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1420章 忽悠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有一个俘虏见郭拙诚转身要走,连忙问道:“报告长官,我也举了手,为什么没有封官?”

????郭拙诚笑道:“老子要你举右手,你举的左手,连左右都分不清还想当军官?先给老子立点战功再给你升。只要你有了战功,就能跟着这些班长、副班长一起升。”

????那些被任命为班长、副班长的俘虏心里虽然忐忑不安,但有不少人脸上露出了窃喜。有更多的人眼里露出了羡慕、嫉妒或者后悔的神色,羡慕那些被任命的人撞了好运,后悔自己胆子太小了,怎么就不举手呢。

????这不是郭拙诚有多么会忽悠,他画的饼虽然不错,但还不至于一下子吸引了这些人。也不是这些士兵一下子提高了思想觉悟,一下子有了远大理想。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郭拙诚的威逼利诱,只是因为现在的士兵基本都没有什么归属感,而且他们在军队过的日子太不好了。

????在这个时代,士兵从这个军阀手下跳转到另外一个军阀手下是常有的事。要知道中国自1911年推翻清王朝开始,军阀混战就没有停止过,真可以用“城头变幻大王旗”来形容,意思就是这个军阀来统治一段时间,那个军阀就来统治一段时间。正因为战乱,很多军官将士兵看成自己的私产,经常为了自己的利益,主动或被动地转换主子,改变效忠的对象,他手下的士兵自然也一样跟着换来换去。

????共产-党确实被军阀和地主、绅士多次妖魔化。把他们说成什么“公产共-妻”、“青面獠牙”、“生吃人肉”、“杀人不眨眼”什么的,但是。私底下、在民间还是有人传言他们为穷人做主,替穷人谋利益。

????加上李宗仁、白崇禧一向将两广看成自己的地盘,不但提防江-西的红-军,更提防蒋芥石的中央-军,并没有完全按照蒋先生的调子来妖魔化红-军,加上他们也暗地里妖魔中央-军,因此红-军在这些士兵心里并非十恶不赦,投身红-军也就没有多大的心理障碍。

????有些士兵当了好几年的兵。没有升过官,一直都被当官的欺压,吃的不好穿的不好,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对原来的部队没有任何留恋。现在郭拙诚一下子就让他们当了“官”,自然高兴不已,他们太想尝尝当“官”的滋味了:“反正是当兵。反正是当炮灰,跟谁当兵不是当?既然人家这么看重我们,我们试一试又何妨?至少不用马上死去。”

????俘虏里面也有一些聪明人,也知道郭拙诚现在完全是信口开河,不得已而为之。之所以这么突击提他们的官职,也是因为形势所逼:俘虏太多了。太不稳定了。二百多俘虏一下子杀不完,带着走又怕他们暴动,不如拿这些不值钱的官职哄一哄再说。

????因此这些不怎么热衷这个所谓的官位,但二百多俘虏里面也有不少愿意冒险的,也有不少亡命之徒。也有人愿意赌上一把。在他们看来红-军打仗这么厉害,谁敢说他们今后没有出头之日?就是真正的土匪。只要他们占一块地方,也就能喝上一段时间香的,吃一段时间辣的,总比不投降的话被郭拙诚枪毙了强。

????郭拙诚正是抓住了这些人性格弱点,将这些愿意冒险、愿意改变自己的命运、受到军官欺压的、破罐子破摔的……,全都鼓动过来,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手下,让他们替自己去看管其他的俘虏。

????郭拙诚又忽悠道:“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任命,将来还有更多的机会,谁表现好,谁打仗勇敢,谁服从指挥,谁就有机会,现在你们还只是班长、副班长,将来就是排长、副排长,今后就是连长、营长、团长、军长,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说到这里,他又大声问道,“这里谁不愿意跟我们走的,谁要回去的?就走出来!”

????俘虏群中有人在悄悄地传递神色,其中有一个三角眼士兵大声问道:“长官,如果我们不跟你走,你是不是放我们走?”

????郭拙诚反问道:“你认为呢?”在那个家伙愣神的时候,他喝道,“你死定了!”

????话音刚落,俘虏们就听到了一声呼啸声,那个三角眼的脑袋一下炸开,红的白的一下溅了出来,溅得周围的几个俘虏一头一脸,引起了一阵惊恐的叫囔。

????接着,郭拙诚又用手指了指几个刚才流露出要走的俘虏,说道:“你!你!还是你!既然你们都不想跟我走,那我就成全你们,死吧!”

