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一三七章 固执的老头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知言被基层干部软禁的消息一传开,附近村庄的农民纷纷朝这里集中,反对叶建卫的流氓行为。

????农民也不是愚蠢的,他们在弄不清楚“让农民扩大自留地”是不是符合上级政策的前提,没有大声叫囔郭知言是好干部,他们打的招牌就是“解救县领导”。

????随着其他村的农民到来,此事闹得越来越大,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县里,甚至传到地区行署。与农民表现朴素、直接相比,地委和地区行署的领导们就含蓄多了,虽然一个个蠢蠢欲动,但大家表现都出奇一致:静观其变。

????县里很多干部也想表现出一副淡然的样子,但在罗虎等人的推动下,县委领导还是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立即派出公安人员进行解救。县委副书记、县长等人将随后赶赴三叶塘现场处置有关事宜。

????早已经等候在县委大楼下面的田和郭拙诚自然随第一批公安人员先期出发。

????他们母子俩和俞冰、俞飞坐的是同一辆吉普车。

????在路上,俞冰试着劝慰田,可又不知道说什么,说来说去就是请田阿姨不要着急,公安人员一定会将郭书记安全解救出来的,公安局一定会给犯罪分子以严厉的处罚。

????对俞冰的泛泛而谈,田的心情并没有轻松多少,她的目光更多的是集中在郭拙诚身上。她觉得只有这个年幼的儿子才能分析出正确的结论,不说俞冰说不出什么道道,就是坐前面的公安局副局长俞飞也不行。

????郭拙诚早就感觉到了母亲焦急的目光,他之所以没有立即出言安慰,是因为他还没有想明白里面的一些弯弯道道。

????过了好一会,吉普车进山路了,郭拙诚才说道:“妈,你放心吧。我来之前了县委办公室提供的有关叶建卫的档案,这个人是一个老革命,不是什么小人,对父亲没有私仇,不可能打父亲。肯定是父亲的某些言行激怒了他,所以他就要向父亲问一个明白。”

????田忧心忡忡地说道:“他要清楚的话,完全可以直接问啊,凭什么绑架?他这是犯罪。”

????郭拙诚说道:“应该不是绑架,这是大家以讹传讹。他们一不要赎金,二没有逃跑,三不提什么条件,这与绑架的特点不符合。”

????俞冰本想说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是绑架的特点,但她忍住没说,只是讥讽地瞥了他一眼。她的动作很隐蔽,谁也没有到。

????不知为什么,田听了儿子的话心情没有刚才那么着急,而是问道:“儿子,那我们怎么办?这事对你爸爸有什么影响没有?”

????郭拙诚到俞飞、俞冰都脸露惊讶,显然对田如此郑重其事地询问郭拙诚这个小孩感到不解,虽然他们心里都觉得郭拙诚聪明,但也不至于能够和家长平起平坐商量如此重大的问题吧。

????郭拙诚没有直抒胸臆,只是说道:“先到了那里再说吧。也许问题很快就会解决。”话得很轻松,但郭拙诚心里却在紧急思考,思考如何将这件事化被动为主动,如何将这件有损父亲威信的事变成他的一件不可多得的经历,对他的仕途成长有更多的好处。

????着郭拙诚脸上的凝重,俞冰心里莫名一阵悸动,在她的心中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晕,在白皙的脸上灿若桃红……

????此时的三叶塘大队队部里气氛异常紧张,除了为首的叶建卫,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惶恐之色。其实,叶建卫内心也没有表面的镇静。

????按他的本意,他也只是想留住郭知言辩论一番,利用他的老资格、老革命的身份威压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改弦易辙、猛醒回头,不要再往资本主义上跑了。

????他自认为对郭知言并不是软禁,只是采取了一点手段让郭知言坐下来认真地听他的话。当然,期间拍几下桌子,骂几句龟儿子是免不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不但郭知言没有悔改的表现,反而是周围的农民竟然围过来谩骂他这个老革命,要求他立即释放县委书记。

????那样子就如当年国民党反派抓捕**员,而农民群起而反对一样。只不过现在的他成了反派、成了众矢之的而已。

????这让自以为出于公心、舍弃自己政治前途而为了国家的叶建卫很郁闷。而且他接到了不少电话,说县公安局派出了大量警察前来营救被扣押的县委书记。

????“真是岂有此理!一定是有人在推波助澜!”叶建卫瘸着一条腿怒吼道,电话机都差点被他摔烂。

????冷静下来,叶建卫心里感到很悲哀:“什么时候我站在了群众的对立面上了?”同时他也感受到了资本主义流的厉害,“斗批搞了这么多年,他们怎么就被一点小恩小惠吸引过去了呢?一点点自留地真的就值得你们变?”

