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一三八章 舌战老头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他心里很不愿意跟一个孩子正儿八经地谈话,像郭拙诚这种年龄只够做他的孙字辈,平时他对这些小孩子不是呵斥就是打骂,哪里愿意跟他们争论什么问题?可是郭知言总是不开口,自己一个人跟他说,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说着说着一个人就说不下去了。现在有了这个孩子答话,至少可以将自己内心的话借这个机会说出来,也许能让旁边听着的郭知言有所改变,那么这样一来,也算是达到了目的。

????他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个小孩远远不是县委书记的儿子这么简单。

????郭拙诚笑着说道:“你这话有点夸大其词,拿出一部分土地交给农民自己耕种,怎么就是走回头路了。所有土地永远都是国家的,农民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不能随意买卖♀个你肯定清楚吧?”

????叶建卫冷笑道:“你懂什么?土地分到私人了就是私人家的了〔么使用权、所有权的,你读了几句书,就跟我这个大老粗玩心眼?”

????现在说大老粗可是很自豪的事,说话的时候,叶建卫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郭拙诚没有解释什么使用权所有权的含义,因为解释了对方也听不懂,他直接说道:“现在给农民自留地,与过去地主拥有土地是不同的。过去地主的土地可以买卖,现在的不许。你是老党员,我相信你一向诚实不说假话,我问你,如果农民留足自留地,农民的生活是不是会改善很多?农民是不是可以得到实惠?”

????叶建卫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农民得到了实惠,但与党的政策不符合。我们不能因为个人得了好处就忘记国家吧?当年打仗的时候,如果大家都只考虑自己,想到自己一冲锋就很可能牺牲,那谁会冲锋,阵地怎么可能拿得下来?”

????郭拙诚说道:“第一,你自己也知道现在党的政策在变,如果现在还是一年前的情况,你会这么做吗?我爸爸还有机会被你堵在这房间里接受你的劝说吗?他早就被那些造派抓着游了♀说明什么,你作为一个老革命,不会不知道。

????第二,即使我们不考虑政策的问题,我们只从党员的宗旨来谈。党的宗旨是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对我们这些农民而言是不是体现在让农民吃饱、吃好,可现在呢?农民吃不饱,也穿的不暖。”

????叶建卫怒道:“你什么态度?就算再不好总比旧社会卖儿卖女,到处讨饭,好多人饿死强吧?现在可没有地主的粮食多得吃不了,而我们穷人却饿死的情况,现在的社员干部都差不多。我现在与过去相比,就是生活在天堂里。你小娃娃不知道过去是如何苦的,有人过年连野菜窝窝头都没得吃呢,哪有穷人读书的?现在我们大队所有娃娃都读了书,都会写自己的名字,都会算数字。你知道不?”

????郭拙诚说道:“我没有说现在的生活没有改善,改变也很大,但是还远远不够。从小的方面讲,我们三叶塘大队要保证大队所有农民吃好吃饱,从大的方面讲,我们三叶塘大队应该为国家做贡献,对不?我们三叶塘大队占国家这里大一块面积,占国家这么多资源,我们不但不能为国家做贡献,完不成国家的订购粮任务,每年还要吃国家的返销粮,还要国家来补助我们,我们的农民才不饿肚子,才能生活得下去。我们做大队干部的难道不觉得有愧吗?”

????其他话叶建卫还真听不进去,但说他的工作没做好,这话一下打动了他的心弦。他尴尬地说道:“我也……也是搞不懂,我们实在是努力了,可田里的产量就是上不来……,我心里是有愧……”

????郭拙诚心里很同情这个老革命,同情这个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党、给了组织的老人,可是自己不能因此而顺从他。他说道:“其实,你并不是不知道,你心里很清楚。但你就是拐不过弯了,心里总认为上面说的都是对的,如果你觉得上面的不对,你一定认为自己错了,自己的思想不高,领会上级的精神不透彻,常吃我反省,经常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对不对?”

????叶建卫愕然地着郭拙诚,喃喃着没有说话。

????郭拙诚却替他说道:“因为你从来没有想过,或者不敢肯定上面也有犯错误的时候。”

????叶建卫心里虽然有点不想回答,但还是说道:“当然。中央难道比我们这个泥腿子还蠢?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走回头路,不能让农民吃第二遍苦。你小子学没有学过中央文件?”

