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1199章 父子高官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因此,持这种观点的中央领导认为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从经济上考虑,应该将西方作为假想敌,应该与苏联搞好关系。

????与弱的交往就能掌握外交主动权,就能联合弱的一起对付强的。

????有人会说,我们何必管这么多?谁对我们益处大我们就和谁好,等益处不大了,我们就马上抛弃他,与另外的人好。

????即使无关节操,这种事说起来也是容易而做起来却很难。中国是大国,国策的调整不是那么容易的,对内不好向国民交待,随意的变化让国民无所适从,对外不好跟友邦解释,人家跟着你混不一定是死心塌地的,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很多时候他们不但跟着你还跟着另一个国家,让你抛弃他也跟着的国家时,他们就难办了,或许一怒之下成为你的敌国。

????况且,跟一个国家友好的时候,顺带着会有很多经贸方面的往来,会有很多双方建立的企业、工程,会签订很多对双方有利的协议、合同,如果就此调转头,这些损失就是巨大的,自己手下小弟的损失也同样巨大。在自己承受损失的同时,还要赔偿或者好好安抚自己的小弟。

????这些损失还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损失是诚信问题,是世人看待这个国家的问题,看法不好,名声太臭的话,新的团体会不会接纳都是问题,即使接纳你这个墙头草进来,也不可能真心待你。

????郭拙诚目前是无权也无资格参与国家大政的制订。但他因为最高首长、虞罡秋副总理等人的器重,由于他在中央主要领导人心目中的精明、远见卓识。他则有机会向他们提供相关建议,同时他们也希望借用郭拙诚对未来发展的思维、他对世界各国的看法。

????当郭拙诚赶到京城的时候,中央领导没有立即接见他,而是安排他与他提前进京参加国庆团拜会的父亲见面。

????在一家宾馆里,郭拙诚与他父亲郭知言谈了很久,还将他在东北三省调研来的情况写成了一份单独的资料交给了郭知言。

????郭拙诚详细地将前世的一些改革国有企业的举措告诉了父亲,不过他不是直接说已经有人实践过这些举措,里面有很多益处。同样也有很多弊端,而是用分析、推理的方法将这些举措进行了细致的分析,请父亲注意哪些方面很可能带来害处,哪些方面很可能被下面的领导干部乱用,哪些方面有可能引起民愤又该如何避免,哪些步骤很可能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他还将他所了解的资本主义国家改造国有企业的办法、事例作为例子告诉父亲,请他从这些办法和事例中吸收有益处的东西。

????深入浅出的说明。细致详尽的数据,具有高执行度的方法,有的方法甚至在上任伊始就可以着手进行,这让父亲郭知言很是感动。就算郭拙诚是他的儿子,他还是忍不住对郭拙诚说了几声感谢。

????郭知言也是一个执政经验丰富的官员,在行政上的经验。特别是与普通人的交流方面,并郭拙诚并不差多少,很多细微处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听了郭拙诚的话后,很快就对里面一些问题进行了分析,也很快发现了其中一些事情在执行方面很可能有出入。仅仅靠郭拙诚提醒的办法还不足以杜绝,他就这些和郭拙诚进行了讨论。

????讨论所涉及的不但有微观方面的。也有宏观方面的。前世的时候,郭拙诚接触的国企改革主要在县市一级,进行改革的国有企业也基本是一些中小型企业,因为当时郭拙诚当县长、市长的时候,国企改革的巅峰时期已经过去,可以说国企的改革进入尾声,留下的都是一些小型的企业。

????再说,当时郭拙诚的最高级别只是市长,不是很全面地了解省级方面的改革形势,更不清楚全国国企改革的情况,特别是负面情况了解不多,只能从几份内参中得到一些。

????现在郭知言是省部级领导,站的位置、看的角度都远远大于郭拙诚前世站的位置、看的角度。而且前世的郭拙诚属于基层干部的范畴,即使他当了市长,也刚刚进入高官行列,但在政策上依然没有多少决策权力,很多政策都是从上面下达,他去执行或者要求下面更低级干部去执行,可以上前世的他是被动的、只求完成上级领导交给的任务就行,用不着过多地思考这些政策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这样布置。

????可是,现在他和他父亲却是政策的制订者,他们首先必须明确这些政策为什么这样,这样做的好有什么好处和坏处,所以,郭拙诚现在说出来的方式、方法虽然经过了他的深思熟虑,但依然有不全面的地方,郭知言很快就进行了纠正,或者与郭拙诚进行讨论。

????在郭知言心里,一点都没有认为郭拙诚的方式、方法有错误,他对郭拙诚能够想出这么多的举措已经很佩服了,他甚至怀疑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他的思维竟然这么开阔,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东西,他到底是怎么想到的?就是那些从政一辈子的老干部也未必有他这么丰富的经验,更别说想出这么多办法了。可小时候的他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啊?