????在感慨的同时,他更加觉得自己肩上涤的沉重,更加认为改变郭知言思想非常重要,速度必须要快。

????对于郭知言他是了解的,可以说他是着他从一个小小的办事员逐步成长为区委干部、区长、区委书记、县委副书记的。

????他知道这个孩子心底不坏,也很务实。唯一想不通的就是他当上县委副书记以后怎么突然变了,这么快就腐化变质,一下子滑入了右派的深渊,竟然还鼓动农民分生产队的地作为自留地,简直是不可理喻!

????这时,一个民兵小跑过来,大声喊道:“叶支书,叶支书,不好啦,不好啦,公安人员来了!公安人员来啦——”

????所有的人都惊慌地朝外奔去,听说公安来是一回事,公安人员真的到了又是另外一回事÷情闹大了,他们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站住!”叶建卫勃然大怒,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桌上的茶壶杯子猛地跳起,再坠落在桌子上,四下乱滚,一个茶杯还掉在地板上摔成了碎片,发出啪的一声想。

????见平日听话的手下还在犹豫是出去还是回来,叶建卫更怒了,吼道:“是国民打过来了还是日本鬼子打过来了?你们这些胆小鬼如果是在朝鲜战场上还不是徒?给我滚回来,坐好!出了事老子顶着!老子就不信跟一个犯了错误的领导谈几句话就会被抓起来!”

????被叶建卫这么一吼,几个人还真是安静了不少,他们低着头回来,但眼神却依然无助而彷徨。有点无奈地着门外那些愤怒的农民,他们还悲哀地发现自己三叶塘的农民也加入了这支队伍,都在大声议论着要分自留地,交流着如何养猪养鸡。

????叶建卫又冷哼一声,然后背着手走进旁边的房间,这里有两个年轻力壮的汉子站在门口。见叶建卫走过来,他们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他们越来越的后果。虽然在一年前这里关过不少人,打过不少人,甚至曾经有地成分的人在这里自杀过。但现在这个人是县委书记,就算他们对这个郭知言尽可能地毕恭毕敬,吃的方面更是尽可能做好的,唯一的就是不让他离开,但终究还是害怕。

????叶建卫在郭知言面前的座位上坐下,问道:“郭书记,你还是坚持你的观点?还是要走资本主义,还是要将千千万万革命先烈打下的江山葬送到资产级手里?”

????郭知言冷冷地着叶建卫,没有理他。

????叶建卫又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恨我。但我为了革命事业,就是被抓起来坐牢都无所谓。我可惜的是你,你被党、被组织培养多年,现在年富力强,正是为党为革命工作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但不报答组织,反而为资产级摇旗呐喊呢?我问你,你对得起谁?对得起我们这些从小就参加革命的老同志吗?”

????郭知言被这个老顽固激怒了,正要开口反驳,只听见门外一个年幼的声音说道:“叶支书,你这顶高帽子可不能乱罩。”

????郭知言着大步走进来的儿子,问道:“你怎么来了?”

????叶建卫着郭拙诚问道:“你是谁?……,你是郭书记的儿子吧?难道你也懂政策?”

????对于郭拙诚进来,叶建卫倒也没有过来的惊讶,外面的人敢挡普通农民,肯定不敢挡当官的和他们的家属,更不敢挡公安人员。否则的话,还真是软禁了。

????郭拙诚先对父亲说道:“不但我来了,妈妈也来了。还有好多公安都来了。我让他们都在外面等。我想好好地叶支书争论争论。”

????说着,他转头对叶建卫道:“叶支书,我能和你谈谈吗?首先请问你为什么这么反对让农民濒一部分自留地?”

????郭拙诚没有农民的顾忌,直截了当地指出叶建卫就是因为自留地而强行要求对话。

????叶建卫说道:“这还用说吗?通过几十年的革命,好不容易把土地归于国家了,难道又走回头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