????郭拙诚说道:“我学了多少不敢说,但总比你学的多。你大字不识一箩筐,学文件学报纸都是别人念给你听吧?你能理解多少?”

????叶建卫怒了,拍着桌子说道:“中央的政策我都理解透了!中央的一切都没有错。今年2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学好文件抓住纲》的社论,里面号召我们‘凡是毛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席的指示,我们始终不渝地遵循’。人民社就是他老人家在生前作出的英明决策,我们不能有丝毫动摇。”

????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敢说毛席也犯过错误,那绝对是愚蠢的行为,即使一年后证明你是正确的,但目前这一关绝对难以过去,就是郭知言也不敢维护他。

????郭拙诚当然不会那么蠢,他说道:“我爸根本就没有说现在要撤销人民社,只是说扩大农民的自留地,让农民更好的搞好家庭生活,更好地为国家做贡献。

????对于上级政策,我们必须理解地执行,而不是机械呆板地执行。**自诞生之日起就是在不断自我改正、自我完善中发展起来的。否则的话,我们就不会有长征,我们就不会有遵义会议,我们就不会与苏联交恶。

????你应该知道,我们工作中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四人帮’搞出来的,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地将上级政策与我们的实际相结合,就如我们党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跟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最后取得了完全胜利一样,我们不能说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是错的吧?但也不能死搬硬套,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必要的修正,对不对?其实,让农民濒一部分自留地,这在以前也不违反政策,只是数量多少的问题。”

????要说说理论,就是十个叶建卫绑在一起也说不过郭拙诚,这还是郭拙诚心里顾忌太多,不敢畅所欲言,但即使如此也把叶建卫说得晕晕的,虽然他不知道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是什么,但他知道郭拙诚说的这句话是对的,因为他在广播、收音机里常常听到。

????可要让他马上改变心中的那根底线肯定不可能,他说道:“可是,如果农民有了自留地,农民的心思就会分散,就会先想到种好自己的自留地之后才能去做大队的事情,才会想起公家的事。”

????郭拙诚笑道:“你的这种担忧是很可能的。”就在叶建卫以为郭拙诚认同他的观点时,郭拙诚却说道,“但是,这不正说明我们现在这种大集体方式有改正的地方吗?农民为什么愿意先种好自己的自留地再来种公家的地?就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家的自留地与自家的利益更贴近。地里长出一颗蔬菜,他就可以采下来煮着吃,地里长出一箩筐红薯,他们就可以渡几天饥荒,所以他们就能尽心尽责,一定要把土地伺弄好。

????而参加大队的劳动呢?不说劳动果实与自己隔了一层,更主要的是大家努力干与偷懒着干,得到的工分差不多,一个人辛辛苦苦地劳动,未必就比那些游手好闲、拈轻怕重的人能多得一些工分,年底也不能多得一些粮食,他干嘛拼死拼活地干?你是老干部了,应该知道这个是不可能靠思想来改变的々民受了几十年教育,他们干农活的热情并没有一天天增加,跟以前差不多吧,是不是?”

????叶建卫虽然想否认,但作为一个内心耿直的老头,还真没有说假话的习惯,他嘴巴张了张,但没有说出来:

????农民的热情岂止是没有增加,而是一天天下降了。以前刚开始结社的时候,就算是数九寒天,水面还结着冰,只要当党员的带头,农民都会赤脚下水修建堤坝,干得热火朝天。现在遇到稍微困难一点的事情,不说没有几个党员带头了,就是有人带头,其他人也是能躲则躲,能拖则拖,实在逼得没办法了,也是出工不出力。

????对于农民的工分,叶建卫自己心里其实也不以为然。现在农民的工分过分统一、不分繁重缓急、不分体力的差别而只管只要出一天工就给一天的工分,最多就是分为三个等级,一个是壮劳力,一个是妇女,一个是老弱,这三个等级完全不足以区分农民付出劳动的多少,根本无法体现多劳多得的分配原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