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章 知识分子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在这个时代,两万元绝对可以说是一笔惊人的巨款!

????熊癞子和他的三个手下成为正式在编的警察后,他们对郭拙诚更是忠心耿耿,对交待的事情不折不扣地完成。有了他们的暗地里帮助,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个收购铜钱和银元的生意还会做得更好,除非郭拙诚不想做了命令他们住手。

????实际上,郭拙诚还真的有点不想做了,这种生意不管怎么样还是不能上到台面上。他现在又不缺钱,将来更不会缺钱,何必做这种今后很可能引起人们诟病的“小生意”呢?

????但是,他又不能马上停止。正因为牟小牛、柳刀把他们的加入,现在那些拥有银元和铜钱的农民才能卖到更多的钱,对他们改善生活才有更大的助益。

????如果郭拙诚命令牟小牛他们收手,这些拥有银元和铜钱的农民就得重新被外地的小贩无耻地压价牟小牛等人心里更是不会愿意,即使他们嘴里不说什么,也会按照郭拙诚的要求收手: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流失,谁不心痛?

????再说,有钱总比没有钱好,小弟多了需要照顾的地方也多:“尽量低调吧。”

????攀甸水库管委会的吉普车一直将郭拙诚送到了爷爷所在的嘉江大学。爷爷和奶奶都是这个大学的教授,一个是从事的是材料力学教学,一个从事的是数学教学。

????郭拙诚的大伯一家则在离省城不远的一家化肥厂工作,也生养了一儿一女。大女儿现在已经出嫁成家。儿子却比郭拙诚的年纪还小。本来在他们姐弟之间还有一个孩子,但长到八岁的时候却因病夭折了。

????看到孙子过来了,郭拙诚的奶奶高兴地将他拖到沙发上,抓着他的手问这问那,问的问题包罗万象:父母的工作情况、他的学习情况、他的身高体重、喜欢吃的东西……

????爷爷在奶奶的指挥下,到处找吃的东西给郭拙诚。花生、红枣、饼干……

????看着前世已经死去十多年的爷爷奶奶精神饱满围坐在自己身边,郭拙诚感概万千,开始回答问题的时候,还有点心不在焉,直到好久才回过神来,认真而客气地回答着奶奶那些问题。

????一直跟爷爷奶奶住一起的姐姐郭香莲也是高兴得很,给他泡了一杯茶之后,也围着他不断地问妈妈,请爸爸的事,还问邻居家几个玩伴的事。因为时间太久,几个玩伴她都有点记不住名字了。

????看到郭拙诚认真地回答,爷爷感到有点奇怪,感觉自己的这个大孙子一夜之间变成熟了、一夜之间懂事了,以前他可是很不耐烦的,问三句答一句,多问几句就不高兴了。

????一直到外面邻居家传来饭菜香味,奶奶才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糟了,奶奶一高兴,连饭都没做呢。”

????姐姐笑道:“都准备好了,就等奶奶你去炒呢。”

????现在家家户户用的都是煤炉,平时火并不熄灭,只只将炉门盖上,煮饭烧水的时候将炉门打开就是。

????正在吃饭的时候,一个老头夹着一叠纸走了进来,看见桌上多了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就笑着问道:“郭教授,你的大孙子来了?听你念叨好几天了。”

????“是啊,他现在懂事了。”奶奶连忙问道,“谢教授,你吃饭了没有?”

????谢教授扶了一下眼镜,说道:“吃了,吃了,刚吃完就到你家来看试卷,我家两个小孙子太吵了,一点也安不下心来。这两个小家伙我恨不得打烂他们的屁股。”

????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片笑容,全没有话里说的那么牢骚满腹。

????奶奶笑道:“你啊,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就巴不得孙子孙女们在我面前吵呢。你啊,也忒认真了点儿,几张试卷用得着这么认真吗?别人几分钟就能评判完一张卷,你却要花半个小时。……,拙诚,喊谢教授。”

????说着,拖过一条竹椅子递给了客人。

????郭拙诚早已经站起来,听了奶奶的话,客气地招呼道:“谢教授好。”

????谢教授高兴地说道:“王教授,你这孙子真的懂事,这么礼貌。”

????奶奶高兴得直点头,脸上很自豪,与普通老太太没有什么不同。

????爷爷笑着说道:“我刚才还纳闷呢,我孙子好像一下子就懂了。全不像以前我知道的那个调皮捣蛋的家伙。……,谢教授,你去我书房吧,我先吃饭。”

????姐姐郭香莲也客气地给谢教授捧来一杯热茶。

????谢教授没有急于进去,而是喝了一口茶,拖了一把竹椅在旁边坐下,感叹地说道:“郭教授,你说我们这些人到底是大学教授还是小学老师?有的学生能ABCD都不认识,他们写化学方程式就如画画一样,技术性也许有,但科学性纯粹为零。……,嗨,看他们那个吃力的样子,我真是替他们着急啊。”

????奶奶看了大门一眼,说道:“谢教授,你怎么又开始发牢骚了,批斗的滋味又忘记了?”

????谢教授苦笑道:“我不只在你们两口子面前说说真实感受吗?不找你们说,我真的会憋死。老郭,王教授,你们来看看我这一学期的化学试卷。能准确写出一个碳酸氢铵加热反应方程式的学生还不到二十个,这还是我不要求他们两边配平。如果要他们配平方程式,能完全正确完成的估计也就是五六个。你说,这还是大学生吗?”

????奶奶也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还用看你的试卷?我的数学试卷一样,让他们求简单的导数,那简直就是逼他们上吊。我现在是绝望了,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的孩子?大家都成了睁眼瞎,这国家还怎么发展,怎么……”

????谢教授连忙说道:“王教授,你还说我呢。你这话可比我说的严重多了。打住!打住!”

????爷爷摇头道:“你呀别装模作样了。不是你首先说起,她也不敢说这些事。如果继续这样搞下去,愿意读书敢读书的孩子会越来越少。大学生变成了小学生,高中生跟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差不多。这……,我们这些本来搞研究却抛下研究来教这群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将来与外国的差距还不是越拉越大。……,人微言轻啊,我们说了别人也不会听。如果读大学还是如现在这样靠推荐才行,一点也不考虑他们的知识水平,我真担心中国的大学都要撤掉,没有存在的必要嘛。”

????(感谢卿本我佳、陈鹏2011的再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