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1017章 早有对策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会议的第三项议题则是进入肉-戏了——人事调整。

????一个官员当官最大的权力就是能决定别人的命运,人事调整时拥有发言权是官员梦寐以求的事,无论是提拔别人还是将别人免职,都能提高他在官场中的威信。

????听到郭拙诚说下面讨论下增设机构的人事问题,几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其中最懊恼和后悔的显然是关应杰和熊慧忠:早知道这些机构依然要成立,当时为什么要阻止郭拙诚提议呢?虽然当时阻止他而打击了他的威信,让他的提议没有得到通过,只同意他成立了一个招商引资办公室,但现在反过来看吃亏的最终反而是自己啊。

????如果当时答应的话,郭拙诚刚刚上任,在干部中根本没有多少话语权,也没有任何亲信,他能用的自己人几乎没有,选来选去最后还是只能从我们这些老人的手下提拔出来,升官的都是我们自己这边的人。只要我们这几个人不贪,团结起来就可以跟郭拙诚抗衡,刚来的郭拙诚根本没有本钱加以反对,因为他不可能从外地调一批人过来填充这些新的岗位。

????正因为这些提上来的人都是自己这些老人提议的,他们就不会因此感谢郭拙诚,不会因为自己升官了而对郭拙诚感恩,而是会感谢我们自己这些人。

????可是,现在郭拙诚已经取得了人事方面的掌控权,他不但拥有了大批追随者,可以从容地从追随者中提拔官员,而且无论是谁被提拔上来都会感激郭拙诚而不是他们,因为他们都知道,现在没有郭拙诚的点头,他们就不可能升官。

????“一个这么好的示好机会竟然被自己给浪费了。”关应杰无奈地看熊慧忠一眼,两人都轻轻地摇了摇头,心里都在后悔,“这下亏大了。……,现在只惟愿他的吃相不太难看。多少给我们这些人离一点汤。”

????郭拙诚吃相确实不难看,他没有将人事权死死抓在自己手里的想法,他提出了三个基本要求:第一,上级要求提拔和空降下来的几个干部必须尽快安排到位,如孙兴国担任公安局局长、孙雪担任卫生局第一副局长。这两人现在已经报到。但还有几位将路线安排到财政局、工商局,公署组织部必须做好相关工作,保证新来的同志能尽快上岗,而接收这些人的单位要不出乱子。不排挤、不抵触新来的。

????第二,新成立的几个机构负责人由常委的几个人兼任,分别是褚绪基兼任国家资产管理委员会主任、文保衡兼任环境保护局局长、关应杰兼任产品质量监督局局长、熊慧忠兼任预算计划管理委员会主任。原挂靠在招商引资办公室的相关班组人员分别充实到各机构中,机构开始试运行。

????第三个要求则是这次几个提交了建议规划书且获得了奖励的几个处级干部必须在新机构中得到体现,除了江重山提拔为新成立的远洋捕捞局第一副局长外。现在的建设局局长担任新成立的规划建设局代局长,澄海县副县长担任澄海县县长。

????至于新设机构的其他领导将由这些兼任领导或临时领导配合组织部门一起选拔和考察,等这些机构试运行一段时间后再进行确定其内部的组织机构。目前各新增机构可以从招商引资办公室借调一部分工作性质对口的同志过去。

????……

????直到这个时候,本地的几个常委才知道他们被郭拙诚耍了:虽然郭拙诚当时没有增设新机构成功,只搞了一个招商引资办公室,看起来顺从了关应杰等人的意见,实际上他暗地里还是在运作,只是将其他的机构挂靠在招商引资办公室下面而已。所谓的工作性质对口,不就是他们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工作吗?

????现在把这些人借调过去。等于是他们摇身一变就成了国家资产管理委员会、环境保护局、产品质量监督局、预算计划管理委员会、规划建设管理局等新机构的班底,真是太狡猾了!这种借调根本不是真的借调,实际就是安排。

????而且因为这些人已经工作过一段时间了,对业务相对比较熟悉,关应杰他们这些兼任领导还不得不重用他们。因为你不用他们的话。自己就只能是光杆司令一条,啥事也做不了,一旦事情办砸了,到时候郭拙诚还不指着你的鼻子狂骂?“一个常委连一个直属单位都管不好。自己不会做,难道不会让下面的人去做?真是太不称职了!”

