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一四三章 想清楚了再投靠不迟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见大家脸上的神色很怪异,郭拙诚又说道:“我们现在利用十分钟的时间做一个简单的游戏,我会让大家相信我的数学知识很牛的。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中间谁的数学成绩最好?请你尽你所能出几道数学题给我做,书上的也好,你们自己想的也好,都行。如果有一道题超过三分钟没有做出来,算我输。谁来?”

????大家你我,我你,一个个眼神里都是不可置信。过了好一会,大家才争先恐后地推举他们认为数学成绩好的人∽先推出的是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扭捏了好一会,这才打开一本书,从里面选了一道自己不会做的题念了出来。

????她念的是一道立体几何体,是多面体里求一个内切圆的最大半径。因为涉及到图形,她一时无法将图形描述清楚,郭拙诚只好走过去,稍微扫了几眼,然后走到黑板前徒手画出了那个图形,随便加了一条辅助线。

????他说道:“这道题的答案是四点五♀是一道比较普通的二次函数求极值的问题☆关键的就是怎么做辅助线,怎么建立这个数学表达式出来。聪明的人和普通的人都会像我现在一样画出这条辅助线。但是,如果你没有充分的想象力,这条辅助线帮不了你什么忙,反而会让你走进死胡同,必须花很多的时间来证明下面这条线与右边这条线相等。

????但是,证明它们相等的条件很不充分。怎么办?最聪明的人,就如我,才会再做一条垂直于它的辅助线,通过这个顶点。在这个直角平面内,你们发现什么了没有?四十五度角啊,同学们,直角三角形里面有一个锐角为四十五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两条直角边相等!”

????那个提出问题的女孩两眼闪着星光,失神地说道:“哇,这么做?我怎么就没想到?”

????因为她被这道题折磨了好久,自然第一个反应过来。虽然其他同学还没有完全理解郭拙诚的话,但听了她的惊呼,知道郭拙诚这次讲对了:我的天,这才了几眼就想出了思路,就口算出了答案,真牛啊。

????郭拙诚没有为此自豪,只觉得这些青年学子很可怜,被人耽误了这么多年的学习“世他高中的时候,这种题目只能算是再普通不过的题目了n不可能登上大雅之堂作为为难老师的难题。

????他说道:“其实出这道题的人就是玩了这个小聪明,你们是不是能想到这条辅助线。如果他得知你们现在惊讶的样子,一定会偷着乐。”

????“呵呵……”所有学生都笑了起来。

????郭拙诚又问道:“还有谁有难题不会做,再举一道出来。”

????一个学生举起手,说道:“老……,这里我有一道解析几何不会做。”

????郭拙诚笑道:“很容易嘛,做了一道题就让你们认可一半,‘老师’喊出一个‘老’字来,来如果我做出了这道题,你们就会真的喊我为‘老师‘了。对了,我姓郭,叫郭拙诚,免得你们等下不知道如何喊。或者还要我做一道题才能喊出‘郭老师’三个字,是不是?”

????大家哄堂大笑起来,一个学生大声道:“我现在就喊你郭老师。郭老师,你好。我喜欢听你的课!”

????郭拙诚笑道:“冷静,先冷静,万一刚才我做的那道题正好是昨天我做过呢?那你就被我骗了。等做完这道题,你想清楚了再投靠不迟。”

????“哈哈……,有意思!”

????“呵呵……,这种老师好。”

????“嘻嘻……,这小老师好有趣哦。”

????郭拙诚走过去了那道题几眼,然后走到黑板前,先把图形画好,说道:“这道题的答案是:p点的轨记以a点圆心以二分之一r为半径的一个球面♀道题的难点就是坐标的平移,以及抛物线的解析方程的设定。”

????接着,他在黑板上一步一步地讲解着解题思路,运算着有关方程。

????深入浅出的讲解、风趣的语言风格、变的解题速度,让学生们一个个如醉如痴,大家都异常认真地听着,就是刚才几个为那个被扔出去的家伙打抱不平的学生也静下心来听着郭拙诚讲解。

????等讲完了四个学生举出的难题,学生们都基本认可了郭拙诚的老师地位,虽然他们心里还是感到有点怪异。

????接下来,郭拙诚正式开始讲三角函数的课,除了他的讲课声,学生们都没有一个讲小话。当他停下来的时候,教室里鸦鹊无声,让经过教室的老师们大吃一惊,他们纷纷透过窗户的钵往里瞧。

