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二章 暴怒的军区司令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褚国平的样子不可谓不大义凛然,他的话不可谓不掷地有声。

????但他的手下却知道自己的上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这种大义凛然是有针对性的,针对他的政敌,他可以时时刻刻摆出这幅为国为民、一心为公的样子,但针对他的同党却什么都可以变通,什么原则都可以放弃。

????此时,他的手下什么都不敢说,只在一边小心翼翼地等待。等狂怒的褚国平稍微平息一些后,说道:“部长,这事涉及到水利厅,要不要跟水利厅通一下气?”

????褚国平怒道:“我们省委组织部是管全省干部的,难道水利厅的干部就不归组织部管了?”不过,说到这里,他语气缓了缓,说道,“……,这样吧,我到叶副省长那里去谈谈。你尽快把处分意见拿出来。”

????感觉自己的话太软弱,他又提高声音说道:“哼!对这种为了个人名利而不顾一切的人,我们必须坚决打击!”

????也不等手下有什么反应,褚国平就出了办公室。叶副省长是常务副省长,与省委组织部部长级别相同,但叶副省长在排名上却排在褚国平的前面,自然由他去拜访对方。

????看到褚国平过来,叶副省长连忙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一边请褚国平就座,一边忿忿不平地说道:“国平部长,现在下面的干部怎么这么缺乏素质,这简直就是肆无忌惮嘛。”

????褚国平苦笑着问道:“你也接到水甸县有关郭知言的报告了?我正要向你汇报呢。”

????“我们两个就别客气了,什么汇报。”叶副省长愤怒的说道,“国平部长,你说说,这个干部到底是怎么提拔上来的?难道就因为他破获了一个案子就应该如此破格重用吗?”

????褚国平装着思考的样子,慢条斯理地说道:“听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最主要是因为这个干部胆子大。当时他还没有当上县委书记,仅仅是代理主持全县的工作就把全县的右派的政治待遇全部改善,将他们组成一个个什么‘专家综合调研组’,安排他们分赴各地进行调研。这些右派俨然成了不是钦差的钦差,在全县上下作威作福、为所欲为。就是因为这件事符合某些人的胃口,所以……”

????叶副省长大怒:“我就说嘛,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敢如此专横跋扈,不是有人撑腰,他敢吗?”

????叶副省长之所以如此震怒,最根本的原因是他签署了意见的文件被郭知言无视,一种被蔑视的愤怒让他有些失态。

????褚国平立即点上眼药:“这次为了夺取水库的领导权,竟然还抢夺枪支,用枪逼着同级干部下命令开闸泄洪,这简直就是过去的军阀、就是一个为了升官发财而不顾一切的政治流氓!……,老叶,这次幸亏还有一位同志机灵啊,知道坐车出来打电话向上级汇报,否则的话我们还不蒙在鼓里呢。真不知道水库的电话联系通道是不是他人为切断的,或许为的就是在那里称王称霸。”

????叶副省长余怒未消,大声说道,“国平部长,这事必须严肃处理!该撤职必须撤职,该判刑必须判刑,必须通报全省!哼,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后台!”

????……

????就在叶副省长发怒的时候,一个身穿军装的健壮男子风风火火地冲进了省长办公室,嘴里大声囔道:“你们政府到底是怎么搞的,什么狗屁人都可以当领导?”

????省长的秘书尴尬地跟在这个军人的后面,有点无奈地看着省长。

????省长看见来人脸色铁青,不由一愣,连忙笑了一下,挥手让秘书离开,一边快步走出来,一边说道:“呵呵,什么风把韩司令吹来了?请坐,请坐。”

????韩司令将军帽一扯,重重地摔在茶几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里,瞪着眼睛说道:“什么风?台风!你以为我韩豹子愿意来找你们?愿意来找你高国辉?不是!如果阳铭同志在,我就去骂他了。我是对事不对人!”

????高国辉亲自给韩豹倒了一杯水,说道:“韩司令,先喝杯水消消火。你要批评我们政府,我接受。但你总得给我们一个理由吧,我现在可是糊里糊涂的。”

????韩豹接都没接高国辉递来的杯子,睁圆眼睛反问道:“那你高省长的意思是我无理取闹了?”

????高国辉笑了笑,将杯子放在韩豹的前面,说道:“如果你不说理由,恐怕我只能这么认为。”

????韩豹抓起杯子猛地喝了一口水,手在嘴巴上一抹,说道:“宜贡地区那个狗屁攀甸水库,你知道不?”

????高国辉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我有印象。前年我和人一起去那里调研过。可水库与你们军队、与你韩司令有什么关系?”

????韩豹瞪着眼睛说道:“怎么没关系?我现在有两个军工厂都快淹没了。不知道是你们政府的官员蠢还是太贪财,竟然这个时候还不泄洪,现在我省西南部普降暴雨,又遇上山洪爆发。你们那个水库到底泄洪不泄洪?不泄洪,我们军队就派飞机去炸了!”

????高国辉连忙说道:“谁说西南地区降暴雨了,我怎么没收到灾区通报?”

????韩豹说道:“是局部地区下暴雨。就是我那两个军工厂附近。你自己掂量吧,一家是生产飞机部件的工厂,一家是生产步枪的工厂,对了,还有一个军粮储备库,都他玛的是重点军工厂,现在这三个单位都向我告急。你们到底是为了多发一万度电来淹没我的工厂,还是让我急了派人去炸了你们的水坝?”

????高国辉愕然地看着韩豹,说道:“怎么可能?”他走到对面墙壁上的全省地图,看着左下角的方向,说道,“这事我还真不清楚。但水满则泄这是最普通的道理,哪里还需要惊动你韩司令?”

????韩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让高国辉面前一拍,说道:“你自己看!”他喝了一口水,说道,“好不容易有一个精明人看出问题很严峻,劝说水库管委会的人开闸泄洪,可是我们某些领导竟然下令将这个人停职反省。哼!”

????他掏出的纸正是那封由水利厅下发的、有叶副省长签署意见的传真电报。

????高国辉扫了一眼传真电报,立即对外面喊道:“祝秘书,马上将叶副省长、水利厅厅长召集到我办公室来!”

????等祝秘书答应后,高国辉不解地问韩豹道:“你们军工厂离水库大坝这么远,军工厂又在山里,这水怎么可能淹进去?”目光扫向墙上的地图。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