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二七章 人性的把握(求订阅)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郭知言的话,曹伏昌越发认定郭知言的目的就是将不断“闹事”的那些人当猪一样圈养起来。

????组织部长厉行程说道:“郭书记,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原来印刷厂的领导很可能会要求调离。组织上对他们怎么答复?”

????郭知言似乎没想到过这个问题,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说道:“不会这样吧,难道这个印刷厂真的会这么糟糕?外面没有工作的人不愿意进来,而已经是里面的人却想着调离?……,我看这样,这事宜疏不宜堵,谁愿意调离就调离吧,只要他们能找到接收单位就行,县里不干涉。”

????实际上他是装的。可没有人想到堂堂的县委书记也玩这种小把戏、跟着他儿子学坏了。

????众人以“你才知道”的表情看着他:一个本就要倒闭,年年吃财政的印刷厂,一下子容纳几百号吃闲饭的,它能好起来,那才是老母猪上树呢。

????曹伏昌也装着没有看破郭知言心意的样子,说道:“郭书记,你的这条指示好。谁愿意调离就调离。如果硬压着,好像县里在故意为难他们。毕竟印刷厂将来没有了行政级别,他们肯定有想法。”

????厉行程“好意地”提醒道:“郭书记,我们是不是保留印刷厂的行政级别?这样有利于领导干部的情绪稳定。”

????郭知言反问道:“既然它是集体企业,而不是国有、国营企业,其行政级别就不要保留为好。你们想想,如果我们还保留其国有、国营企业的身份,那我们又怎么能找个人集资呢?……,这事就不要议论了。我相信我们的党员干部受组织的教育多年,不会在乎这一点点利益,不会舍不得牺牲这点职位。同志们,我们要充分相信下面的同志,他们极大部分都是具有崇高的革命理想,具有高度政治觉悟的。对于想不通的同志,可以容许他们调离嘛。”

????众人脸上都认真而严肃地点头,心里却骂开了:草,大话谁不会说?你自己更是受组织教育培养多年,你把你的行政级别去掉试试?人家可是奋斗了多年才得到的。就凭你一句话,说去掉就去掉?你也太霸道了吧?

????曹伏昌笑着说道:“是啊,我们这里有的同志就是思想境界有点问题。把下面的同志看扁了。这可是一个大问题,有这种思想的同志应该好好反思。不过,郭书记,伟大(领)袖说过一个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们这里的领导干部是水甸县的最高领导,我们中间的某些同志是不是带一个头,带头到这个印刷厂里去,带领他们一起好好工作。”

????郭知言先看了曹伏昌一眼,与他对视了一秒之后,又把目光从右边一位一位地扫向左边,嘴巴砸吧着,眼珠转过不停,显然是在思考问题。

????他思考是什么?就是用屁(股)都能猜到:不是想曹伏昌说的有没有道理,就是想派谁进驻印刷厂为好。

????“玛拉个逼,今天曹伏昌的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这么急于把刀柄递给姓郭的,你要我们死啊。”胡治山恨恨地看了曹伏昌一眼。

????“今天怎么啦,郭知言和曹伏昌好像是演双簧似的。难道真要派官员下去?”一个一直在郭知言和曹伏昌之间徘徊的常委心里想。

????看着同僚们杀人的目光,曹伏昌有点得意地笑了,心道:“你们这些傻蛋,老子是在挤兑郭知言,你们难道看不出来?”

????大家看不看得出来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担心郭知言乘机收拾异己,收拾不听话的人。这里的常委都知道自己没事,绝对不会出现派一个常委到一个股级工厂的可能,更何况进去之后所有的行政级别都没有了,相当于事实上的行政级别罢免。要知道常委可是地区管理的干部,不是县委书记说罢免就能罢免的。

????他们担心的是郭知言趁机将他们手下的亲信派过去,砍掉自己的左右臂膀。真要这么做,其他人除了幸灾乐祸,绝对没有人会为自己求情的:“你的亲信不下去,难道要我的亲信下去?”

