可以和湘军邀战。江-西也好,湖-南也罢,都是鱼米之乡,俗话说湖广熟天下足,他放弃那么膏腴之地跑到这里来,请问王将军,他干嘛舍近求远,干嘛抛肥拣瘦,难道在这里建立匪区好过在湖-南、江-西建立匪区?”

????接着,汤恩伯又问道:“王将军,你知道吗,在江-西匪区的时候,这支部队有不少于二十门的重炮,而现在为了轻装,他们携带的重炮很少很少,炮弹也带得少多了。没有火炮,这像一副决战的架势吗?

????相对贵-州而言,目前我们在江-西兵力空虚,在湖-南兵力空虚,他郭拙诚为什么反到这里来打仗。如果他在这里能打赢我们,那么他在江-西、湖-南早就可以自立为王了。”

????汤恩伯虽然话说得很啰嗦,也有点咄咄逼人,但也不能说没道理。

????王家烈不以为然地说道:“正因为我也存在这些疑问,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汤恩伯一愣,只好住了嘴。

????蒋芥石心里也激灵了一下,感觉郭拙诚这么做确实很奇怪,实在不合情理。可他想了想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唯一好解释的就是郭拙诚这么做就是为了解救主力红-军的,他必须冒险这么做。

????可是,现在主力红-军已经失去了踪影,也就是逃出了中央-军的包围圈,他郭拙诚还这么做干什么?难道主力红-军并没有逃跑,还在中央-军的包围圈中呆着?

????(感谢stevenkel的打赏,感谢十万里长城、我爱姜伯约的月票,感谢各位订阅、赞、推荐票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