????随着他手指的移动,那三个士兵的脑袋都无一例外地变成了碎片。这些杀人的子弹都是从远处山腰上飞出来的,弹无虚发。

????吓得几乎所有的俘虏都脸色苍白,好几个俘虏吓得双腿颤抖,屎尿横流。好几个刚才动了心思的俘虏慌忙跪在地上,大声哭喊道:“长官饶命,长官饶命,再也不敢了,我愿意跟着你们走,我愿意当红-军……”

????刚才这一幕实在比在战场上遭受敌人炮火的轰炸还令人恐怖。那种轰炸还有可能躲避,而这里完全躲无可躲,只是郭拙诚点一下子弹就炸了对方的脑袋,这也太吓人了。

????其实,就是那些红-军战士也吓得够呛,根本不知道郭拙诚是怎么做到的,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法术,怎么能指谁谁就死?山腰上就算有枪法好的人埋伏在哪里,可距离这么远,他们怎么知道郭拙诚指的是谁?怎么就打得这么准?

????这当然是郭拙诚与宋军一起玩的一个小“游戏”,他用手语向潜伏在山腰的宋军下命令,而宋军通过枪支上的瞄准镜接受指令,所以就显得非常神奇了。

????刚才郭拙诚大肆提拔“军官”,明知道他有苦衷,这些红-军战士还是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郭拙诚这么做实在太儿戏,而且违背了红-军的一些原则,没有经过上级批准就这么做,是在拉帮结派,是在树山头,红-军怎么可能封官许愿呢?可是,现在他们也不敢再非议郭拙诚了,甚至连他的身份都不质疑了,他们还在心里自以为是地认为郭拙诚是上级派来的人,他们也许有这个权力。

????接下来,郭拙诚将部队进行整编,他任命自己为红二连的代理连长,连指导员依然是那个负了重伤现在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的魁梧红-军,他叫兰齐诰。

????这个二连的指挥机构基本不存在了,除了这个兰齐诰外,其他连级干部、排级干部都已经牺牲,只有三名班长没有负伤。郭拙诚任命陈鹏为副连长,孙兴国为一排长、宋军警卫二排长、洛熙为三排长、刘向阳机枪排排长、盛国珍为后勤排排长,那三名班长和另外两个参加了战斗的红军战士被郭拙诚任命为这五个排的副排长。

????五个排下面又分别设立四个班,这二十个班又分设了正副班长。因为职位很多,只要不是负了重伤不能行动,原来的红-军战士都成了领导,是以战士们的士气一下提高了不少。

????接下来,郭拙诚将整编工作交给了陈鹏负责,这对他而言完全是小菜一碟,和郭拙诚稍微讨论一下后,他就着手安排去了,首先是剔除俘虏中那些负伤的、体质弱的和家里是独子的,最后还剩下二百余名俘虏。

????之后,又从这两百余人中选出具有一技之长的记下来,并将能打机枪的、能打迫击炮都分到洛熙的第三排或刘向阳的机枪排。其余的则随机地分配到各个班组。

????郭拙诚则拿着从俘虏中清查出来的地图、纸片分析情况,同时找俘虏中稍微熟悉周围情形的人询问,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陈鹏的整编工作已经结束,郭拙诚下令那些没有被选上的俘虏抬着他们那些受伤的同伴转移到离这里约一公里远的一块平地,等明天天亮再离开。

????那些俘虏特别是那几个身体不壮实的独子俘虏都战战兢兢,害怕郭拙诚这是将他们枪毙,吓得都跪下来哀求坚决要求参加红-军,直到郭拙诚保证不杀他们,真的只是要求他们抬着受伤的同伴和部分军官的尸体离开后,他们才千恩万谢地走了。

????这个命令本来只是郭拙诚一个减轻队伍累赘的行为,但在某些俘虏心里却变成了郭拙诚这个杀人魔王也讲人情味,红-军也不是一味地杀戮,这让他们放心了不少,站在队列中的他们也慢慢安静下来。

????郭拙诚又拿出他们从1991年带过来的压缩饼干,是那种正方形的,一块大约八钱重,硬邦邦的。七个人带了七公斤,一共一百八十块,郭拙诚就让除红军伤员以外每人吃一块。伤员吃的则是临时从缴获的物资里熬的稀饭,因为缴获的不多也没有时间煮饭,他就让大伙暂时这么对付着。

????让郭拙诚始料不及的是,无论是红-军还是俘虏惊疑地看着这些四四方方的东西。直到郭拙诚他们带头吃了,他们才慢慢地尝试咬了咬,感觉味道不错,这才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郭拙诚感到好笑,但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他悄悄地朝刘向阳做了一个手势,用手语交谈了几下。

????刘向阳脸上露出戏谑的神奇,等大家吃完咽下肚后,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们知道刚才吃的是什么吗?吃的是‘忠臣丹’!”

????(感谢stevenkel、漠孤烟的打赏,感谢~落↘熙~、metis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