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一三六章 郭知言被软禁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他将信件重新装进信封,对装着报纸实际在注意自己一举一动的父亲说道:“爸,你自己准备怎么做?”

????郭知言放下手里的报纸,说道:“静观其变!”然后问道,“你的意见呢?”

????郭拙诚没有急于说出自己的打算,而是说道:“如果你是农民,你觉得怎么办才好?”

????郭知言一愣,说道:“这种事用得着考虑农民的感受?他们还不是按照上级……,”似乎知道自己说多了,他又说道,“如果我是农民,我当然消能有自己的自留地,自己能够养鸡、养鸭。……,你是说——”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爸,现在与过去不同了。至少现在与过去不同了,至于今后会怎么发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农民消怎么做,你就让他们怎么做,这样才是最稳妥的。改变‘三熟制’是如此,城里不再搞‘知识山下乡’同样如此♀些都没有明确的政策下来,但是,因为符合人民的心理,所以它们进展很顺利。”

????郭知言绝对不是笨人,只是因为几十年的政治动把所有人包括他弄的胆小慎为了,听了郭拙诚的话,他哪里会不知道什么意思?

????他问道:“我们不但不处理这些人,还要大肆鼓励他们?”

????郭拙诚说道:“这当然是好。但我怀疑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你还有婆娘孩子要养呢。”说着,他和父亲一起笑了起来。

????郭知言着没个正形的孩子,恨不得上来敲他几下。

????郭拙诚说道:“既然你是县委书记了,离高级干部的标准并不远,没有必要太激进。与其一天到晚睡不着,的这个的那个,到时候还不知道妈妈会怎么骂你、怎么打我,我你还不如按以前说的方法做。”

????郭知言认同地说道:“继续走实干家的路线好。我就来一个只干不说。我相信会有不少农民从中得到实惠的。”

????郭拙诚说道:“岂止是农民得到实惠,如果真的按照有的地方正在偷偷进行的分田到户,我们县就不用吃国家的返销粮了,农民就不用饿肚子,你这个县委书记就好当多了。”

????“分田到户”这四个字实在太敏感,让郭知言一下就从椅子上蹦起来,脱口说道:“怎么可能?那可是真正的走资本路线!你……你听谁说有人搞分田到户的……”

????郭拙诚很自然地使出无赖手段:“我啊,当然是听别人说的。在农贸市场闲逛的时候,有好几个人说,都说这种方法如果大家都做的话,绝对不用再的没饭吃了。我听了很惊讶,就回来说给你听,你这么反应这么激烈?”

????郭知言知道儿子在装傻,可他没有再追问这事,只是说道:“这种听了也就听了,不要到处乱传。”

????想起政治运动中那些残酷镇压,郭知言有点不寒而栗。

????在郭拙诚的鼓动下,郭知言第二天就带着通信员小王到举报信所说的生产队去了,去望那里的社员、大队干部,跟那些的干部拉家常,说笑话。

????吃饭的时候,他还主动提出到大队支书家里吃饭,话语中不时暗示农村要多留一些自留地给农民,要多多鼓励农民在自留地里种菜,特别是当有人问到山上那些零星小块地无法集中耕种,或者说集中耕种不方便,人力物力消耗太多时,郭知言就鼓励他们将这些零星散地作为农民的自留地给分了。

????县委书记的这个行动无疑给了那些大队干部大大的鼓舞。原以来县委书记下来是来批评人、骂人甚至抓人的,结果却是下来暗地里鼓励他们尝试的♀叫他们如何不惊喜?

????当然,郭拙诚的行动也激怒了某些人,特别是激怒了那些写信告状的人,这些人站在远处不断地冷笑着,心里思考着如何再写告状信,思考如何将郭知言在这里说的话挖出其资本思想的内涵来,思考将告状信寄给谁,寄给哪一级组织才好。

????“姓郭的,你就笑吧,我你笑到什么时候。”写告状信的人咬牙切齿地想,心里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动笔。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这正是郭拙诚所消的,只有通过这些人的笔,通过这些人的信,郭知言的言行才能被上级知道,上级才会知道郭知言是一个实干家,才会知道郭知言已经走到哪一步了。

????人都有一种同情弱者的心理,当那些赞同这件事的领导了告状信,肯定会更加记住郭知言这个人。在上级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将来他升官还不更快?