????和父亲呆在房间里整整讨论了两天,父子俩几乎都没有出门,上级领导也没有来打扰他们,只有一些不知情的好友前来拜访,如冯家的冯安田、冯振豪父子。

????冯安田因为年纪大已经从领导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在全国-政协那边担任了一定的职位,但这个职位是象征性的,几乎没有什么工作要做,他要做的主要是看看文件,看看内参,其余的时间都是在保健医生的保护下休养。他的儿子冯振豪已经从川昌省调到陕熙省当常务副省长,成了一方诸侯,如果不出意外,将来还能在仕途更进一步。

????郭拙诚刚刚重生的时候在家乡救助的那个叫冯勇的孩子现在已经到了京城上小学,已经正式成了冯家的子孙,正式成了冯安田的亲孙子、只是没有将其改在冯振豪的名下而已,但熟悉冯家的人都知道,这只是为了避嫌,减少别人的非议而已。

????对于郭家父亲,冯家是充满感激的,当时郭拙诚对冯勇母子的帮助可谓雪中送炭,特别是郭知言当时是以县委领导的身份给于冯勇母子帮助的,对于饱受欺辱的她们更是珍贵。

????未婚生子在偏僻的山区、在那个时候都是受人鄙视,受人非议的,郭知言父子的帮助让她们能从周围异样的人群中抬起头来,能够堂堂正正地做人。毕竟一个县委领导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可是天神般的存在,他为冯勇的母亲撑腰,谁也不敢再辱骂他们了。

????看到昔日的领导冯振豪在自己父子面前客客气气,目前还不是省长的郭知言也诚惶诚恐,但其内心却是高兴而自豪的,要知道冯家虽然在中国政坛的名气不显,但也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家族,他们的势力远不是一般想象的那样默默无闻,如果郭家能得到冯家的支持,绝对是如虎添翼。而且现在已经显现出来了,冯家也暗示将和郭家同进退。

????郭知言在高兴之余,不得不再一次怀疑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到底是事先知道冯勇那个孩子是冯安田的孙子还是因为巧合?怎么会那么用心地帮助那对母子?

????除了有关国企改革的讨论,除了见一些不得不见的人,郭拙诚还私下请求父亲到龙江省到任后,一定要花很多的精力用在森林防火上。面对父亲的狐疑,郭拙诚没有说多少原因,只是说龙江省是全国的森林大省,原始森林非常宝贵,容不得火灾的肆虐。

????郭知言知道这些原因是表面上的,其他省的森林一样宝贵,滇南省那边的原始森林也不见得比龙江省的少多少、贱多少,郭拙诚之前就根本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现在如此郑重其事地提出来,肯定有其他不便说出口的原因。

????他没有过多地追问为什么,只说一定会狠抓这件事的,会亲自检查各地的森林防火情况。

????前世的大兴安岭大火是郭拙诚唯一担心父亲发生滑铁卢的事,担心父亲在这里走麦城。前世的时候,大家都对森林防火不重视,只重视家庭、单位的防火。以至于在1987年5月6日那一天,一位林场工人启动割灌机不慎,引燃了地上的一些杂木。

????一个小小的事故最后酿成了震惊世界的大灾难。

????这场火灾过火面积达133万公顷,外加1个县城、4个林业局镇、5个贮木场。这场大火直接损失达4.5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达80多亿元,还未包括重建费用和林木再生资源的损失,以及多年后林木减产,林区人员重新安置的费用,如果算上环境恶化的因素,这些损失几乎可以超过200亿。

????而且这些钱还是那个时代的数额,如果按2010年前后的购买力计算,损失超万亿。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