????他们实在无法将一个少年与高中老师重叠在一起;无法将刚才将一个学生扔出去,现在却认真教书的人重叠在一起;无法将之前上课叽叽喳喳现在却无比认真听课的学生视为同一班的人。

????只有一直为此提心呆胆的舒校长轻轻地嘘了一口气,心道:“这孩子每件事都让人出乎意料啊。”

????他的目光有点担忧地向校门口。在那里,那个被郭拙诚扔出去的学生正在和几个人小声地说着什么,那群人中间还有一个让他异常烦心的青年——殷桂:“这些家伙又在想什么坏事?”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下课铃一响,那几个家伙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拦在教室门口。

????舒校长连忙拦住他们,问道:“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学校,你们必须马上出去!”

????一个光着膀子的青年将舒校长往旁边一扒拿,说道:“滚!这里没有你的事,我们找那个小鳖崽。老子已经忍了很久了,你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

????舒校长哪里敢走,他依然拦着,对着自己的内侄喊道:“殷桂,你给老子滚回去!”

????殷桂有点心虚,但依然硬着头皮说道:“是他得罪了我们,我们总不能就这么走吧?”

????舒校长怒道:“他怎么得罪你了?你……你们不知道他是谁吗?我告诉你们,你们若是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回去!”

????光膀子的青年冷笑道:“不就是县委书记的儿子吗?他算哪根葱?舒校长,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郭知言要下台了!他蹦跳不了几天了,你若想不坐牢,就马上跟他划线!”

????舒校长和其他一样用不可置信地目光着光膀子的青年,眼神漂浮不定地闪烁着。

????光膀子青年得意地说道:“你们真的还不知道?他的事都上《宜贡日报》了。一是同情包庇分子,拿国家的钱讨好右派。第二,他鼓动农民搞‘三自一包’,搞‘四大自由’,想复道路。你们说说,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狗胆?还不是因为有人帮他,为他撑腰?而你们这些臭九是不是为他撑腰的人呢?你们对他的狗崽子这么好,肯定是得了姓郭的什么好处吧?”

????几个年纪大的老师吓得脸都白了,一个个吓得往后退→怕被别人认为他和郭知言是一条战壕里的人,生怕被揪出去游街斗。

????“你在这里放什么狗屁!我爸是同情右派,是消农民多一些自留地,难道犯错误了?是那一级组织,哪个文件规定不许?”郭拙诚正好从教室里出来,大声问道。

????光膀子青年大喜,急忙追问道:“小子,你爸告诉你他同情右派,他支持农民分田地?”

????郭拙诚知道这个家伙是想抓自己话语中的把柄,他自然很乐意通过这些家伙的口将这些“把柄”送到对方手里,就装着一副小孩子的样子说道:“是啊,我在家多次听到我爸说右派同志很可怜,很冤枉,我们应该多多帮助他们,虽然我们国家现在困难,但再困难也不能苦了他们々民分点田地也没有什么不好,让他们可以多种点菜,多种点经济作物,也是好事。难道我爸的这些事做的不对?”

????光膀子和那个被郭拙诚扔出教室的学生对视一眼,目光里全是惊喜。

????光膀子连忙说道:“对,对,不……我是说你说的对,你把你父亲的事说出来,说明你是一个思想觉悟高的好同学。对了,你爸还说什么了?”

????旁边的舒校长急了,连忙说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等下就上课了。”

????光膀子瞪着舒校长说道:“姓舒的,你是不想活了吧?你这人不配当人民教师,不但同情右派,还竟然嫌贫爱富,说好的女婿说不要就不要了。滚!”

????舒校长以前被学生批过,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想再替郭拙诚说话,但又不敢说出来,心道:郭拙诚这孩子以前那么聪明,那么机灵,今天怎么变得如此呆笨了呢?明知道人家是来抓把柄,是来找茬的,你怎么就顺着他们的话说,怎么把你爸私下在家里说的话说出来?你这不是害你爸爸吗?

????郭拙诚似乎真的傻了,又说道:“我爸说的可多了。”

????光膀子装出和蔼的样子,笑问道:“比如呢?”兴奋的目光显示他是多么的迫切,多么地激动:把柄啊,就这么容易到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