????郭知言心里也很“高兴”曹伏昌的“配合”,他还真不好自己主动提出让妻子到印刷厂。自己主动提出这件事来,不管印刷厂是好是坏,都有作秀的嫌疑,是把同僚凉起来。

????可现在通过曹伏昌这么一挤兑,他再说出让妻子到印刷厂去受苦的话,他就是顾全大局,是被迫而去的,也是真心想把印刷厂搞好的。

????所以,他先压抑住自己高兴的心情,把悲苦写在脸上后,很认真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虽然是县委书记,但从参加工作起就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事。这件事确实有太大的风险,我也不喜欢让其他同志带着情绪去。我……,如果大家提不出合适的人选,我建议让我的妻子田小燕同志过去。不知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没有?只要大家认为她不妥,我一定会虚心接受大家的意见。”

????曹伏昌想不到自己这么顺利就将郭知言的老婆逼了出来。

????他也压抑着内心的高兴,急忙说道:“我想大家不但不会有意见,还会为郭书记无私的、高尚的思想所感动。以前我们只在书本上看到如此以身作则的领导,现在却活生生地摆在我们面前。我建议我们大家为郭书记的所作所为鼓掌!”

????说着,他真的鼓起掌来。其他人一看,虽然觉得有点怪异,但也跟着鼓掌。开始的时候,掌声是凌乱而无力的,但响着响着,掌声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热烈。大家或多或少的被郭知言所感动,都自诩无法做到郭知言这一步。

????郭知言似乎也被自己感动了,也鼓掌表示答谢。

????掌声稍停,厉行程看着宣传部长说道:“对于郭书记的事迹,我们宣传部门应该大力宣传。激励我们的领导干部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宣传部长连连点头,说道:“是啊,是啊……”

????曹伏昌激动地说道:“我相信印刷厂在田主任的领导下,在郭书记的指导下,一定能取得辉煌的成绩。”

????郭知言自然知道曹伏昌的意思就是把这事定死,不让自己有反悔的机会。他微笑着看着曹伏昌,说道:“曹县长的话我铭记在心。我相信我妻子不会辜负组织的信任,在新的岗位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成绩。”

????虽然这话郭知言是心平气和地说出来的,但听在曹伏昌的耳朵里却充满威胁的味道:小子,这次你阴了我,你可要好好记住,到时候好好跟你算账。

????正在微笑的曹伏昌一下痴呆了,笑容凝结在他那张橘皮脸上。

????郭知言继续说道:“曹县长,有一点我不同意。不错,田小燕是我的妻子,在县教委是办公室主任,进了党委,是副科级。但她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也没有管理过一个工厂,因此我的意见是将她依然安置在办公室,担任印刷厂的办公室主任。”

????“啊——”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惊呼了一声。

????官本位已经在人们脑海里根深蒂固,田小燕作为一个副科级干部到一个股级印刷厂就已经是降级任用了,可现在郭知言还要她担任办公室主任,连副厂长都不算:“难道印刷厂的领导真的不计行政级别了?”

????郭知言似乎明白大家心里想的是什么,他说道:“我不知道同志们惊讶什么。刚才就已经说了印刷厂是集体企业,厂里的领导除了保留干部身份,不再具有行政级别。我郭知言大小也是县委书记,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吧?别人都不保留行政级别,难道我的妻子就要搞特殊,就要保留她的副科级不成?荒谬!”

????有几个与印刷厂领导有点关系的人开始不以为然,现在却紧张起来,紧急思考哪里有位置让那些人调过去。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田小燕空出的那个位置,但又担心现在提出来引起郭知言的反感,心里不由患得患失起来。

????这时,郭知言又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我妻子原来不是印刷厂的干部职工,属于外来人员,按照刚才商定的结果,她进印刷厂的话必须缴纳二百元集资款。我郭知言是会带头的,绝对不搞任何特殊法。”

????“什么?!降级降职到一个破印刷厂,还要交二百元集资款?你脑袋被驴踢了吧?”看着大家面面相觑的表情,郭知言心里感叹道:“还是儿子厉害,他竟然把什么都想到了,人心把握得极其精准。我总算明白了,印刷厂无品无级才是最好的。也才能吓跑那些‘门路宽广’的家伙。”

????不过,郭知言代替田小燕交纳二百元集资款确实是刚才规定了的,虽然田小燕不交的话没有人说,但交了的话别人并不认为是在作秀,这可是真金白银,图表现也用不着付出这么大的成本。

????在大家看来,二百元巨款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大声求月票,不要让《少年高官》凉起来啊,童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