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一三九章 上窜下跳的副部长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他也不愿意将工分分的过细,不说上级不容许——上级要求大家相互帮助相互照顾,更主要的是很多家庭不能接受过细的划分,如果分的过细,那些老弱病残家庭就更加赚不到工分,本来就缺衣少食的他们将更加贫困。

????想到这里,叶建卫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想说服郭知言是不可能了,现在自己都快要被这个孩子说服。

????尴尬的他突然问道:“郭书记,我听说你前一段时间在攀甸水库强行要求开闸泄洪?还说你有一个很厉害的儿子拿着枪逼着那个主任?”

????一直没有说话的郭知言说道:“当时我们只是到水位过高而大雨不止,所以就武断了一次。”

????郭拙诚插言道:“叶支书,我们做什么事都应该根据实际情况来,只有经过了实践是对的东西,我们才能坚持,不对的东西我们即使不能抛弃也应该进行修改。毛席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就说过:真理只有一个,而究竟谁发现了真理,不依靠主观的夸张,而依靠客观的实践。只有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他同样在《实践论》中说道: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所以,无论是哪方面来说,我爸同意农民拥有更多自留地的行为是不应该被谴责的,你应该先,这种方法是不是对农民有利,是不是对国家有利。如果真的不行,你才可以批评我爸,我爸也应该改变这种行为。”

????谈着谈着,叶建卫虽然没有改变他内心固有的理念,但也没有了能说服郭知言的自信,心里也就没有了要留下郭知言的理由。郭知言总算走出了那间房间,让三叶塘所有大队干部都松了一口气,同时还的郭知言会不会搞秋后算账。

????无论是郭知言还是郭拙诚都没有要对付叶建卫这种老革命的想法,郭知言反而觉得这个老头一身正气,敢作敢为。

????而郭拙诚却理解这种一直紧跟上级政策走的老人,觉得他们可敬又可怜,在目前这种局势下,不说他一个基础的农村干部感到迷惘,就是省部级领导现在一样感到迷惘,一样不知所措,很多事情都不惯,又不知怎么做。

????在郭知言的命令和劝说下,所有公安人员全部撤离,其他大队的农民也在他们大队干部的带领下离开,郭知言依然带着通信员小王在三叶塘大队搞调研。

????郭拙诚和母亲在三叶塘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又坐公安局的车回了县城。他回家还有不少的后续工作要做,只有做了那些事才能化被动为主动,才能将这件县委书记被下级软禁、在政治上失分的事件转化为郭知言敢于坚持原则、善于做农民思想,从而成为政治上得分的事件,将对父亲郭知言的前途和命运产生更积极的影响。

????郭拙诚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有动手,别人就已经开始做了。他还在回县城的路上,宜贡市地委宣传部里,宣传部副部长黎迈正在对《宜贡日报》报社党委书记训话:“……,我说你们报社反应也太迟钝了吧?这么多革命群众反应水甸县县委书记搞复的事,你们竟然置若罔闻,到底是你们太官僚主义,还是你们本就与郭知言是一条心,是你们反对人民社,反对农业寨?”

????报社党委书记慌忙说道:“黎部长,我检讨,我检讨,我们太麻痹大意了,收到这些信后没有及时及时向领导反映。您……”

????黎迈不满地问道:“什么我?我是要你,你怎么处理n不是我刚才说话很模棱两可,是和你们一样在骑驴唱本,准备当墙头草?”

????报社党委书记陪着笑说道:“我们不是风使舵,我们……现在的政策真……,”犹豫到这里,他干脆问道,“黎部长,这事你们领导是什么一个章程?能用‘复’这个词吗?

????黎迈一巴掌拍下去,吼道:“那你说是什么?你是不是也滑到右派那边去了?你可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你是堂堂的党委书记,你的职责是确保报纸这个党的喉舌是宣传党的政策,是宣传中央的政策,不是其他人。如果你今天不拿出一个明确的立场了,我建议你向组织写出辞职报告。你干不了,你胆小怕事,难道别人就干不了,难道这么多党员中间就没有一个硬骨头?”

????说到这个份上,报社党委书记再也不敢顶了,说道:“黎部长,我们就按您的指示来‰问我们采取什么方式刊登?要不要加编者按?”