????关应杰、熊慧忠再次相互对视一眼。心里哀叹道:“这小子太奸猾了!……,哎,天天打鹰,却被鹰啄瞎了眼。”

????这些成为各个新机构的骨干人员自然会对郭拙诚死心塌地,肯定会惟郭拙诚的马首是瞻,因为他们能成为骨干完全是郭拙诚一手培养的。等到关应杰等常委们不再兼任一把手了,从这些骨干中选出自己的一把手之后,关应杰他们对这个机构的掌控力有多大就只有天知道了,估计没有一个人会听他们的。

????因为这次不涉及新增机构的领导人选(一把手都由常委兼任,只有规划建设局由现在的建设局局长代理),所以几乎没有讨论的必要,郭拙诚再次一言而决。

????那些上级调下来的官员,常委也只能认可,现在在这里说只不过是走一下过场而已。

????一项本以为会讨论很久的人事议题,竟然只有几分钟就完毕了。虽然几个常委心里都很郁闷,但也不好反对,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走完了。

????接下来的第四项议题就是工程上的事了,讨论那些已经开工的和未开工的工程事项。

????正在这时,朱赞慰也风尘仆仆地过来了。进门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一叠材料,向郭拙诚敬畏地看了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再走向座位。

????郭拙诚知道他点头的意思:公署与美国投资商草签了合作协议,相关讨论的条款已经达成共识,剩下的就只有正式签约了。

????等朱赞慰坐下来,郭拙诚问道:“他们什么时候支付我们前期款项?现在我们账上都快没钱了,工程队那边等米下锅呢。”

????因为工程建设是世界最独特的方式,合同还没谈妥这边就已经开工,给外面人的架势是中国要单独建设,但郭拙诚等内部人员却知道实际上工程队也好,公署也好,都是唬人的,实际上难以为继,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注入,不要三天就会断炊。

????只不过郭拙诚真的是成竹在胸,知道不会出现断炊的情况,就算只有一天了也能坚持下来,但其他人却不知道,特别是朱赞慰这个主管工程的领导急得头发都快白了,而偏偏又要装出一副一切都操我手的样子,生怕投资商看出自己的焦急心理,因而完不成郭拙诚交给的谈判任务。

????听郭拙诚问他,朱赞慰连忙站起来,高兴地回答道:“报告郭主任,合同已经草签,他们答应把第一期资金和土地使用金在明天上午就划给我们。”

????“太好了!”好几个常委开心地说道,“这下总算放心了。”

????郭拙诚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那你赶快通知工程队那边,赶紧采购水泥、钢筋、电缆、管道。另外工程队、勘查队还有与此工程有关的人员工资都要尽快解决,特别是我们从省厅聘请的那些同志,相关奖励和补助必须一分不少地发给他们,别让他们担心,有些同志已经开始怀疑我们是不是说话算数了。”

????朱赞慰连忙说道:“好的。工程队那边应该都知道了。等这里的会议一结束,我就马上落实你的指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现在的朱赞慰对郭拙诚又感激又佩服。郭拙诚提出的谈判条件,在朱赞慰想来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无理,不,实在有点无耻,好像是人家美国人哭求着要来琼海岛这个穷地方投资似的。协议上的条件列了一大堆,资金要了几大笔,而付出的却很少。

????他和谈判组的其他人都觉得不可能达成协议,觉得郭拙诚简直就是故意让谈判进行不下去似的。

????可是当他硬着头皮提出这些条件的时候,对方竟然没有什么惊讶,还真的在这些条件框架下讨价还价,竟然在没有多少修改的情况下达成了协议,而且还是在时间如此紧迫,对方也知道中方迫不及待的情况下达成的。

????朱赞慰心情巨爽:凭着着这次成功,只要在今后的工程建设中不出大的问题,自己就肯定稳稳地站稳了常委的位置,或许还能向前迈一步,最少在常委的排名会提前几位,用不了多久就会排在关应杰那个老家伙的前面。

????想起关应杰,朱赞慰就想起那天受到的耻辱,心里就怒火直冒:“你要入了常委,组织上把我关应杰往哪里摆?糊涂!”

????虽然自己已经入了常委,等于在关应杰脸上啪啪啪地扇了几个耳光,但这还不够,如果能排在他前面,那不更爽吗?

????(感谢各位的订阅、赞一个和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