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五章 父子同心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这话在包括通信员小王在内的人都听起来有点费解,但郭拙诚却知道父亲问的是他能不能确定大坝是否出问题。问他如果他们就此离开的话,大坝一定会出危险吗?

????到现在为止,他还是靠“相信儿子”这个意念支撑着,吃的还是这次“能当上县委书记全是儿子的功劳”这个事实的利息。但郭拙诚却一直拿不出令他信服的理由。可以理解的他内心多么发虚,意志也开始发生了动摇,也有点。

????对于下一步是继续跟蒋主任斗争下去,还是见好就收,他真的有点迷惘。

????郭拙诚因为从郑致中等专家那里得到大坝的信息而内心笃定,因从罗虎那里得到荀有才的父亲明天出殡而心急如焚。

????他小声而坚决地说道:“爸,你一定要信我这一次。”说到这里,他对通信员小王道,“王哥,麻烦你去上坳大队把我那个朋友喊过来,他姓熊,交熊端阳。如果那个夏国荣在那里,你也把他喊过来。”

????小王看着郭知言,等待他的指示。郭知言似乎猜到了郭拙诚下一步要干什么,心里不由有点惊恐,但依然对小王挥手道:“去吧。快去快回。”

????等小王离开,郭拙诚对父亲说道:“爸,我们到外面走走。碰到这里的领导兴许能改变他们的主意。”

????两人走到了大坝上,郭拙诚不但把郑致中等三人签署的对天气的预测交给了父亲看,也把昨天晚上遇到蒋主任欲霸占女人的事情也说了。

????听到蒋主任如此混蛋,郭知言气得咬牙切齿,忍不住骂道:“败类!应该让司法机关把他抓起来。”

????郭拙诚连忙说道:“不行!关不关他无所谓,但绝对不能坏了人家女人的名声,至少不能用这个名义抓他。……,昨天他已经受了惩罚,被我和熊端阳打得差点爬不起来。……,爸,你说要不要把郑致中他们三个专家联合签署的文件交给姓蒋的?”

????冯勇是他未来的一张牌,他可不想因为蒋主任这颗老鼠屎搞坏了一锅粥。要惩罚这个蒋主任完全可以找其他机会,若是坏了冯勇母子的名声,绝对是得不偿失。

????郭知言看着儿子,说道:“你都决定了,还问我?……,他们已经帮我们下定了决心,难道我们还要把他们陷进去?……,交给姓蒋的,万一他们的预报失误,他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有人拿他们的身份做文章,我们的情况反而更糟。”

????郭拙诚试探着问道:“爸,如果他们一直不同意开闸,我们怎么办?”

????一方面是无数的生命受到洪水的威胁,一方面是父亲的仕途可能暗淡,这两方面进行权衡时,郭拙诚的重心很自然地偏向了那些可怜的生命。不是说郭拙诚多么高大、多么无私,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既然是重生的,肯定有办法让父亲东山再起,即使父亲这次因此倒霉。而无数人的生命一旦失去就不可能追回来。

????男子汉在世,应该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郭拙诚让小王喊熊癞子过来,以及想方设法结交士兵排长马守仁就是为做最坏打算的:至少确保士兵不掺和。

????郭知言看着远处灰蒙蒙的天空,喃喃地说道:“非常时期采用非常手段。……,儿子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可我最担心的是,你和你妈将来受苦啊。”

????此时的整个天空被一层铅色的云雾所笼罩,早晨出现的那一点点云彩早已经不见踪影,东边的群山间移动着一团团墨色的云块。

????郭拙诚心里很感动也很内疚:老爸这是无限信任我啊。心里认定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义无反顾。

????但他装着很轻松地笑道:“爸,我也觉得应该这样。……,我计划先假装上上级举报他欲强奸女人的事情来威逼他。如果他还是不就范,只好采取最后一招了。”

????郭知言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么做吧。办砸了,我也正好休息一段时间。”说完,他还笑了笑。

????郭拙诚却笑着说道:“爸,事情未必就一定会变得很糟糕。只要我们计划周全,时机把握得当,不但不会有危险,反而会是一箭双雕的好事,立功都有可能。”

????郭知言好奇地问道:“什么一箭双雕?”

????郭拙诚说道:“爸,你想想。第一,我们能救出了无数的老百姓,无论我们受多大的委屈,与这个相比都可以忽略不计。第二,如果我们能让上级明白真相,你肯定会立功受奖,让那些怀疑你工作能力的人哑口无言。第三,如果真受到一些挫折,那些以前隐藏起来对你不满的妖魔鬼怪很可能会冒出来,会急着与你撇清关系,这不忠奸立辩吗?将来你就可以大力清洗。第四,这件事最终将大大加强你在县委的掌控力……”

????郭知言笑道:“行了,别尽说好的安慰我。我还真不怕,只担心你们。”

????郭拙诚也笑了,说道:“先把好的想充分了,我们等下动手才有干劲。呵呵。”

????父子俩却不知道此时蒋主任正拿着一张传真电报狞笑着:“姓郭的,你终于有今天!”

????父子俩站在大坝上呆了好久,都看着远处飘渺的湖面,没有说话。

????“郭书记!郭书记!”这时,洪杰急急忙忙第跑了过来。

????郭知言眼里闪过一丝不豫,但很快就平和下来,迎上去两步,说道:“你来了。下坳大队的灾情怎么样?”

????洪杰喘了几口气,说道:“还好。排掉一些积水后,只有少量的田地还浸泡在水里。就是……就是……”

????郭知言看着欲言又止的洪杰,淡淡地说道:“说吧,情况怎么样你就怎么说。”

????洪杰装着很为难的样子,故意犹豫了一会,这才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下坳大队的社员都知道了你逼着水库管委会放水的事。大队的社会都想不通,他们担心这段时间辛苦地排涝实际上是劳而无功。这些农民没有素质,也没有气量,对县领导说什么话的人都有。尤其是说你……说县领导厚此薄彼,说里面有什么猫腻,……,这不是污蔑吗?我劝了他们好久都没劝住。郭书记你看怎么办才好,要不要给大队干部敲一下警钟?撤掉几个,看他们敢不敢闹。”