????郭拙诚甚至有点邪恶地消这些家伙挥的帽子越多越好,越上纲上线越好,信寄给的领导越大越好。

????郭知言在偏远农村调研的几天时间内,有几十封写自不同人的不同信件纷纷飞向地委、省委,内容都无例外的是举报郭知言纵容农村基层干部走资本主义道路。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郭拙诚预定的计划进行着。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父亲郭知言的行动也不可能真的一帆风顺。

????就在郭知言带着通信员小王走进一个名叫三叶塘的山里村庄时,他们两个人一下被以大队支书叶建卫为首的人围了起来,他们一个个大声责问郭知言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忘记了伟大袖的指示,是不是想让已经打的地主重新起来剥削农民,是不是鼓动地主带领还团来屠杀他们这些真正的共党员……

????激烈的言辞加上过分的动作,让郭知言很被动。虽然他一再申明今天来这里只是调研的,只是听取大家的意见,绝对没有强迫谁做什么的意思,但那些大队干部就是不信。

????特别是那个叶建卫,可是一个老革命,软硬不吃。他从解放战争时期就加入革命参加军队,打完解放战争就到朝鲜战场与美国人厮杀,立下了赫赫战功。如果不是他一条腿被子弹打中一直无法治彻底,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知识,斗大的字认识不到半箩筐,而且他自己又愿意生活在家乡,愿意守着老婆孩子,他现在的职位肯定不郭知言的还高。

????他这个老革命一向自诩的就是紧紧跟上级走、最听的就是伟大袖的话。无论是对是错,只要是伟大袖说出来的,他就坚决执行。在伟大袖逝世的那几天,他哭晕过好几次,那感觉就如天塌下来了一般。

????自恃自己的身份,这个叶建卫对谁也不在眼里。对现在社会上那些改变在眼里,恨在心头。只是觉得人家没有明目张胆地提出来,没有形成正式的文件,估摸着将来上级组织会将这两年出现的不好苗头给扫除掉,会自动改正这些错误。

????谁知道等来等去,竟然等来了县委书记暗底下的支持,竟然有人说县委书记现在明确支持过去那些坚决反对的东西,开始鼓动农民多分自留地,多搞副业,甚至有人大胆问出是不是可以将田地分到个人时,这个县委书记都没有立即叱责对方,反而是环顾左右而言他。那涅无异于在说:“你们干你们的,我们当着不知道就是。”

????真是岂有此理!

????叶建卫心都气炸了,这不是将几十年好不容易得来的革命果实又送回去吗?这不是又在培养已经打的地主、农吗?

????对于郭知言与右派暗通款曲的事,叶建卫更是一肚子的火。虽然右派被打是有点冤枉,但一个国家这么大,哪有不冤枉人的?就是在部队,大家天天见面,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可有时候不一样有冤枉存在?有些右派本来就是对社会主义没信心,不批评行吗?有些右派连小麦苗苗和韭菜都分不清,不让他们参与农村劳动改,他们就会忘本。

????不管怎么说,这个叶建卫对郭知言是恨意滔滔,如果是一年前,他非得带领村里的民兵到县里将这个典型的右派抓起来游不可。现在他竟然敢孤身到这里来,还不好好地训斥他一番?不把他落后的思想改变过来,决不收兵!

????就这样,堂堂的县委书记竟然被一群大队干部给软禁了!真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出于对叶建卫的信任,也因为叶建卫在三叶塘工作了几十年,他在民间有着巨大的威信,郭知言被软禁后,三叶塘的村民倒是没有什么动作,心里只是隐约觉得有点不安。

????可周围村庄的农民就不满意了:“我草你叶建卫奶奶,好不容易有一个当官的为我们农民着想,好不容易有一个领导鼓励我们拥有自留地,容许我们自己在家随意喂猪、喂鸡,你倒好,竟然要害他,你他娘个狗屁,是不是想让我们都饿死才甘心啊?你们三叶塘不搞这些没关系,别害我们行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