????黎迈很不满地说道:“到底你是报社的领导还是我是报社的领导,怎么这么没有主见?这事当然得大张旗鼓地登出来,要给其他蠢蠢欲动的以警醒,要告诫那些人,现在的天还是**的天,不是右派的天。要着重体现人民群众的呼声,要重点突出广大人民群众与这一小撮反分子做斗争这一事实。你们的记者派下去了没有?”

????报社党委书记连忙说道:“派下去了◎天得到信,我们就派了记者下去。特别是对于三叶塘大队那个支书将作为重点采访对象。我们是不是将他树立为跟歪风邪气做斗争的典型?”

????“这还用说吗?”黎迈从抽屉里摸出一包烟来,抖了抖,等一根烟露出一截后递给诚惶诚恐的报社党委书记,然后说道,“多挖掘一下他这一生来英雄事迹。听说他是一个老革命,参加过解放战争,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这都是素材啊,你们有的是东西写,为什么就不把思路打开一些?他本来就是一个英雄,树立起来的困难不大吧?”

????报社党委书记问道:“就是领导那里怕难以过关。郭知言可是省委书记……”

????“你啊你,满脑子的官本位主义。我问你,是中央大还是省委大?是党中央的政策重要还是省委领导的口头指示重要?领导的事你不用操心,让我来处理,你早点把清样印出来就行。”黎迈打断对方的话说道。

????报社党委书记忍住笑,装作很感激的样子,说道:“我马上去办,我一定把领导的指示精神传达到报社的每一位同志。”

????着报社党委书记离开,黎迈轻声骂了一句“王八蛋,想当滑头?你还嫩了一点,哼!”

????坐下来,他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前几天在水甸县印刷厂出丑的事,被那个小孩子玩弄的一幕又在脑海里播放着,心里恨恨地骂道:“郭知言你这个王八蛋,生出的小孩都不是好东西,这次如果老子扳倒了你,我叫你生不如死!”

????想到在印刷厂受窘的那一幕,他又想到了那天到了水甸县县委转了一下之后自己独自去找"qing ren"会面的那一幕,想起她白花花的身子在自己身下扭动,他心里不由躁动起来。

????他笑了一下,将嘴里的口水抹掉,拿起一张报纸了起来,但眼神很不专注,眼珠子不时乱转着:什么时候再去水甸县城跟那个"qing ren"约会?

????大约二个小时后,报社党委书记就拿了一张报纸的清样走了进来,恭敬地递给黎迈,说道:“请领导审查。”

????黎迈一边接过报纸清样,一边似乎很随意地说道:“动作挺快的嘛。”

????对方立即站直身体,说道:“领导安排的工作,我们当然要加班加点地完成。”

????黎迈冷哼了一声,说道:“是吗?另外一份清样呢?毁了?”

????报社党委书记的身子一下弯了不少,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就这一份……”

????黎迈挥了一下手,说道:“去吧♀清样我先,如果行我就拿到书记那里去签发。……,我告诉你,做事还是一心一意好,不要以为现在没有政策下来就可以浑水摸鱼,有些鱼你是摸不得的。”

????报社党委书记讪笑着离开了,出门之后很快速地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先胆怯地回头了一下黎迈办公室的门,这才挺直身板,嘴里轻轻地骂道:“草,你不就知道搞破鞋吗?牛气啥。还不是因为部长出差了,等他一回来,你马上就是孙子,老子鸟都不鸟你,哼!”

????黎迈清样比刚才报纸认真多了,特别是第二版的时候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完之后,他还拿出一张稿子写了几句话。

????等全部完了,他又将报纸清样通览了一遍,确认没有其他大问题,这才拿着它和自己写的稿子朝地委书记卢南陵的办公室走去。

????很快,他就见到了卢南陵。他进来,他问道:“黎部长,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重要内容?非得我签字才能发出去吗?”

????黎迈巴结地笑道:“我认为这事很重要,如果没有卢书记的签字,我们下面这些人还真不敢发。”

????卢南陵哦了一声,没有接报纸,而是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黎迈回答道:“主要是基层一些领导干部过于迁就右派,最近又在右派的鼓动下到农村搞什么分田分地的事。我们觉得这种风气很不好,是在破坏党中央关于‘农业寨’的精神,必须加以制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